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作一顆小螺絲釘,就拿起螺絲起子自己動手

不甘作一顆小螺絲釘,就拿起螺絲起子自己動手

紀錄片「Maker 自造世代」觀後感 

台灣導演蔡牧民的新作品 Maker 《自造世代》,以紀錄片形式描述自造者(Maker)的故事。自造者如舊時的工匠,在結束一天的工作之後,因為看到親手做的作品而感到心滿意足。但他們也和過去的工匠不一樣;除了專注於作品,自造者也是產業的改革者。

找回技藝的價值

在卓别林的經典電影《摩登時代》("Modern Times")中,男主角做著重複性高的工作,日日夜夜。劇中的他笨拙、平庸,總是被僱主罵、被高壯的同事欺負。在人群中也一點都不顯眼。這部喜劇其實很悲傷,它詮釋工業社會中,小老百姓的「異化」。

modern times

馬克思理論中的「異化」概念經常被用來闡述工業革命、大量生產後,對個人帶來的負面影響。當每一個人僅負責生產線上一個很小的工作,這些工人往往買不起、甚至沒看過完整的產品。工人與自己做的產品之間產生了疏離。沒有成就感的工作,更造成對自己的懷疑。

自造者是不輕易接受現況的,這是一種自我宣誓。

大部分現代人對實體作品的隔閡更嚴重。電影《自造世代》中提到:「在美國,很多學校取消了工藝課、金工課等手作課程,認為機器對孩子來說太危險。但其實,我們只是對動手實作喪失了熱情。」

台灣更明顯。生活與科技、家政等手作課程最常被學校取消,拿來補上英文、考數學。學生心想:可以花幾百元買到的東西,為何要花三個小時學習製作?家長心想:有時間弄這些有的沒的,為何不去唸書?

我們太常把價格放在價值前面。或許, Maker 運動的核心價值也是對現狀的反撲。自造者們不斷思考:我創造的這個東西能夠做什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改變?

大量製造或客製化

Maker 自造者運動,就像過去所有運動,是一種對現狀的反動,對更早期文化的更新。就像過去流行喇叭褲;後來流行 AB 褲,反而覺得喇叭褲很俗。又過了一陣子,喇叭褲捲土重來;只是這回,它從高腰變成了低腰,從寬鬆變成了合身性感。雖然還是回到喇叭褲,但這個時尚更新了。

大量製造與客製化的關係,也有類似的循環。上一個世紀注重大量生產,讓笨拙緩慢的人力被淘汰。資本家總算找到了最經濟實惠的方式,不僅降低成本,也提昇品質管理 -- 當出產的東西幾乎一樣(一樣優秀或一樣平庸),良莠不齊就成為歷史。

然而當大家開始複製大量生產模式時,再次改變的條件隨之出現。首先,不是所有公司都能夠,或是願意往低工資地區移動,或是削價競爭。

其次,大量生產雖然滿足了大部份人的生活需求,卻無法滿足 Maker 想自己動手的熱情。那股熱情就像鄉愁般被喚醒,向過去重視工匠技藝的時代致敬。於是,帶著 Maker 態度的產品誕生了。這些商品除了實用之外,還兼具美感以及個人特色。

動手玩創意,人人都是達文西

這些 Maker 不分男女老幼、不分職業,他們可以是科學家、製造商、甚至是小學生。如 Mini Maker Show 的主持人 Sylvia Todd,就是一個年幼的 Maker。年僅 12 歲,她在一次 maker faire 活動中深受啟發,從此踏上 Maker 之路。

她形認為 maker faire 富含教育意義,因此透過自己的節目告訴大家,捲起袖子動手做並沒有那麼困難。所有 Maker 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質 — 好奇心。他們願意去想:做這個東西要幹嘛、怎麼用,而不只是擺好看而已。

Sylvia

年僅 12 歲的 Sylvia,是充滿活力的 Maker。
圖片來源:Maker 官網。

問題終結者

Maker 們是優秀的設計師。設計與藝術不同;藝術是為了書寫生命,設計卻是為了解決問題。設計思考由生活中遇到的問題出發,並找出解決方案,離一般人近一些。

Maker 原有的專業讓作品更加出色。比如說會寫程式的人就常利用 Arduino 以及 Processing (程式設計入門者、設計師常用的軟體)製作互動裝置,利用簡易的設計讓常見的物品更具趣味性。而最高明的設計,往往是用你我都知道的技術,只是需要有個聰明的點子,來引爆火花。

h_01

Arduino 常用來做互動裝置

用簡單的方法,做不簡單的事

許多人以為 3D 列印就是 Maker。其實 3D 列印只是自造者運動的一部份,是一台協助自造者的機器。若真要去定義 Maker,可把他們想成「用簡單的方法,做不簡單的事」的人。

下面這個影片連結中的裝置便十分具有 Maker 的精神。這個裝置讓使用者可以輕鬆刷卡來捐款助人。讓使用者願意掏出信用卡的秘訣,在於裝置能夠給予使用者的立即回饋,例如「解放」貧窮、或是「切下一塊麵包」。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動作,一塊麵包的錢,就可以幫助別人,何樂不為?

刷卡技術不難,小額捐款就能助人大家也都懂;但多虧了 Maker 的精心設計,讓裝置的效果吸睛又吸金。

做夢的人,還是要吃飯的

原創性、獨特性等人文價值再度被重視雖然很好,有野心、想改變世界的 Maker 還是希望能夠獲利,或是獲得更多資金來完成更大的夢想。

募資平台正是 Maker 大展長才的舞台。現在的 Maker 們只要把商品或構想放上 IndiegogoKickstarter 等群眾募資平台,夠優秀就能出頭。募五百,給五千,有些大豐收的案子簡直比擬童話故事,而且這類故事不勝枚舉。如果過去有募資平台,或許可以少餓死幾個藝術家。

募資也是市場調查的一種。將來這些小額投資人,就是 Maker 的客戶!在平台上更可獲得更多媒體的關注,或直接得到企業青睞,也是一種很好的媒合方式。現代 Maker 除了要有好產品,還要有能夠適應變化的生意頭腦。

我的志願:Maker

這股 Maker 熱或許還燒得不夠旺。多數的人只把 Maker 當業餘的嗜好,就和釣魚、騎單車一樣。但可別忘記,任何領域都有大師。未來,自造者或許能夠稱上是一種專業,除了現在常見的 Maker faire、群眾募資之外,還能夠發展出更健全的 Maker 網絡。屆時 Maker 影響的範圍將不止製造業,我們身處的環境都會跟著改變。

封面圖片:Maker 《自造世代》中文預告片(如下)。推薦一看!


[divide style="2"]

  • 不想錯過每一篇有物文章,歡迎訂閱電子報。(右側欄)
  • 加入有物報告粉絲團,更多精彩的短文!
  • 有點子、故事、想法、推薦的作者?寫信至 contact [at] yowureport.com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