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專題] Uber 推上下班共乘服務|Airbnb 募資 15 億美元|法國司機仿 Uber 打造叫車 App

[共享專題] Uber 推上下班共乘服務|Airbnb 募資 15 億美元|法國司機仿 Uber 打造叫車 App

大家好,我是陳重嘉。今天由我、Toss Lab 資深業務開發辜浩維、有物報告創辦人周欽華以及有物報告編輯群們,一同製作這份共享專題的 Keypoints 。今天 Key Points 被 Uber 及 Airbnb 聯手洗板。而在幾家以共享為出發點的創業公司發出警訊後,確實只有這兩家公司,以及他們所代表的共享概念依舊火熱。

今天新聞涵蓋 Uber 兩種新的共乘服務,強化原本的乘車功能。Uber 逐步拓展其他業務,釋出叫車按鍵程式碼給軟體開發商,以及打造全新的外送服務 UberEATS。Airbnb 執行長則對外證實最新私募金額為 450 億台幣,並公布紐約市營運情況。在下一個衝擊市場的共享理念冒出頭來前,我們先來看看 Uber 及 Airbnb 做了什麼?未來又想做些什麼?

--陳重嘉

共享專題新聞

Uber 補助 App 開發商內建 Uber 一鍵叫車服務

Uber 將新設計的叫車按鍵(Uber Ride Request Button)程式碼供軟體開發商下載,企圖將自家服務與各種手機 App 整合,擴大客源。App 開發者每替 Uber 增加一位新用戶,便可獲得 5 美元。Link

hackpad.com_YO8YHZ8vDaX_p

Uber 叫車按鍵內嵌在其他手機軟體中。圖片來源:Uber

陳重嘉: 

對於 Uber 此類要和傳統服務競爭的新進挑戰者,除了嶄新的使用體驗外,最重要的兩個要素就是服務的「使用便利度」(easy to use)以及「可觸及度」(easy to access) 。前者是讓使用者容易操作,且能在最少步驟及最短操作時間內滿足需求,否則消費者大可尋求傳統型式的服務,諸如 55688 或其他計程車叫車 App。若使用介面不夠直覺且便利,消費者透過 App 叫車的意願就不高。而後者則是提高消費者使用機會,也可視作更多曝光或接觸機會。此次 Uber 提供 App 開發者整合 Uber 功能的程式碼,其用意就在提升 Uber 的可觸及度。

這很像網購平台上每個商品旁都有的「放入購物車」設計。Uber 提供的整合功能,讓有交通移動誘因的 App 能把需求導向 Uber。這對雙方都有好處。Uber 可在大量 App 裡插旗地盤,在上游就把水源(客群)截走,避開和相似服務提供者(例如 Lyft)競爭。而 App 開發者採用 Uber 叫車按鍵,能提供更直覺的使用體驗,使用者不必跳出 App 即可叫車。而且如果有使用者透過 App 成為 Uber 新用戶,App 開發者還能拿到 5 美元傭金。

我認為這是非常好的發展策略。Uber 如果能綁住幾個重點 App,便能製造競爭優勢。事實上,Google Map 在 2014 年改版中已納入 Uber 整合功能。但要注意的是,雖然這是個好策略,也是個極易仿效的策略。App 開發者能在介面放上 Uber 按鈕,多加個 Lyft 的也不是難事,就像許多部落格文章下一整排的分享選項(Facebook、Twitter、Google+ 與 Plurk 等)。屆時,Uber 只是其中一個選項而已。

你是因為想把文章分享到 Facebook 而點選 Facebook 分享鍵,而不是因為 Facebook 分享鍵排在最前面,或是 Facebook 最早提出此一設計。也就是說,Uber 雖然占了先機,但如何讓使用者在有其他選擇時依然優先使用 Uber,這是之後的努力方向。

Uber 以演算法計算最佳路線,推出兩款共乘新服務

新服務 UberHOP 和 UberCOMMUTE,將分別在西雅圖和芝加哥推出。兩項服務不同點在於 UberHOP 從乘客角度出發,將目的地相似的乘客集結在同個定點上下車。UberCOMMUTE 則是從駕駛人角度,在上班途中乘載相同方向的乘客。Link

hackpad.com_G66afeH3yst_p.472945_1450075584766_uberHOP

駕駛人透過UberCOMMUTE 分享位置和目的地。圖片來源:Uber

陳重嘉:

