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影展邁入第五十一年,台灣電影成長停滯

金馬影展邁入第五十一年,台灣電影成長停滯

金馬獎入圍名單一出爐,許多人馬上感嘆為何台灣電影入圍的這麼少。《海角七號》後起死回生的國片,似乎漸有起色,但還需要努力的地方更多。

 

韓國電影的「螢幕配額」

台灣很喜歡與南韓比較。儘管已不能望其項背,不過韓國的電影政策值得台灣參考。

二戰早期,韓國採「螢幕配額制」保護韓國電影。韓國政府限定外國電影只能占固定比例。除了螢幕配額制之外,還有進口配額、拷貝配額和電視配額。此時韓國的電影產量非常高,一年可以出產一、兩百部電影。只是量多不代表質好。有些廠商為了達到配額要求粗製濫造。因為本國的電影越多,也就表示能夠進口的外片也越多。

直到電視普及後,人們主要娛樂不只電影,也讓配額制不再有力。

值得一提的是,螢幕配額制並沒有讓韓國電影走向產業化,此時多為片商為應付政府而拍攝的電影,垂直整合不明顯。也就是說,量多但內容不夠優的影片是無法吸引投資人的。

 

「文化立國」還是「大企業立國」?

1980 年代,韓國大企業開始投資電影,促使韓國電影產業化並帶動垂直整合。

此時,企業包含三星、LG 等皆非常熱衷電影投資,主要是為了帶動自家錄放影機銷售。隨著電影票房紛紛告捷,也吸引更多企業加入,為長期缺乏資金的韓國電影注入活水。

韓國電影在 1998 年正式走向開放,消除配額制。韓國電影開放主要有兩個原因:美國施壓,與韓國想「以文化立國」。

韓國的電影保護政策使得韓國電影對美國長期貿易順差。美國老大哥心裡很不是滋味,不斷向韓國施壓,促使韓國開放電影市場。

另外,1998 年上台的金大中總統喊出「以文化立國」。因為金大中發現韓國出口 200 部汽車比不上一部好萊塢電影來的賺錢。1999 年,韓國政府推出《文化產業振興法》,祭出減稅政策鼓勵企業投資電影。

 

垂直整合明顯的韓國電影

儘管配額制已走入歷史,目前韓國電影在國內市場依然能和好萊塢電影並駕齊驅,市佔率幾乎各半。在韓國票房前十名當中,韓國電影能拿下七、八席。這是市場供需,觀眾選擇的結果。

韓國電影垂直整合明顯;從投資到發行,幾乎都由同一家企業掌控。前四大發行商 CJ、LOTTE、Snowbox、New 等就囊括了 90% 的市佔率。其中 CJ 和 LOTTE 還有自己的電影院。通路為王;韓國企業自己投資、自己發行、自己播放電影。場次多、時段好是一定的。

然而,投資者本位的模式也招致不少批評,讓小眾電影、藝術電影被打壓。有韓國民眾就抱怨:「我想看的電影都在清晨或是深夜,時間很奇怪、場次很少」。

發行商霸佔了通路,讓商業片永遠占儘優勢。電影同質性越來越高、題材越來越類似,缺乏多元性可說是韓國電影目前的隱憂。

韓國 2013 年電影票房前十名,好萊塢電影只有「鋼鐵人」進榜。資料來源:KOFIC

韓國 2013 年電影票房前十名,好萊塢電影只有「鋼鐵人」進榜第四名。
資料來源:KOFIC

不只本國瘋,還能夠外銷

除了內銷,近幾年韓國電影的出口表現也成長。2013 年海外票房賺了 3,700 萬美元。其中電影《末日列車》為大功臣,幾乎占了一半的銷售量。

在這些外銷國家之中,中國和香港就占七成銷售量。無論是在產業界還是官方,中韓雙方都積極合作電影拍攝。韓國的文化體育觀光部和中國廣電總局在今年七月簽署《中韓電影合拍協議》。根據這份協議,凡是雙方合製的電影,在中國大陸市場可比照本國片不受中國電影配額限制。

此外,中國的視頻網站優酷土豆也和韓國三大電影發行商(CJ、樂天、Snowbox)簽署協議。廣大的網路商機比傳統電影院營利模式更誘人。

台灣繼《海角七號》之後:缺乏資金

《海角七號》讓國片重拾信心,後續的電影更如雨後春筍,並在台灣獲得不錯成績。但是,台灣電影院依然是好萊屋的天下。台灣票行排行榜前十名,國片勉強能夠拿下一、二席。與韓國電影的情況不可同日而語。
雖然台灣人開始支持國片,國片也越來越有質感,但還是不見大量資金投注,導致國片的規模還是停留在「小而美」。從籌備資金、拍攝、發行到最後的行銷,拍攝電影需要龐大資金。資金短缺一直是台灣電影的致命傷。

