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故事] 伊雲谷創辦人劉永信:當一個創業者,成為創業家

[創業故事] 伊雲谷創辦人劉永信:當一個創業者,成為創業家

提醒最近新加入的會員們:每週一是有物的公開長文。週二至週四為 Key Points 科技商業分析。週五為推薦閱讀。週二至週五的內容為會員限定。

謝謝主筆劉永信分享他作為一個軟體人,從加入新創公司,為現實進入硬體產業,再出來創業,然後因為過度勞累、不堪負荷而暫停創業的心路歷程。

-- 有物報告  周欽華


第一份工作:蕃薯藤

我一直都想做創新的工作。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一家新創公司。1998 年,我加入當時只有籌備處的蕃薯藤,成為創始員工。我負責電子商務,並創辦了「賣蕃天」的 B2C 電商平台。

hackpad.com_m4ExsWPSKPk_p.353490_1441452838418_cart

隨後 2000 年網路泡沫化,公司將電商業務賣給了 eBay。2002 年我也隨之離開了蕃薯藤。不過,從此時開始,創業的想法一直在我心中。可能也因為熱情藏不住,我接下來的工作都被安排在創新技術單位,負責公司的新興業務。

離開蕃薯藤後,限於現實壓力,我選擇進大公司。十年間,我先後在代工廠與手機品牌公司服務,也就是硬體產業裡的軟體工程師。

硬體產業內的尷尬軟體人

然而,台灣產業仍舊以硬體為主。預算通常先給硬體,而軟體多半在硬體的思維架構下發展。主管也通常是硬體人。我為 Sony 寫過相機白平衡演算法獲得專利,也開發過智慧型手機與平板的軟體,也曾為平板電腦建立軟體的生態系統。但這些工作都是為了硬體出貨,基本上是免費提供客戶,其實無關大局。

在代工廠管理軟體部門,深刻體會到在硬體產業作軟體、談創新很困難。我做的軟體是硬體驅動程式,開發的應用程式被認為是「實驗」。在大公司,創新部門中比較像是實驗室;可是營業單位(BU)重視的還是績效和業績,不鼓勵真正的軟體研發。逐漸地,我成為老闆眼中的飛行員,但總是必須回到公司的航空母艦。但我期盼的是開疆闢土,一片可以發揮的舞台和基地。

不過,我的網路、軟體背景,也因此相對突出。我總是被安排至公司的「創新」部門,包括產品價值中心、先進技術實驗室、軟體設計中心等。這些單位都負責公司創新的前鋒。這讓我有機會接觸到公司的大老闆,觀察和學習他們在重要事件上的處理過程。

我記得一位企業老闆曾說:說服別人有三個過程 -- 聽進去了(understood)、明白了(Realized)、認同了(Recognized)。這句話讓我受益良多,在我後來參加商務談判和企業決策時有深刻幫助。

另外一個重要的收獲,則是在大公司接觸到世界性的人才。其中最重要的是認識了 Android 之父 Andy Rubin。

hackpad.com_2YsDMqAEusR_p.405620_1444104035268_2cc642ed56d4463b95c4f95ec0efd169

Android 之父 Andy Rubin。圖片來源:Myideas2

被 Android 之父重新點燃的創業魂

我在代工廠任職時,擔任 Android 的商務和技術窗口。當時我們爭取到 Google Android 合約,在台灣代工業是第一家,是一個優勢。在 2012 年時我負責與 Google 談判,主要爭取代工 Google Nexus 產品。

最關鍵的一場會議,也是我職涯記憶最深的一刻。當時幾天不眠不休準備半小時的報告,沒想到 Andy Rubin 臨時只給五分鐘的報告時間。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會議中受到 Andy Rubin 給的肯定,十分開心。當時他提出選擇策略合作夥伴的三個條件,第一個便是需有軟體研發能力。

這個條件對硬體廠商是極大的挑戰。但對於我這樣的軟體人,卻深深感受這是十年磨劍才可能有一次的絕佳機會。當我親耳提到 Andy Rubin 說軟體研發能力將主宰未來的市場,再次觸發了我創業的信念。

可是最後,公司無法配合 Google 提出的商業模式,因為公司仍是以硬體生產為主。好不容易爭取到這樣難得的機會,卻不受公司認同,讓我深感挫折。我終於明白在硬體公司作創新、軟體,已經到天花板了。是應該走出來,追逐自己的夢想了。

我在 2012 年決定創業。

舊金山的 17 miles

我想創業者多半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地方。可能是山上、海邊、咖啡店、家裡,或是兒時的學校等。對我來說,則是我每次去舊金山出差,最喜歡待的地方:17 miles。 這裡有海港、咖啡店,我可以待上一整天。最重要的是可以充分思考。創業的心也在這裡逐漸萌芽。

