三個不會寫程式的女生,如何進入頂尖育成中心 Y Combinator Reviewed by Momizat on . Muse 是三位曾一起在麥肯錫工作的女性攜手打造、面向女性的求職社群。在 2011 年的 9 月開始試營運,同一時間向 Y Combinator 提出申請並得到青睞。本文介紹創辦者當年的申請書。對工程師如何申請 YC 有興趣者可參考 Dropbox 創辦人的 YC 申請書。 有趣的是,三位女創辦人都不會寫程式設計,這在 Muse 是三位曾一起在麥肯錫工作的女性攜手打造、面向女性的求職社群。在 2011 年的 9 月開始試營運,同一時間向 Y Combinator 提出申請並得到青睞。本文介紹創辦者當年的申請書。對工程師如何申請 YC 有興趣者可參考 Dropbox 創辦人的 YC 申請書。 有趣的是,三位女創辦人都不會寫程式設計,這在 Rating: 0
Home » 創業 » 三個不會寫程式的女生,如何進入頂尖育成中心 Y Combinator

三個不會寫程式的女生,如何進入頂尖育成中心 Y Combinator

三個不會寫程式的女生,如何進入頂尖育成中心 Y Combinator

Muse 是三位曾一起在麥肯錫工作的女性攜手打造、面向女性的求職社群。在 2011 年的 9 月開始試營運,同一時間向 Y Combinator 提出申請並得到青睞。本文介紹創辦者當年的申請書。對工程師如何申請 YC 有興趣者可參考 Dropbox 創辦人的 YC 申請書

有趣的是,三位女創辦人都不會寫程式設計,這在矽谷以及 YC 內都是異類。

 

線上女性職場網站:The Muse

 

Muse 讓使用者能在網站上一窺各大公司辦公室內部的樣貌,也能與該公司員工用視訊的方式聊聊他們一天的工作內容。創辦人表示,幾乎每家公司都標榜自己非常創新,或是績效導向等千篇一律的東西,可是還是很多求職者在應徵前無法確定這是不是理想工作。所以為何不讓一切透明化?

對公司而言,透明化的介紹能夠向外推銷引以為傲的公司文化,吸引到人才。對求職者來說,也不會在過五關斬六將之後才發現走錯路了。大大提升雙方的效益。

這是 Muse 與 104 求職網站截然不同的界面,類似 pinterest 風格

Muse 與 104 求職網站截然不同的界面,類似 pinterest 風格
圖片來源:The Muse

圖2

Muse 裡有許多職場相關的文章,教大家如何在各關卡脫穎而出
圖片來源:The Muse

圖3

Muse 還提供線上課程
圖片來源:The Muse

以下是創辦人公開分享的申請書

 

# 申請人的 YC 帳號:

KMinshew

 

#公司名字:

The Daily Muse

 

#公司網址:

http://thedailymuse.com

[後改成 themuse.com]

 

#列出所有創辦人的 YC 帳號:

KMinshew ;  ACavoulacos ;  MMCreery

 

#你的公司打算做什麼?

Daily Muse 是一個針對女性的求職社群,和 The Ladders 打對臺。我們蒐集橫跨各領域且鮮為人知的工作機會,例如:金融、新創公司、科技、媒體、時尚或全球公共衛生。除了由雇主付費張貼的工作機會外,我們亦提供言之有物的內容,並且將會舉辦職涯發展訓練課程。我們希望匯集職涯訊息給職業女性。

 

#請各個創辦人列出:YC 帳號年齡;畢業年份;學校;學位及主修(未完成的學位用括號);職位(如果有的話)

KMinshew;25;2008;杜克大學;B.A.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in French;The Daily Muse, CEO

 

ACavoulacos;25;2008;耶魯大學;B.A. in Political Science;The Daily Muse, COO

 

MMcCreery;25;2008;哈佛大學;B.A. Chemistry & Physics(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PhD in Biomedical Sciences);The Daily Muse, Editor in Chief

[三位都是名牌大學畢業沒多久的年輕人]

 

#請用一兩句話讓我們知道創辦人除了這家新創公司外,做過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事

