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手] 未來是屬於老人的 — 台灣創業者分析長期照顧產業的機會

[第一手] 未來是屬於老人的 — 台灣創業者分析長期照顧產業的機會

有物報告感謝「家倍安」技術長葉佰蒼投稿,分析長期照顧產業的市場趨勢。長期照顧是兩位總統的重要競選政策之一。葉佰蒼以社會企業創業者的營運經驗,結合個人網路科技專長,分析台灣長照產業發展趨勢,以及科技將如何改變長照產業。

有物致力推動第一線業者的心得分享,因為他們的觀點更扎實,提出的策略更具體。因此這類文章將加註「第一手」做為區別。


 

台灣社會面臨兩大危機:少子化、高齡化。台灣人即便結婚也未必想生小孩,導致生育率只有 1.12,也就是台灣所有 15-49 歲女性,一輩子平均才生 1.12 個小孩。而吃到飽的健保使得台灣長輩延年益壽,造成明顯的人口結構老化。

近幾年政府與民間團體推動長期照顧法,希望讓老年人的長期照顧有法源依據。明年總統大選的各黨候選人,也都提出不同版本的長照政策。這印證了面對高齡社會來臨,台灣需要在長期照顧投入更多資源。

我將以科技創業者角度,分析台灣長期照顧產業現況,以及建議如何用科技改善長期照顧產業。

台灣已經高齡化

依據定義,高齡化(aging)社會指 65 歲以上老年人口超過全國總人口數 7%。台灣早在 1992 年就超過門檻,成為高齡化社會。高齡(aged)社會則是 65 歲以上超過 14%。預計台灣將在 2017 年成為高齡社會。

更嚴重的是台灣將在 2024 年成為超高齡社會,也就是老年人占總人口數 20%。根據國發會人口報告,45 年後,也就是 2060 年,台灣老年人口比率將達 41%。每 5 位台灣人,就有 2 位 65 歲以上的老人,比例相當可觀。

需要更多照顧人力

但活得越久,不代表身體健康時間長。身體品質不一定隨著高齡趨勢而提升。台灣人一輩子長照需求時間約 7.3 年,其中男性是 6.4 年、女性 8.2 年。在生命的最後幾年,大部分台灣人可能都在床上度過,或需要有人從旁照顧。

然而,由於台灣社會日益轉為小家庭型態,加上偏鄉青年外移、女性工作的現象逐年普遍;扶老比,也就是 15-64 歲具備生產力的人口相對於 65 歲以上人口之比率持續增加。家庭照顧病人需求的能力越來越差,向外尋求長期照顧協助的需求越來越高。

老年人中,最需要照顧的是失能者。根據衛福部統計,2015 年台灣人口因先天疾病、意外與年老而失能的人數約 75.5 萬人。其中老年人約 48 萬人。推估 2031 年將快速增加至 120 萬人,其中老年人約 95萬人。

台灣照顧人力供不應求

台灣失能的人越來越多,但合格的照顧人力卻供不應求。

在台灣若要成為合格的照顧服務員,須通過 90 小時課程培訓,憑結業證書從事照顧工作。其實進入門檻不高。政府亦推廣訓練課程,由各地非營利組織與學校協辦,還有規劃失業補助班級配合職訓輔導機制。多年來約有 8 萬人結訓。而照顧人力約需要 3 萬人。

數字上看起來人力足夠,然而全台現有居家照顧服務員約 8,500 位,僅約 10% 培訓人數。若再加上照顧機構內的服務人力,也才 25,000 人,表示不到三成結訓學員投入照顧服務。

從業率低的主因包括約聘薪資低、職涯發展有限與不受尊重等。舉例來說,台北市家事清潔服務每小時收費約 400 元,照顧長輩服務每小費用卻只要 250 - 300 元。照顧父母所需的專業技能理應比居家打掃更多,但竟更便宜,可謂當今社會的怪現象。

照顧人力不足下,一個方式是家人輪流照顧。那沒有人可以輪流的,只好自己照顧。因而不時會發生一些長期照顧家人受不了壓力,將家人殺死的社會案件。

仰賴外籍看護

本籍人力不足,就必須找外籍照顧人力。但若無完善的人力政策,引入外籍看護將衍生更多社會、經濟與政治層面問題。

從政治與經濟層面來看,外籍看護人力其實不一定想來台灣。日本生活水準與環境或許有更大的誘因。甚至日本照顧機構也開始向台籍看護人力招手。

跨海來台工作的外籍看護也不見得只負責長期照顧。常見雇主要求外籍看護要幫忙做家事,甚至做生意,儼然把看護也當成傭人。這種狀況屢見不鮮。只是因為發生在家裡,所以不容易管理與監督,等於變相壓榨外籍看護。雇主被寵壞,而外籍看護可能會受不了而逃跑。