繼共享服務 UberPool 成功後,Uber 繼續積極推動共乘服務。在西雅圖測試的 UberHOP 像是 UberPool 的改版,過去 UberPool 是讓同方向的乘客透過中途上下車共享移動工具,模式其實頗類似公車:乘客 1 上車,中途讓乘客 2 上車,乘客 1 到站下車,又再接乘客 3 上車。理想上車上可保持大部分時間都有乘客的狀態,也就達成了 Uber 宣稱的減少空車時間以及連帶的塞車和空污問題。

UberHOP 則是讓有類似移動需求的乘客,先自行集中在一定點後統一上車,並在一個距離大家目的地都可接受的定點放所有共乘者下車。這模式又更近似於公車。但對於通勤者來說,只要這服務能更便宜,通勤時間更短,是車子來接人,或是人去找車子其實並不是重點。

而在芝加哥測試的 UberCOMMUTE,訴求對象則由乘客轉向了駕駛人。在通勤時間內,駕駛人可透過該 App 設定通勤出發地和目的地,並由 Uber 協助尋求有意共乘的乘客,藉此分擔通勤費用。但在其他時間裡,駕駛人並不需要是 Uber 司機。事實上,此服務先前已在中國上線。而 UberCOMMUTE 除了可以增加共乘車輛基數外,這些共乘車輛的駕駛人未來也很有可能加入 Uber 司機的行列,解決 Uber 司機短缺的問題。

計程車營運成本很大一部分來自空車運轉。而 Uber 透過提高共乘運用效率,削減空車運轉成本,轉換為更低的車資費用。透過 App 及演算法支援, Uber 可進一步抬升自己的競爭優勢。

共乘並不是新概念,但 Uber 必須計算最佳解。哪些人可以搭同一台車、在哪裡集合適合所有人、在哪裡下車對大家都不會太遠?而且計算最佳解的運算速度也要夠快。Uber 以及背後數學團隊的運算支援,透過網路和大數據蒐集,或許真的可能最佳化共乘理想。此類即時運算最佳解,媒合適合的駕駛人與乘客的能力將是 Uber 未來的重要資產。

捍衛計程車司機人權,法國司機仿 Uber 打造全新叫車 App 

法國 Uber 司機們不滿 Uber 降低收費,影響他們收入,決定自己創建 VTC Cab App,於 Google Play store 上架。VTC Cab 和 Uber 差異在於每趟賺取的車費完全屬於司機,不會抽取佣金。司機只需月繳 250 歐元維護費用,並以會員制方式運作。Link

周欽華:

這種「合作社」模式很有趣,甚至有點接近社會企業的概念。但不會成功。其實第二句與第三句還互相矛盾耶 -- 車費完全屬於司機,但司機需月繳 250 歐元?所以合作社還是有分潤啊。

這種合作社與 Uber 業務完全重疊,但各方面規模都輸給 Uber,因此不會成功。Uber 擁有最多的座位數(包括非固定載客的)、最多的客戶、最即時的搭乘需求資料等,肯定會經營得比合作社更有效率。

再加上 Uber 「有載客才抽成」的收費模式,其實比會費制更適合駕駛。比如說常坐 Uber 的人應該很討厭碰到「交通巔峰期彈性調高收費」。但這種功能正符合 Uber 與駕駛雙方的利益 -- 駕駛賺越多,Uber 賺越多。但合作社缺乏這樣的誘因。

相信很快的,這個合作社的司機會發現雖然月繳的錢變少了,但客戶少了更多。從創業角度來看,這教訓是不要跟巨頭正面競爭。可以搶不同市場、走不同渠道、設計不同誘因等,比如說集合所有「來回巴黎與聖米歇爾山,附香檳與卡拉 OK 的長途車」的合作社,可能有搞頭。但用一模一樣的產品(汽車空位)爭奪一模一樣的市場(搭車客),只會碰得頭破血流。

Uber 推出點餐專用手機 App UberEATS

UberEATS 與 Uber 叫車軟體都主打一鍵式服務,使用者按下即時送餐鍵後,可以隨時查看外送進度,而餐點將在幾分鐘內送到指定地。Link

辜浩維:

Uber 在多倫多推出一個不是把你在城市裡載來載去,而是把你的晚餐載來給你的送餐 App ─ UberEATS。Uber 估值驚人最重要的三個原因是:

(一)物流的基礎建設(Infrastructure):把任何包括人在內的東西從甲地送到乙地

(二)使用經驗的簡單化(Simplicity):只要按一個按鍵就能使用

(三)上述兩者,理論上可以跨區域和跨產業的複製

這也是為什麼 UberEATS 不只是另一個食物外送服務 Foodpanda 而已。

另外,UberEATS 還推出快速外送(Instant Delivery)服務。餓了嗎?打開 App,它會幫你選好附近五個左右最棒的「餐點」(注意,不是餐廳),你只要一鍵按下,很快就有熱騰騰的晚餐送到桌前。這類省略「選擇」的服務,最有名的可能是 Push for Pizza