六年前沒有人資助魏德聖拍《海角七號》。今年,鈕承澤因拍《軍中樂園》負債累累。六年過去,許多導演只能拍攝青春喜劇或輕鬆小品。一來劇情比較容易處理,二來成本較低。

此外,台灣的電影發行商多為外資,並不像韓國垂直整合明顯。當電影拍完了,往往要自己努力尋找伯樂,請發行商幫忙上映。但是看看好萊塢強片,再看看台灣國片票房表現,發行商往往會以好萊塢電影為優先考量。

不知道誰會是下一部《海角七號》、下一部《KANO》;還是先上《變形金剛》吧。

台灣電影第一站:華人圈

儘管台灣人越來越重視國片,也抱著支持國產電影的心情進戲院。但真正外銷的電影又幫台灣賺進多少錢?

答案是,2012 年台灣國片外銷的比例只占了 1.37%,其他皆為內銷。電影總營業額約 206 億,外銷的金額只有 2.8 億

台灣片照理說該比韓國片更容易打入華人市場。台灣電影外銷成績不理想,其實相當可惜。目前最成功的例子還停留在 2011 年《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台灣賣了 4 億台幣,香港賣了 6,000 萬港幣,大陸地區則賣了 7,500 多萬人民幣。這尚未計算後續的 DVD、電視放映、週邊商品,甚至是明星的代言的收入。

像《那些年》一樣主打青春記憶的商業電影題材,比較好拍,也比較受華人市場歡迎。像是《愛》、《致青春》,以及《小時代》系列,都有非常驚人的票房。這些電影的共通點是演員是來自兩岸三地的青春偶像,而且不會觸碰敏感的政治議題。

兩岸合作不是唯一的路,卻是賺錢的好方法。偶像劇也看到類似的兩岸合作現象:男主角、女配角是大陸人,女主角、男配角是台灣人。拍攝場景一定要有臺北跟上海。如此一來,不僅可以吸引台灣粉絲,也能夠把電影賣到整個華人圈,還能增加小明星的知名度。
不過,礙於政治因素,即使電影界對於兩岸合作多麼躍躍欲試,政府也很難大刀闊斧。更不用和韓國相提並論了。最後,台灣電影工作者只剩兩種選項:一是出走,二是縮衣節食但堅持台灣原汁原味。

文化部和企業不同調

若看台灣政府的電影政策,一如往常的緩慢。關於抵稅、優惠、即電影人的獎勵的法案還停留在十年前。唯有文化部努力擠出幾項規定、補助辦法。也就是說,瞬息萬變的電影產業,卻沒有能夠與時俱進的法律能夠協助電影創作者。

文化部目前提出保護台灣電影的辦法有三:

理念上,文化部已經對電影從業人員祭出獎勵,也對投資企業提出減稅以及其他獎勵措施;實行上文化部卻面對兩難:是要效仿韓國集中資源發展賣座電影,還是要致力於文化的保護。

前者會產生大者恆大、贏者全拿的現象。原本就有大企業投資的電影,補助只是錦上添花。反觀原本已經可憐兮兮的獨立電影,卻會因集中資源的思維而無法翻身。

若要致力於保護台灣本土文化,那又是無止盡的大哉問:由誰來定義本土文化? 是否會有干涉內容的疑慮?這部電影是否只是少數人自 high,甚至不受市場歡迎?

給他魚吃,不如教他釣魚。政府補助款不應是發展電影的主力,只能視為產生拋磚引玉。韓國電影能夠產業化並擁有(商業上)健康的體質,不是因為配額、也不是因為補助。而是獲得大企業投資的青睞。反觀台灣,連郭董的熱情都被《白銀帝國》澆熄了。《白銀帝國》找來了郭富城和張鐵林,監製是焦雄屏,票房卻不佳。在此之後也鮮少看見大型企業投資電影。

但是,他們不玩,還有誰有錢玩?

對此,文化部應該一手輔導電影創作、培養電影人才;另一手積極鼓勵大型企業投資,甚至媒合大企業與電影創作者,激發大企業的熱情。吸引投資人是商業電影健康體質的要件。

 

圖片來源:金馬影展官方粉絲團

  • 你也想投稿?寫信至 contact [at] yowureport.com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