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說:『民主不能當飯吃』MIT 與哈佛教授都不同意

郭台銘說:『民主不能當飯吃』MIT 與哈佛教授都不同意

台灣最引以為豪的民主價值,在 21 世紀面臨了艱鉅的質疑。2007 — 2009 年的金融危機衝擊了人們對西方政治制度的信心。中國的崛起更讓許多人相信,由一個政黨領導的菁英政治,可能可以締造更有效率的政府。

在台灣,太陽花學運雖然獲得了許多民眾的支持,但同時也讓社會質疑民主的價值。鴻海董事長郭台銘 5 月初說:『民主不能當飯吃』,可能代表了不少人的心聲。

發展民主是否會犧牲經濟?兩位重量級學者決定實際深入研究。著書《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權力、富裕與貧困的根源》 (Why Nations Fail: The Origins of Power, Prosperity, and Poverty) 的作者 -- MIT 經濟系教授 Daron Acemoglu 與哈佛大學政治系教授 James A. Robinson,以及另外兩位年輕學者 Suresh Naidu 和 Pascual Restrepo 的最新實證研究的答案是:正好相反。長期來說,民主能增進 GDP。

 

民主能增加 GDP 20%

作者們針對全球 175 個國家於 1960 — 2010 的民主進程和平均每人 GDP,進行了長時間的跨國比較。他們發現長期而言,一個國家民主化之後其每人 GDP 可能可以增加約 20%。

民主帶來較高的經濟成長,可能是因為民主國家的政府會提供人民更廣泛的教育機會和公共建設,也更能夠推動必要的經濟改革。平均而言,民主國家的激烈民眾騒動也更少。

不過,作者們的研究只是眾多實證研究之一,不是這個問題的唯一說法。但他們糾正了過去實證研究的一些盲點,其結論也有更高的可信度。在台灣陷入民主爭議的今天,我希望讀者在讀完本文之後,會更堅定的支持我們的民主成就。

當然,郭台銘的意見其實也有理論基礎。民主政治容易伴隨著黨派對立,而對立容易形成政治僵局。要如何避免僵局下的空轉和內耗,的確值得我們深思。

以下介紹 Acemoglu 等人的最新研究。以下首先列舉傳統政治和經濟理論對民主和經濟成長的論述、以及過去的實證研究。然後說明傳統研究的 4 個問題、Acemoglu 他們如何處理這 4 個問題、以及他們的新發現。

 

傳統理論認為民主能防弊,但會造成僵局

民主和經濟成長的關係,政治系與經濟系的專家觀點不同,而且兩邊都有正反兩派。傳統的政治理論認為民主政治防止了一意孤行的獨裁者的出現,可以避免施政錯誤或是裙帶資本主義,對經濟有益。但新制度主義的政治理論認為民主政治常伴隨著政治僵局,降低經濟成長。

經濟學者認為民主政治中選民常要求所得和財富更平等的分配,而在把餅做大和把餅平分之間,存在著不可避免的取捨;但也有經濟學者認為民主化的國家通常會提供人民更廣泛的教育機會和公共建設,本身有利於經濟發展。

雖然理論人言人殊,但過去的實證研究顯示民主對經濟成長的影響並不正面。哈佛大學經濟系教授 Robert J. Barro 指出,整體而言民主對經濟成長有負面的影響。(經濟系和管理學院的學生對 Robert J. Barro 應該並不陌生。對,就是那個寫總體經濟學教科書,讓你在期末考前做惡夢的 Robert J. Barro。)

Barro 特別認為剛起步的低水準民主對經濟成長或有幫助,但高度發展的民主制度對經濟成長反而可能有害。許多後續的研究也支持 Barro 的論點。

 

傳統研究方法的問題在哪?