我喜歡照相。後來創辦伊雲谷的商標,也是以在 17 miles 拍的這張照片發想。我的基地,就是在這裡,17 Miles Drive。

hackpad.com_m4ExsWPSKPk_p.353490_1441460549419_5739608185_f362473cf5_b

17 Miles 附近的海港。圖片來源:劉永信(以下皆同)

創業 -- 找錢、找人、找資源

我原本的商業計畫是一個 B2C、以運動人口為主的網站。當初的想法是成為新一代的 Flickr 與 Instagram。因為數位相機興起,促成 2004 年 Flickr 暴紅;智慧型手機興起,讓 2010 年 Instagram 風靡世界。我認為穿戴式裝置也會促成一個互動、分享的社群,就像當初的 Flickr 跟 Instagram 一樣。

點子有了,接下來就是找錢、找人和找資源。

找錢:同學

我的錢不多,朋友也多半是技術人士。最後我找台大 EMBA 的同學投資。一來同學有經營成功的經歷,二來是大家在課堂上小組的作業默契,讓我相信能溝通順暢。

不過,歷經了數月的溝通之後,為了獲得資金,我並沒有太堅持商業模式。畢竟大部分新創團隊的成功並不是靠最初的商業模式。而且我相信決策品質最重要。我對我的軟體專業有信心。最後我們改以 B2B 為商業模式。

我當時認知軟體的商業模式需要耐心經營;我心中設定兩年為限。我仍維持了一段時間邊上班邊創業,以減少公司初期的財務壓力。

找人:挖前同事

隨著創辦人、商業模式與投資者三方到位,公司成立了,並取了一個我很喜歡的名字:伊雲谷數位科技。創業源頭就是我在 17 Miles Drive 夢想的雲端服務。

接著發現要找到人才加入高風險的新創公司十分辛苦。新鮮人期待穩定的工作;有經驗的工程師,風險承受能力相對低。後來我找了一位前公司的子弟兵,加上幾位工讀生,成立了第一代的技術團隊。

找資源:追著 AWS

當我們在籌劃 B2B 的商業模式時,我打電話給以前認識的 AWS(Amazon Web Service)業務,評估雲端架構。沒想到,這通電話一路接通了AWS 亞洲總部新加坡、香港的合作夥伴負責人,一直到正在美國出差的負責人。我追著關係,抓著機會。最終我們和 Amazon 討論後,成為 AWS 在台灣的顧問與經銷夥伴商。這個商業模式成為第一桶資源。

爭取家人支持

然而創業最困難的,其實是獲得家人支持,難度甚至超過說服投資者加入。我必須充分溝通創業期間,對家庭的影響,包括收入減少、家庭投入時間變少、產生負債、情緒和壓力管理等。幾經溝通,最後終於得到算是綠燈的門票:「不反對。」

為了降低影響,我也和投資者以及家人三方尋找平衡點。創業初期我還是「在職創業」,白天上班,晚上創業。以在新公司不支薪的方法,減少公司財務支出和穩定公司發展。

我以自己的體力和時間,換取公司發展及家人的的支持。我必須說,這段時間的壓力,還是超過當初料想的。而家人願意支持我的勇氣,我始終十分感激。

創業的快速擴張期

公司的商業模式是做雲端服務代理和顧問服務。我們提供影音平台給媒體業者做線上直播,另外也提供雲端架構設計,例如線上賣票系統。我們有點類似室內設計師,可以提供設計圖,讓客戶按照設計圖施作。

很快的,憑著專業與客戶的信任,我們成為 AWS 在台灣的經銷商和服務夥伴,也簽下了 AWS 在政府和教育的合作合約。

2014 年,我們積極擴張市場,開始主動接觸 AWS 中國團隊。經過多次往返,以及許多會議,也順利成立中國公司,並獲取 AWS 中國夥伴商的身份。中國市場,也就從此開始。我也花更多時間在中國,包括主講 AWS Summit Beijing,或是在深圳、上海拓展業務。

hackpad.com_2YsDMqAEusR_p.353490_1443883721223_AWS_CTO

在北京參加 Amazon CTO 圓桌會議

緊接著,Google Cloud Platform(GCP)也找上我。GCP 是 Google 對抗 AWS 的產品,知名客戶有 SnapChat、BestBuy 等。於是,我又開始飛美國,參加會議、與 GCP 高層對話、逐漸建立互信基礎。

最終,投資者和我成立了另外一家公司。Google 期望以我為主要經營者的前提下,給予全球僅有 15 家先期夥伴商的資格。此時,在不到兩年之內,我們已在台灣、北京共成立三家公司。

hackpad.com_m4ExsWPSKPk_p.353490_1442373238188_IMAG0982

創辦、擔任伊雲谷、伊克羅德、集雲谷三家公司 CEO

快速擴張後的撞牆期

我們的業務與規模大幅成長。但快速擴張的後果是撞牆。我們碰到人、商業模式,以及資金問題。

業務的競爭

擴張業務過程中,公司內的每一個人,包括工讀生、業務、臨時顧問、投資人等,需要維持目標一致。培養順暢的合作需要時間和耐心。然而我們擴張太快,造成台灣與大陸團隊溝通不良,也出現資源分配和業務定位問題。

