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來自新加坡的新朋友 ─ 交友 App Paktor 創辦人 Joseph

[專訪] 來自新加坡的新朋友 ─ 交友 App Paktor 創辦人 Joseph

「用交友 App 太害羞?那就慢慢等你的好姻緣吧!」多年來,保守的台灣人礙於面子,很少在生活中主動搭訕陌生人,錯失了許多擴充交友圈的機會。

敏銳的商人看到兩性之間沒有輕鬆認識的管道,把腦筋動到 App 上。目前的交友 App 的使用方式是只要使用者登入交友 App,就會看到不認識的同性或異性照片如雪片般循序出現。 看過照片及個人基本資料,使用者可以向左滑表示不喜歡,或向右滑表示喜歡。當雙方對彼此都表示喜歡時,系統會通知雙方「配對成功」,讓雙方可以開始聊天。

台灣交友 App 界的新朋友 Paktor(「拍拖」),發源於新加坡,是新加坡下載數量最高的交友 App。之後,Paktor 也在泰國、越南、菲律賓、香港、馬來西亞、南韓、日本、印度等國家拿下不錯的成績,達成全球使用者成功配對超過兩千萬人次。去年 11 月 Paktor 進軍台灣。

有物報告本次專訪 Paktor 創辦人 Joseph Phua (以下簡稱 JP)。Joseph 是新加坡人,今年 30 歲。在紐約獲得經濟學士學位後,經歷了銀行業、珠寶銷售業,再到芝加哥大學攻讀 MBA。去年創立 Paktor 之前,還曾短暫在麥肯錫擔任顧問。 他同時也用 Paktor 在台灣找到女朋友,替自家產品見證。

有物:為何選擇創業?

JP:我原本沒有打算創業。一開始只是想嘗試,沒有完整的商業計劃也沒有相關領域的知識。

去年四月份,我在芝加哥讀書時接觸到許多交友軟體,發現這樣的交友模式很有意思。當時東南亞沒有這樣明確定位在交友的 App,我覺得非常可惜。所以想切入這塊市場空缺。 去年 12 月,我就找幾個朋友一起,花了 5,000 美金與幾個禮拜,做出第一個版本的 Paktor。沒想到在新加坡上架兩週內就累積 4 萬個使用者。我們才發現這事業值得投注心力。

當時我們幾個夥伴各自都有正職。但這種機運不常見;權衡之後,我們便決心放手一搏,辭去工作,全心經營 Paktor 。

有物:怎麼在東南亞市場開疆闢土?

JP:一開始 Paktor 只有上架 iOS。有了初步成績我們才緊接著開發 Android 版本的 Paktor。然後開始從新加坡向外拓展國際市場。

我們發現東南亞各國的交友文化與價值觀各不相同,所以我們的切入策略也不同。例如泰國民風善良溫和,Paktor 就主打輕鬆交友。在印度我們不會稱自己是交友 App,而是社交軟體。台灣一般人對交友軟體的印象比較負面,因此我們主打 Paktor 健康交友的形象。 Paktor 推出後,東南亞市場的交友 App 也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這些交友 App 的本質都有一些差異。有的 App 目的是找性愛對象(friends with benefit)、有的是找未來伴侶(Paktor)、有的是即時通訊軟體(Beetalk)。使用者界面與功能也各不相同,只是都屬於社交軟體而已。

Paktor 的目的是找尋未來伴侶,而我們的核心差異化是「學習機制」。在新用戶瀏覽照片時,Paktor 就開始依據用戶的喜好做分類。累積一定數量後,Paktor 有 85% 的信心可以歸納出每位使用者喜歡什麼類型的照片,並推薦給使用者。

交友 App 要有效,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有最多配對成功。所以我們的 KPI(關鍵績效指標)是如何在最短時間內配對成功。在分析使用者資料與配對上,我們的技術優勢能確保領先。

有物:跟歐美的交友 App 相比,你覺得 Paktor 的差異在?