KMinshew 在 2012 年時,為盧安達政府推廣 HPV(人類乳突病毒)疫苗,企劃內容包括一套完整的子宮頸癌篩檢及治療。不僅如此,她還協助盧安達政府在與默克藥廠的協商中,爭取到比原先預計多四倍的捐贈疫苗,從 50 萬劑變成 200 萬劑。這是非洲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第一個透過公共醫療系統提供的疫苗推廣計劃。

[KMinshew 強悍的協商能力讓 Muse 飛速的擴張版圖。申請書提到過去一個月內累積的合作夥伴,可說是靠 KMinshew 的談判能力獲得。另外,越多公司願意使用 Muse,它的吸引力就越高。]

2008 年金融海嘯使得許多美國人失去退休儲蓄,ACavoulacos 在那時做出一套全面性的計算模型。它根據年齡及收入統計,算出各段人口在退休時是否有退休保障。這套模型可以推算出正在遊說階段的 10 個法條即將帶來的影響,以確保這些交付立法委員的法條能夠產生預期的正面效益。當中的最佳方案目前正在國會中闖關。

MMcCreery 帶領我們前一個新創公司 PYP Media 獲選為 Forbes’ Top Website for Women。我們犀利的內容大受好評並獲得熱烈關注。MMcCreery 同時是前 Harvard Crimson (哈佛的學生報紙)的執行編輯。

[Muse 靠內容吸引讀者加入社群,主編 MMcCreery 扮演關鍵角色。Muse 在擴展社群的兩頭有完備分工,公司方由 KMinshew,求職方由 MMcCreery 負責。三人各自在不同領域發揮長處,互補成為公司的鐵三角。]

 

#請告訴我們你最成功的一次 hack 的例子

我曾經有過一趟整整 77 天的全球旅行,只訂過一家飯店,其餘時間我借用我至今為止遇過的所有人的家,包括我的朋友、前 UN (聯合國)同事和一些親戚。當上列三個選項都沒有的時候,我就住青年旅舍。我去了阿曼、中國、厄瓜多以及法國、澳洲、瑞典和順路的地方。在到達貝里斯的機場時,我試著說服航空公司讓我搭上即將在 12 分鐘內起飛的飛機。探索系統的結構,然後延展它的可能性,就能享受一趟精簡又便宜的旅行。找出最佳應急方案,讓陌生人都成為你的同伴,無論事態有多糟糕都不要放棄。我超愛這些挑戰的。

 

#請告訴我們一些你們在工作以外搞的有趣企劃案,如果可以的話請附上網址:

在 2009 到 2010 之間的幾個月,三位創辦人一起領導一個團隊,針對芝麻街南非團隊(Takalani Sesame)的策略作檢討。我們規劃了一份策略與營運企劃,內容涵蓋南非團隊未來的成長以及合作夥伴的強弱項檢討(例如電台放送、生產、籌資)。

2010 年 9 月,三位創辦人開了一家叫 PYP Media 的公司,The Daily Muse 的前身。我們那時有兩位不太適任的創辦人,以至於我們在 2011 年 7 月拆夥,然後我們三個再創辦 The Daily Muse。

[注意!雖然創辦人都才 25 歲,但 Muse 已是他們第二次創業了。]

 

#創辦者之間是如何認識以及你們相識的時間?有人沒親自見過面的嗎?

三個人是在 2008 年夏天,麥肯錫工作時認識的。我們從 2008 到 2010 之間合作過許多專案,最後一項合作就是上述的芝麻街專案。

在 2010 年 9 月時,KMinshew 和 ACavoulacos 與另外兩位前麥肯錫女性創立他們的第一家公司 – PYP Media。PYP 在 KMinshew 和 ACavoulacos 領導及 MMcCreery 編輯指導下成長得非常快,甚至贏得 Forbes 的 Top Websites for Women。但是有些人想從創辦人手中搶下控制權,導致團隊分裂和 The Daily Muse 的誕生。那是一段慘痛的教訓,我們也付了很高的學費,唯一慶幸的是它發生得早。當然,我們從第一家公司的失敗當中學到很多。

(我們和 Cooley LLP 的 Bo Yaghmaie 合作,以確保我們的新公司在法律上完全沒有問題)

[再次說明 The Daily Muse 已經是 2.0 版,而且它的前身有富比士的品質保證。Daily Muse 與 Levo League 的拆夥是矽谷圈內小有知名度的創業團隊拆夥的例子。在這裡創辦人抬出 Cooley LLP 律師事務所,是為了說明她們已經解決所有法律爭議。]

 

#為甚麼你選擇從這個點子下手?你們有這方面領域的專家嗎?你怎麼知道人們需要你的產品?