三家公司的業務本質上是相互競爭。假設台灣的客戶進入大陸需要雲端服務,伊雲谷是一個很好的平台,可以接單後轉給大陸公司伊克羅德。但兩邊的業務團隊利益不一致,常在來回溝通中流失機會。我在溝通上努力不夠,這是我學習到的寶貴經驗。

原廠的競爭

我們設立三家公司(伊雲谷、伊克羅德、集雲谷)的本意是為了快速拓展市場。但 Amazon 和 Google 的雲端服務是互相競爭的。雖然我們為了解決原廠的憂慮,特別成立不同公司,在業務上完全切割;但真正問題在於原廠之間的競爭,也造成公司內部業務的反彈,使得資源整合困難。

資金短缺

隨著公司快速擴充,公司進行了幾次增資。當我的個人資金無法跟上時,間接影響了公司的股權結構和決策權。我想這也是許多創業者面臨的最大困難。

兩次車禍的提醒

而最大的瓶頸其實是個人的體力。創業後,我投入了自己的熱情,和所有的時間。在職創業時期,我白天上班晚上創業。專職創業時期,我早上工作、晚上熬夜,用自己的時間和情感追逐夢想。伴隨而來的是壓力和少量的睡眠。在公司拓展的高峰,業務壓力讓我的身體超過負荷。

今年五月我在高速公路上發生兩次車禍。我逐漸明白,這是個明確訊息,我應該停下腳步。家人從過去的支持,也轉而希望我能重視身體和家庭。我無法忽略這些訊號。

考量亞馬遜為公司基石的前提下,最後我們決定終止和 Google 的合作關係。當我正式通知 Google 高層時,也是我在經歷了三年創業的洗禮後,首度停下腳步。我在內心悄悄做了一個決定:「一路上創業創新的熱情,該放下來了。」

商業週刊創辦人何飛鵬曾說過工作有三個層次:專業、敬業、熱業。因為我凡事好奇,所以保持熱業之心,把組織給予我的任務當作自己的事業。我在創立的三家公司中,除了熱業,也極度使用自己的體力,燃燒了自己。

兩個月後,我也寄信給合作夥伴 AWS 團隊,告知我即將離開創辦的伊雲谷。

hackpad.com_m4ExsWPSKPk_p.353490_1442373093061_IMAG0986

在比利時小鎮寫下完成此篇文章

創業的心得

創業者和受雇者最大的差別,是實踐目標的執行力和意志力。創業者必須同時維持投資者與受雇者的期待。把投資者當成是你的老闆,同樣需要歷經溝通的程序「聽進去了、明白了、認同了。」

創業者需建立和投資者雙向的溝通方式。和投資者設定清楚的期待。透過清楚的商業模式,讓所有參與的人信任你的經營方式。

另外,你需要一個可以對話的核心經營者。或許彼此意見會不同,但創業的目標是一致的。創業過程中,為了減少家人的擔心,我很少在家提到工作壓力。若是沒有工作上說話的對象,創業旅程將更加辛苦和孤獨。

新的未來

即將離開之際,一家上市公司老闆邀我擔任擔任公司轉型推動者,負責軟體創新和軟體投資。一個新創公司熱情邀約擔任 CEO 和合夥人。一家紐約公司跨海邀請我擔任技術顧問、規劃物聯網產品。一位投資者討論是否願意持續創業。對於提供這些機會的朋友們,我誠心誠意表達感謝之意。

家人的支持,是所有創業者的後盾。我投入家庭的時間相對少很多。雖然這段時間盡量空下每個週末時間奔波台中,陪家人時卻往往心繫公事。感謝家人在背後默默的付出、無條件的包容。

也感謝身兼投資者的 EMBA 同學。沒有資金,一切就僅是夢想。謝謝公司的子弟兵與同事,大家跌跌撞撞、不斷學習,但也逐漸茁壯。也謝謝亞馬遜與 Google 在業務上的支持,以及業界許多朋友的幫助。

歷經三年的路程後,內心上歸零。未來的路,無論在企業內創業或自行創業,我仍秉持「人生志業,當一個創業者,成為一個創業家。」

最後,我想用這句話鼓勵創業中的朋友們。工作多少都會遇到困難。這時我常用 Google 創辦人 Larry Page 的話勉勵自己:『永遠專注於令人不安的精采』("Always work on something uncomfortably exciting")

hackpad.com_m4ExsWPSKPk_p.353490_1440865785016_Spencer_photo1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