即使 Uber 必須面對有很多當地夥伴的其他競爭者,我對 Uber 高估值的第一與第三點原因沒有太多疑問。我有興趣的是第二點 ─ 使用經驗簡單化。很多人說 Uber 賣的不是計程車,而是「移動」本身,所以選項越少越好。但是,吃晚餐時你買的卻是「選擇」本身,而不只是填飽肚子。

Airbnb 公布營運數據,強調並未影響紐約房屋供給情況

Airbnb 表示其平台上七成房屋租期少於 3 個月,反駁紐約檢察長指控 Airbnb 非法經營旅館,影響市民找房。但數據顯示,Airbnb 去年仍有數千棟房子租期超過半年以上。Link

辜浩維:

我在網路翻找 Airbnb 紐約市營運數據資料,發現同份報告,卻有近乎相反的解讀。

  1. 科技媒體 The Verge 表示接近 71% 屋主出租房屋時間短於 3 個月。
  2. 財經媒體 Bloomberg Business 報導 16% 屋主將房子出租超過 4 個月,其中 3% 甚至超過 9 個月。

Airbnb 想透過這份報告大聲疾呼:「是的,我們將有形閒置資產再利用,而且是大眾可以均利的共享經濟」一個經濟模式被確證後,必然難以防止前仆後繼的專業化人力採用相同模式,包括 Uber 在內。

我個人反對沒有創造額外就業,反而吃掉既有合法就業的經濟模式。而政府該做的不是防堵,而是制定遊戲規則(比如合法化途徑),並且透過輔導提升合法就業(比如計程車),讓新經濟模式不會排擠舊的。所以,回頭看看 Airbnb、日租套房和台灣,屬於我們的青年旅館發展觀光條例在哪裡?

Airbnb 今年夏季募資 15 億美元,估再度飆漲

網路租屋平台 Airbnb 表示募得 15 億美元資金。根據美國證管會申報文件顯示,Airbnb 估值達 250 億美元,約 7,500 億台幣,緊追在 625 億美元的 Uber 和 450 億美元的小米之後,成為全球價值第三高的未上市公司。Link

周欽華:

這種高募資額、高估值的「獨角獸」新聞近年來屢見不鮮。Uber、Airbnb 與小米是最常上新聞的三家。我趁此機會回答兩個常見問題:1. 為何獨角獸公司估值那麼高?以及 2. 為何這些獨角獸公司不上市(IPO)?

為何 Airbnb 估值達 7,500 億台幣?除了因為投資人相信它們的前景是「壟斷世界」之外,另一部分是因為這些機構投資人都談到一些保障條款。保障多,投資人就願意用較高估值買。

舉例來說,一般健身教練時薪台幣 1,500 元。今天如果一位教練保證月瘦 5 公斤(積極展望),而且不滿意就退費 100%(保障),那麼要價時薪 5,000 元都有可能。所以上市公司的「市值」與未上市公司的「估值」不能直接比較;前者是公開市場決定的價格,後者隱含許多風險的成本。

既然要募這麼多,何不乾脆上市(IPO)?為何與 Intel 和微軟時代相比,現在科技公司越來越晚上市?

首先上市公司要符合許多法規跟檢驗,程序繁雜且綁手綁腳。其次,一般大眾(以及華爾街)不一定看得懂科技,特別是需要先燒錢的公司,這會影響股價。再來,由於金融工具成熟,私募即能募到很多錢(本新聞即是一例)。最後,最期待 IPO 的人,也就是手中握有股票的員工,也開始有「次級市場」可以交易手中股份了。因此公司就沒有那麼急迫股票上市。

換句話說,隨著遞送(distribution)門檻消失,股票的公開與未公開市場界線逐漸模糊。個人投資人可以透過如 Angelist 等股權募資平台,投資中小企業;或是透過二級市場,直接購買未上市公司的股份。而大型機構投資人也跳過公開市場,大筆投資獨角獸。剩下賺得最少(但風險也最低)的,便是公開市場投資人了。

來自主筆陳重嘉的問候

雖然近年來愛迪生(Thomas Edison)的光環漸漸剝落,但我仍然很喜歡他的一句話。謹在此和各位分享:

生活中有太多的失敗是人們不知道自己在放棄時,其實已經離成功很近。(Many of life’s failures are people who did not realize how close they were to success when they gave up.)

祝福各位都有個成功的 2015,以及一個更成功的 2016!

 

封面圖片來源:Mark Warner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