我們以這個想法做出發點,是因為我們自己就是我們的目標客群:自信又想在職場上一展抱負的女人,但我們不想從 monster.com 找工作。我們同時對科技公司、蓋茲基金、共同基金一樣有興趣。我們花了多年時間尋找不會把女性職場問題搞得很愚蠢的深度內容。

創立團隊的成員中有招募人力、製作和推廣內容、以及直接和 20 到 35 歲女性接洽的人才。更重要的是,我們已經在這方面(提供工作機會與職場建議給女性)下了一年的苦工。得到的迴響超乎預期,使用者的推薦有時候到了超熱烈的狀況。

 

#你做的東西有什麼特別的嗎?如果你的產品還沒生出來或沒有人知道它的存在,人們會去使用什麼替代品?

我們的目標客群是那些主要靠人際關係或付起薪兩成給高檔獵人頭的求職女性,少部分人會使用 The Ladders,更小部分人會用 Monster.com 或 SimplyHired 之類的服務。

研究指出,女性較信任基於交情建立的人脈網路;男性則偏好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服務。這現象反映出目前的求職社群男性遠超於女性的失衡比例。這也是為甚麼 The Daily Muse 的內容部門致力於吸引和維持一定量的女性讀者。

目前沒有人在經營針對女性的內容這塊,所以這是我們能夠發揮領先優勢的地方。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有特別發行關於職場的雜誌,他們有和我們討論合作。ForbesWomen 或 Monster.com 的 Excelle 都非常想爭取年輕族群,而我們的年輕族群讀者正快速成長中。

[創辦人在這一題裡明確點出做面向女性的網站的原因:目前的求職社群中男性遠超於女性,源於兩性找工作的方式不同。創辦人不是單單想開個女生版,它給予這個網站清楚的目標與達成目標的手段。]

 

#誰是或會是你的競爭對手?你最害怕什麼?

在招募人才領域裡, LinkedIn 一直都是令人可畏的對手,但是他的經營方式與使用界面讓人有機可乘。 The Ladders 可能會是另一個競爭對手,但是我們認為 The Ladders 塑造的品牌形象侷限於投資銀行業,反而限制了發展。同時年輕人漸漸不以薪水所得定義自我價值。因此,越來越多人才被新創公司、跨國性企業吸引。

在媒體方面, Marie Claire 走的路線與我們非常相近,都是職場女性和職場內容,但它容易受限於它的大眾化市場與印刷出版的模式,比較可能會成為我們的合作夥伴。我們現在與 Marie Claire 的出版商有頻繁接觸,討論我們如何合作。

假設 LearnVest 拓展到職場,或是我們進入個人財務這塊,LearnVest 會是另一個競爭者。

[對 The Ladders 和 Marie Claire 的分析顯示創辦人有認真研究這塊市場]

 

#你這行裡有什麼是你懂,但其他人不懂的嗎?

我們從內而外的了解我們的使用客群。總的來說,市場上無論是要聘用還是向這群女性推銷,甚至取悅她們的方法都都爛透了。他們或許能很完美地切入女性時尚心得,但是我們對這些胸懷大志的職場女性有深刻且細膩的理解,因此我們的聲音相當突出並且能夠抓住使用者的心。

 

#你打算怎樣開源?你大概能賺多少?(我們了解你可能也不知道,但請給我們一個估算數字)

根據一步一步的合理推測,我們年營收可以達到 4 千萬。市場資料顯示我們還有更多機會,所以如果能找出盈利的方式,我們應該有機會衝高這個數字。目前,我們有興趣的方式有:

 

人才募集:

  • 寄電子報,針對業界投放含有職位和贊助的內容
  • 動態工作版,根據產業及地點及時更新。附加能力是依據客人擁有的技能,或是他有興趣的領域,可以預測出看起來和他不太相關,但可能適合他的工作。
  • 人力資源或獵人頭公司能付費使用的人才資料庫。資料庫也有上述的附加能力,系統會推薦看似和他的產業無關,但是可能適合的人選。例如:一個在金融界混過的老鳥,也許能夠帶領新創公司初期的開發人員。