政策尚未明朗,政府管理待整合

在 2017 年長照服務法上路前,長照服務的管制病不明確。在照護品質上,沒有明確法規或規則,也沒有服務及標準流程(SOP)。在照護的項目上,也被管制。

政府針對長期照護的管理機制也還未完全整合。地方縣市每月核銷照顧機構的費用,還是分為社政(各縣市社會局)與衛政(中央衛福部)兩個體系。以跨縣市的伊甸基金會來說,其各縣市分支機構的核銷申報作業就不同,造成機構管理困擾。而年度評鑑也還未確定是由地方或中央政府負責。未來照顧機構的品質控管、評鑑與稽核都要仰賴政府訂出明確方針。

用科技改革照顧產業

台灣照顧產業仍十分傳統。大多由非營利組織,如基金會、醫院或醫院附設機構等從事居家照顧。營利的安養中心也的照顧方式也都還十分傳統。這是個尚未發展的產業。

但今年通過長期照顧法後,預定將於 2017 年實施,吸引不少企業跨足照顧產業。尤其是台灣比較強的網路、資訊與機械等科技產業的投入,可能會為照顧產業帶來改變。接下來從點、線、面分析照顧產業的科技化發展趨勢,並分別討論個人、區域、以及整體的照顧服務。

點:以科技改善設備

科技最小層次的影響是在裝置上。除了輪椅、柺杖、床墊與洗澡椅等輔具持續進步外,目前也看到一些新輔具設計出現。例如提醒並記錄用藥的智慧藥盒、能爬樓梯或站立的科技輪椅,以及結合藍芽或連網功能的血壓計、血糖計等。輔具設備變的更科技化、智慧化。

另外,在照顧環境部分,除了成熟的無障礙空間設計之外,也有保全業者從環境監控角度切入,讓家人從遠端也能掌握家中長輩或小孩情形。任何異常狀況,像門窗未關、過高的煙霧或一氧化碳、或有人按下緊急按鈕,就會觸動通報,甚至由服務機構派人到府確認。這些應用讓服務延伸到照顧者不在家裡的情境,也是物聯網概念的智慧家庭應用情境之一。

線:以科技收集、整理數據

更高一個層次是數據的應用。若看蔡英文的長照政策(因為其較可能執政),可看出她的政策以社區型「在地老化」概念為主。不同於以往將長輩送往安養中心的概念,而是以居家照顧以及社區型的小規模多機能「照顧小站」為主,讓長輩不會有「被遺棄」,子女不會有「自己不孝」的觀感。

在此方向上,既有的安養與居家照顧機構,以及未來的照顧小站,都需要將照顧紀錄數位化,提高管理效率。而在資料數位化後,也能進一步行動化,讓照顧者可隨時隨地監測、記錄資訊。

例如居家照顧機構內可設立資訊系統,彙整老人的需求,並自動媒合照顧服務員。這系統還可紀錄每次服務員到府服務的狀況。照顧服務員也能透過手機持續記錄老人的狀態,例如血壓、血糖、嘔吐或咳嗽等生理反應、或是生氣與哭泣等心理狀態等。讓照顧過程更細緻、更個人化。

面:以雲端科技整合照顧服務

當資料數位化、行動化之後,就能讓雲端、大數據等科技改變照顧產業。雲端科技讓大量資訊能自由傳輸、儲存與計算,而大數據則是能處理與篩選基礎數據,讓數據變成更有價值的商業智慧。

如果自己在家紀錄長輩的血壓數據,與照顧服務員到府量血壓的數據,都能放到同一個雲端資料庫,那麼系統就能分析長輩的血壓變化,並對照同樣性別與年齡層的老人的血壓趨勢。若長輩的血壓趨勢出現異常,就可立即提醒家人或照顧者。如此一來「照顧」不只是當下的照顧,還能做到「預防」或「延緩」狀況惡化,讓被照顧者的生活過得舒適與有尊嚴。

另外,雲端也能為初次碰到照顧需求的家屬整合資源。家屬再也不需要像無頭蒼蠅一樣,到醫院問疾病知識、到人力公司找照顧資源、到醫療器材行找輔具,還要跑政府單位申請補助等。而可以透過如家倍安提供的一站式服務,取得所有資源。

上述的科技應用都能提升照顧服務品質。但國內旺盛的科技開發能量,該如何切入照顧產業呢?我認為台灣企業不該專注在開發產品,更應搭配產業轉變,在服務模式上創新,思考如何讓軟硬體與實體服務搭配。當產品更貼近受照顧者與家屬的需求,產品自然就有競爭力。

台灣照顧產業的限制:缺乏競爭

目前台灣面臨照顧人力不足的困境,也需要有更多人才投入。而要吸引人才投入,要先提昇照顧者薪資、職涯與尊嚴。這需要政府、營利與非營利機構共同改善,才有可能讓更多人投入照顧產業。

台灣照顧產業尚未起步。過往照顧業大多仰賴政府補助,缺少商業化規劃與競爭,也讓產業進步緩慢。在 2017 年長期照顧法實施後,預料有更多傑出企業投入這塊新興產業,包括電子、資訊網路科技、保全與醫院等。更多企業競爭,會加速照顧產業發展,並提升對人的照顧品質。

 

本文感謝家倍安團隊成員王郁婷協助資料整理。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