作者們認為,傳統的實證研究,至少有 4 個問題:

  1. 使用的民主化指標失之主觀,彼此之間也有矛盾。所以本研究作者們綜合各項指標,重新編製了自己系統性的指標。
  1. 粗魯的跨國比較,忽略了各國文化和制度面的差異,以及全球政治和經濟版圖的變化。因此作者們透過計量方法,試圖控制各國和各年份的特性。
  1. 忽略經濟成長的不同時期。以往的研究往往只是把平均每人 GDP 放在模型的一邊,把民主與否放在另一邊,直接比較民主和非民主國家的經濟表現。但國家的經濟成長是個動態的過程,有不同階段。作者們因此加入考慮了經濟成長的動態
  1. 沒有留意到民主和經濟成長的關係不是單向的。不僅民主化可能影響經濟成長,經濟成長也可能同時影響國家民主化的進程。甚至可能有其他變數

特別是第四點 —— 經濟成長對民主的同時影響,以及其他變數的影響,是理論層面的問題,比較不容易克服。作者們利用同一個區域內的國家的民主進程(例如阿拉伯之春中的突尼西亞和埃及)做為工具變數,排除經濟成長和其他未知的社會因素對民主進程的的影響。

這方法不完美,但至少是首次在研究中處理這個棘手的問題。

 

專制到民主,民主到專制,各會如何影響 GDP

處理了上述的 4 個問題之後,作者們針對全球 175 個國家於 1960 — 2010 的民主進程和平均每人 GDP,做出一個簡單的線性模型 。他們發現長期而言,在民主化之後,平均每人 GDP 增加了約 20%。

作者們進一步分析民主化對不同時間段經濟成長的影響,發現民主化的頭 5 年之內經濟成長沒有太大的改變。但在 25 — 30 年後,平均每人 GDP 可能可以增加 15% — 18%。而一個國家的去民主化——由民主回到專制,則可能讓 25 — 30 年後的平均每人 GDP 減少 4% — 24%。

民主化在短期間雖然不是經濟成長的加速器,但長期來說會增進經濟成長。

 

為何民主發展會增進 GDP?

作者們擴大了模型中的變數,發現在民主國家,政府會提供人民更廣泛的教育機會和公共建設、更能夠推動必要的經濟改革。平均而言,民主國家的激烈民眾騒動更少。

可惜,這份研究部分結果並沒有納入台灣,因為我們並不是聯合國和大多數國際組織的會員,在許多國際資料庫中找不到台灣的資料。

 

為什麼中國的崛起無法證明專制更適合發展經濟?

許多研究認為民主政治之所以有助於經濟成長,是因為民主國家可以提供更多、更好的教育、建設、投資環境、對財產權的保障等等。換句話說,經濟發展是民主的間接效果 —— 因為民主帶來了很多好東西,而這些好東西帶來了經濟成長。陳方隅亦列出了支持民主有助經濟成長的實證研究。

那麼,一個自然的疑問是,如果一個專制政權也能提供這些好東西,是不是就不需要民主了?這也是中國崛起後很多人的疑問。

MIT 的黃亞生教授在 TED 的演講解答了這個問題。如果我們只看專制政權成功的例子,那是標準的選擇性偏差(Selection Bias)。換句話說,雖然有幾個專制政權取得了巨大的經濟成長,但有更多的專制政權在經濟方面是全然的失敗。我們不能只專注在那幾個少數的成功上面。

到頭來,民主政治的價值,還是在於事前避免出現不適任的領導人做出錯誤的決策。或至少如同陳方隅的文章提到的,在犯錯之後政府必須負責。

實證研究不可能一個一個分析每一個政府所做的每一個決策,看哪一個是錯誤的。但平均而言,民主化之後國家和人民普遍能夠享受更高的經濟成長。

 

台灣該放心堅持民主制度嗎?

在台灣陷入民主爭議的今天,筆者希望讀者讀完這篇文章之後,能夠更堅定的支持我們的民主成就。

我們當然也可以挑出這份研究的一些問題,例如假定鄰近國家的民主化不會影響鄰國的經濟進程是有疑慮的。然而,相對於以往的研究,作者們至少在控制外部因素上跨出了一大步。

另外,作者們只研究了民主政治平均的影響,並沒有進一步分析不同程度的民主是不是會有不同的效應。換句話說,要多民主才會開始增長經濟?

新制度主義的觀點仍然值得我們重視:民主容易伴隨著黨派對立、政治僵局。台灣對黨派對立並不陌生。如何避免黨派對立造成的政治僵局,同樣也考驗著我們每個人的智慧。

 
封面圖片:Money.163


[divide style="2"]

  • 不想錯過每一篇有物文章,歡迎訂閱電子報。(右側欄)
  • 加入有物報告粉絲團,更多精彩的短文!
  • 有點子、故事、想法、推薦的作者?寫信至 contact [at] yowureport.com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