JP:我們從亞洲出發,所以更能理解亞洲各地細微的差異。要做好交友 App ,了解當地文化與使用者需求是最重要的。

東南亞雖然人口超過 10 億,但每個市場文化卻很不同。要熟悉每個市場與不同階層的使用者不容易。例如華人用戶更重視家庭背景與社經地位,因此提供年薪作為篩選的條件很受歡迎。有些東南亞國家特別在意教育程度,我們就將教育欄位放在更顯眼的位置。

歐美企業在訂定策略向來習慣抓大方向。他們不善於針對不同市場細微調整市場策略。對我們來說這卻很自然,因此 Paktor 在策略上也更有彈性、更在地化。 所以歐美企業的全球佈局對 Paktor 並沒有決定性的影響。

有物:「Paktor 重品質,Beetalk 重數量」是指哪方面的定位差異化?

JP: 在台灣 Paktor 算後進者。但我相信只要產品對了,也能打出一片天。很多人認為我們的最大競爭者是 Beetalk。這是錯誤的。 Beetalk 強調把「喜翻」自己的用戶放在最前面,讓用戶很有成就感。但因此想從配對的對象中找到真愛的機率不高。

Paktor 以每位使用者「喜歡」與「不喜歡」的使用資料分析使用者的偏好,並有 85% 的信心在眾多陌生用戶中,推薦給使用者最符合偏好的對象。另外 Paktor 透過綁定 Facebook 的半實名制,過濾掉許多非正當用途的假帳號。我們希望 Paktor 的定位是用來找尋交往對象。

在台灣跟 Paktor 定位較接近的其實是愛情公寓。不過愛情公寓的互動(聊天、養寵物、佈置個人空間或贈送小禮物)比較昂貴。而且註冊時需要填寫非常繁瑣的個人資料,甚至做數百題問卷。這些都會提高使用障礙,也是 Paktor 看到的機會。

有物:看得出 Paktor 在台灣正在加大宣傳力度,是因為盈利模式確認了,還是先搶市占率?

JP:市占率很難刻意去搶。Paktor 就是順其自然,透過投放廣告讓使用者達到群聚效應的量(critical mass)後,產品就能自行靠口碑做大。 有趣的是,Paktor 的口碑多半來自一對一的口耳相傳。「一對多」的擴散反而不適合我們這類交友 App。

美國的交友 App Tinder 曾試過一對多的宣傳。那時 Tinder 號招用戶在自己的社群網絡上廣發邀請,就像是邀請朋友一起來玩 LINE 遊戲一般。用戶邀請到越多朋友,就可在 Tinder 上獲得越好的曝光位置。但這個機制推出不久後就取消了。

因為他們發現使用交友 App 的人,不可能廣發訊息邀請所有朋友們一起下載。這太尷尬了。

所以 Paktor 的口碑都是透過當面跟自己的姐妹淘、哥兒們在吃飯聊天的時候提到。而由這個方式所建立出來的用戶群,對 Paktor 的黏著性很高。 至於盈利模式,我們沒什麼壓力。目前投資者都很相信 Paktor 的方向。

Paktor 大致上會依循其他交友 App 的典範擴張。但我們也會嘗試其他模式滿足使用者需求,例如點數。平常沒時間刷照片的用戶可以購買點數,透過點數用戶可以獲得工具,減少等待配對成功的時間。

結語

社群網站出現之後,傳統的相親逐漸式微。用戶可以直接從好友,或是好友的好友列表中,搜尋擁有共同興趣、欣賞的對象。再透過朋友居中牽線,很容易就能與對方認識。

交友 App 更進一步的繞過共同朋友,直接讓用戶在一群照片、資料之中尋覓心儀的對象。在台灣,最有名的交友服務是愛情公寓。愛情公寓藉由許多認證、問卷等方式,建立較高的使用門檻,也讓使用者的目標更清晰。「如果你是真的想找到未來的另一半,就填寫這些資料。」

快速交友軟體則填補起另一塊市場「我只想快點認識新朋友;喜歡就聊,不喜歡就冷凍」的用戶。手機的便利性以及這些 App 的低門檻,一開始就要衝出流量。這些使用者不見得真的想找「未來伴侶」,而是「認識新朋友」。

Paktor 切入愛情公寓與快速交友軟體之間的市場。透過 App 與半實名制,省去繁複的驗證程序,並保有一定的認證門檻。再針對在地的交友習慣優化,搭建最自然的交友空間。

«

»

收到有物報告最新消息

還想看更多言之有物的內容?現在加入有物報告新產品最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