 

[為了擁有多元興趣的客群,Muse 提供了很像占卜配對之類的預測系統。這個女性同胞會喜歡啊。如果公司想找不被慣例綁住的非本行人才,這項產品會是個選擇。]

(從我們的公司出發,我們認為電子報裡的工作列表會有 250 美元的 CPM,每次成功配對我們可以拿到 2500 美元的仲介費;工作版大約能帶來每貼文 350 美元的收益,給人資部門用的資料庫粗估能帶來平均每人每月 1000 美元的收益,如果附加功能被開發出來的話應該有更多。從大環境來看,我們的目標客群裏,每年有 750 萬女性換工作。假設當中的前 10% 每換一次工作值 2 萬美元,那麼光吃下這塊餅就有 150 億美元。)

[提供了 Bottom-Up 跟 Top-down 兩種計算方式]

 

職涯培訓:

  • 透過外包,針對個人或公司的訓練課程(這是從我們的核心目標很自然的延伸,目前已經有一些公司來接洽相關事宜)

(我們預估個人願意付每堂課 15 美元的價錢,或是像 LearnVest & Lynda 的例子。想參加課程的話,繳 120 到 250 美元的年費。單單美國的公司一年花在培訓的錢就超過 550 億美元,人力栽培這塊市場有 9.8% 的年均複合增長率。)

 

廣告&品牌贊助內容:

  • 有推廣過 Dove 的找尋內在美活動的內容; 花旗卡也曾做過相關贊助; AmEx 和 Dell 贊助的女性座談會。

 [在企劃案上,前麥肯錫女人的經驗果然老到]

#如果你已經開始作業了,你作了多久?寫了多少行 code 了?

試用版網站已經架好,也正在運行當中。有最基本能運作的產品以吸引使用者流量,有足夠的流量我們也能去衝刺職缺量。我們將在下星期三發佈我們的第一份職場電子報,當中有付費的 Uber 宣傳。我們也有在為上面提到的附加預測功能作規劃 http://www.thedailymuse.com

 

#你們目前進度是?你們有試用版嗎?如果沒有的話,什麼時候才有?如果你已經開站的話,你的使用戶有多少?如果你們有營收的話是多少?如果你已經開站的話,你的使用者或營收的月成長率?

我們的試用版在 9 月有 22,000 名使用者,預計 10 月會有 25~­30% 的成長。我們的第一個交易收入是和 Uber 簽的,Uber 給一個固定費用以張貼職缺和專門為他設計的 “Career Concierge” 電子報,如果徵到人的話還會給 The Daily Muse 獎金。那份電子報和合約將在明天開始(10/12/11)

Career Concierge示意圖

Career Concierge示意圖

 

#如果你有線上示範的話,請提供網址

我們的線上示範裡沒有上面提到的附加預測能力等功能,他們都還在構想階段。

 

#你怎麼樣得到使用者?如果你的回答是屬於雞生蛋類型,就是說要有很多使用者才能吸引到人的話(例如市場,約會網站,Ad Network),你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我們以內容作為吸引客群的武器,讓他們點進我們網站:我們的內容目前與 Huffington Post、Forbes、Business Insider、Inc 同步。此外,我們正試圖與 HuffPost 達成一項關於影片的協議,成功的話會增加上千個新使用者到我們的網站。The Daily Muse 成功策略之一就是擁有具啓發性且影響力的原創內容。

Arianna Huffington 的文章為我們九月的開站打響第一炮,她的追蹤者從 Cindy Gallop 和 Rachel Sklar 到國家地理調查的上層都有。來自 Google 的 Marissa Mayer (註:當時 Marrisa Mayer 還在 Google)和 CNBC 的 Nicole Lapin 也都 同意加入寫作。

Arianna Huffington 是 The Huffington Post 的創辦人;Cindy Gallop 是 Bartle Bogle Hegarty 的創辦人;Rachel Sklar 是著名部落客]

擁有 50 萬名訂閱戶的全球性時尚電子報 Refinery29 也與我們建立合作關係,他們協助宣傳 The Daily Muse 的資訊訂閱者,做為交換,我們為他們特別製作的職場文章。這項合作走得很順,我們打算擴展它的可能性。

 

#如果我們投資你,明年哪一位創辦人會專注在這個企劃上面(沒有學校,沒有其他工作)?

ACavoulacos 和 KMinshew 明年會專心做這個企劃,可能接下來的五年都會持續下去。無論 YC 是否投資,我們都會拼下去,但我們希望你會投資我們。MMcCreery 因為要拿生醫博士,所以只能花 1/2 的時間在公司上,這件事也反映在她的股權上。她只有前幾個月能全職。身為主編,她會與我們的總編,全職的 Adrian 合作。

我們所有的編輯(8人)和寫手(75~­80人)都是志工

 

#創辦人無法全職的理由是?他願意投入到什麼程度?

如上述。MMcCreery 花每個禮拜 40 小時以上的時間在 The Daily Muse 的編輯上,我和 ACavoulacos 可以專心做其他事。MMcCreery 其他的時間都放在研究癌症的博士學位上。

 

#有哪位創辦人在將來有其他要做的事嗎(例如完成學業,念研究所),有的話是什麼?

除了先前提到的(MMcCreery),我們都歸你。

 

#你們住哪?如果 YC 接受你的申請,公司會以哪裡做為據點?

我們住紐約市,公司也會在那裡。

 

#有哪位創辦人受限于競業條款或智慧財產權協議的嗎?有哪位會作為員工或顧問為其他公司工作的嗎?

沒有。我們沒有人會作為員工或顧問為其他公司工作,也沒有人受限于競業條款或智慧財產權協議。

 

#你的程式碼有非創辦人寫的部分嗎?如果是的話,你如何安全的使用它?(開源碼當然 ok )

我的一個好友兼強大的網頁開發者 Alec Turnbull,在六月時加入我們的團隊,幫我們做了一個最低限度能用的產品。他是個好人,但九月時,我們討論的結果是他並不打算留在這裡,所以我們開始幫他找下一個工作,然後他幫我們面試開發者。我們已經鎖定兩位優秀女性人選,我們非常希望能在第一輪募資結束時,將其中一位帶來(我們也很愛男性開發者喔!只是剛好找到的都是女的。)

 

#下列敘述何者符合情況?(a)你是唯一的創辦人 (b)你的身份是學生且下個學期開始時你會回學校 (c)團隊中一半以上的人無法搬到舊金山灣區 (d)一個以上得創辦人會繼續現有工作 (e)沒有一個創辦人懂程式設計

E

 

#如果你有其他想申請的點子的話,請列出來。這可能是我們想要的。我們有時候反而投資這一欄的點子喔

沒:)

 

#請告訴我們一些你覺得很驚訝或好玩的東西

91% 的女人認為廣告商不理解他們

 

 

結論

Muse 的 YC 申請書雖然是由三位 25 歲、不懂程式設計的年輕女性所寫,但已可看出創辦人的老練。特別是當她們說「積極女性的需求我們最懂!」時,說服力無比強大。無怪乎 YC 也破格錄取。

 

相對於 Dropbox 的申請書以技術的優越性取勝,Muse 的申請書可說是以市場取勝。名牌大學的光環、麥肯錫的背景也都讓這個團隊的含金量十足。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她們展現了創業者靈活、積極、實作的個性。

  • 不想錯過每一篇有物文章,歡迎訂閱電子報。(右側欄)
  • 加入有物報告粉絲團,更多精彩的短文!
  • 有點子、故事、想法、推薦的作者?寫信至 contact [at] yowureport.com
  • http://yowureport.com 老周

    雖然不會寫程式,但學歷都超強。McKinsey + 杜克、耶魯、哈佛大學。

  • Tim Chen

    91% 的女人認為廣告商不理解他們!?

    • Carbo

      更有趣的是這些廣告商大多都經營的還不錯。

      • Tim Chen

        這…該說是消費者還是廣告主的問題
        —-
        可能廣告主還是習慣看 PV、尼爾森收視率調查造成吧…

  • Pingback: 三個不會寫&#31243...

  • Pingback: 5/27 全球科技大事:小心!Android 版 Outlook 會洩露用戶數據 | TechOrange《 爆橘 |

  • Eric Tsai

    不會寫程式,但是能用寫程式的方式去思考,何嘗不可?

  • Yun-Chen Chien

    有長期合作的團隊還滿重要的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