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音] 網路企業急缺人才 — 但不是傳統的人才

[語音] 網路企業急缺人才 — 但不是傳統的人才

當所有企業都是網路企業時,職場真正需要的是什麼能力?

有物報告邀請創投 Appworks 的創辦人林之晨(Jamie)、著名 Growth Hack 講師鄭伊廷(XDite),以及有物報告創辦人周欽華一起討論「職場新能力」。

xdite and jamie

由左至右,Xdite、周欽華與 Jamie。圖片來源:有物

XDite 開設的 Growth Hack、敏捷開發與 Ruby on Rails 的課程班班爆滿,顯然發現了很大的進修需求。Jamie 創辦的 Appworks 則將推出 Appworks School。Jamie 發現身邊所見的團隊都非常缺人,乾脆自己開設學校以解燃眉之急。

究竟為何一般人都在抱怨薪資停滯、沒有成長機會,甚至畢業生連 22K 都不可求,Jamie 與 XDite 卻看到到處都在缺人?台灣的大學與在職教育,是否已經嚴重的不合時宜?請聽有物報告第一場 podcast!

Email 讀者請點擊連結以聆聽公開語音。重點逐字稿為會員專屬服務,欲閱讀逐字稿請加入會員(七天免費試閱)。以下分別以周、Jamie 與 XDite 代表三位討論者。

__________    逐字稿分隔線    __________

Appworks 原本就在培養創業團隊,為何會設立針對個人的 Appworks school?是因為看到特定的人力需求嗎?

Jamie:我們面對人才市場的 M 型化。台灣這幾年的青年失業率高到 12 ~15 %。每年大學畢業有十幾萬的畢業生出來找工作。其中數萬人可能沒有找到工作,也有一些人是 Under-empolyed。

另一方面,資工系畢業的學生薪水在這幾年是翻倍的。五年前,一個資工系畢業的學生起薪是三萬到四萬。現在可能已經到了六到八萬。市場呈現 M 型化,資工與軟體相關的薪水快速成長。

在台灣,大部分的行業並沒有成長。電子業最近正在放無薪價,網路業則蓬勃發展中。不論是電商或網路媒體,都需要軟體、網路行銷的人才。但學校教育不出這麼多這樣的人才,造成學校提供給社會的人才不符合社會需求。

Appworks 每年都會舉辦新創媒合會。一年前約共有 100 名額職缺,其中大概有一半需要工程師。到了半年前,職缺來到 600 多個名額,其中有將近 400 個缺需要工程師,尤其是 Android 和 iOS 的工程師。大家都想要把 mobile (行動端)弄好。最近我們又要辦一場媒合會,預計超過 1,000 個職缺,仍會有一半需要工程師。

業界需要這樣的人才越來越多,但是從學校畢業的資工系人數是固定的,這樣的需求要靠像 Appworks 這樣的平台來填補這樣的落差。

可是每年不是有 2 萬多名的資工畢業生,這樣還不夠嗎?他們都去哪裡了?

XDite:資工系畢業生通常去電子業做設備工程師或是寫 ERP(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企業資源規劃系統)。高階一點的人才跑到台積電、聯電、宏達電那邊寫晶片。

如果是資管系,他們學的是 Java 或是 ASP.net ,出社會後到中南部 ERP 廠商或是在系統整合商做比較像代工的行業。

學校只教 Java 及 ASP,所以他們自然以為只能去那邊。但是現在他們的價值不是網路業需要的。軟體業需要 Android 和 iOS 工程師,但他們卻不知道;反而去了一個以為是好出路,實際上是夕陽產業的地方。

Jamie:傳統電子業吸收了很多人。代工廠擁有數千個軟體工程師。過去這五年網路需求一直蓬勃發展,但學校教的東西不一定是現在符合時代的需求。

XDite:世界正在被新的交易行為給取代掉。這方面需要的人才正快速增加。現在的從業人員並沒有看到這些趨勢,他不知道怎麼轉型,一股能量就淤積在那裡。

Jamie:舉例而言,以前如果要賣東西,你要開一個店,可能需要請一、二十個店員。現在在網路上開一個店,你沒有店員,你需要的是一個軟體,所以你要是一、二十個軟體工程師去寫。

但因為我們的教育沒有跟著改變,依舊認為我們還是需要店員。這個社會接下來會需要很多軟體的人才。

所以現在學校產出的軟體人才,都只是符合傳統電子業的需求?(時間點 10:07)

Jamie:或是說比例不對。現在這些新時代的公司像是 Google、Facebook 一半都是軟體工程師,但是學校內並不是一半都是軟體工程師。

XDite:我以前在輔修資工時,我發現學校都在教電機的東西,非常底層的東西;像 OS、數位電路這些比較偏向晶片類的。這些語言很底層,但是軟體業界並不寫這些東西。

Jamie:不只是內涵,光是學生數量就不夠了。現在只要是不錯的資工系畢業,都有十個工作讓你選,薪水也很好,可是我們國家並不鼓勵更多學生去念資工系。

除了工程師外,新型態的企業應該也有一些新的、非程式的需求?

Jamie:現在最缺的人才是資料科學(data Science)。Data Science 是個跨領域的東西,從數據去看出人類為什麼有這種行為,並去預測未來行為,再利用分群誘導等等。

XDite:學校也沒有這個系。以前要統計交易行為是非常困難的東西。現在你只要在網站消費,你就產生大量的數據。企業能了解消費者的行為,知道他在哪邊流失掉或是回返率,以及知道新客人消費幾次之後變成常客。

這是傳統行銷人很難想像,或是以前根本做不到的事。現在這個技術會變得很受歡迎,市場上還是很缺這種人。這件事情是學校根本沒有的,需要業界來做,建立一套程式,來訓練所謂的 growth hacker。

麻煩妳簡單介紹一下什麼是 Growth Hack?

XDite:Growth Hack、Agile(敏捷專案管理)跟 Ruby on Rails 這些技能剛好是業界這 5 到 15 年之間冒出來的技能。Growth Hack 將你跟消費者的互動(engagement)重新連結(connect),並且可以透過很多現代化的量測手段跟資料的統計分析,來預測這些消費行為,甚至是「精準推坑」的效果。

公司邁向網路化後,需要不同的工作模式。Growth Hack 是解決網路化後的行銷難題。

為何新型企業需要 Growth Team?(時間點 16:26)

XDite:台灣傳統的行銷(marketing)著重在曝光。比如說 Line 行銷、社群行銷這些東西。丟廣告,你在社會大眾面前曝光了,人家來購買,很多人以為這叫行銷。其實這不是真的行銷。

行銷其實分五個層次:(1)曝光(2)吸引(3)重複回購(4)擴大營收(5)擴散

但大部分的傳統產業跟網路業只停留在曝光,後面這四塊做得非常不好。但曝光是要花很多錢的,而且需要頻道(channel),頻道也會因為頻道主人的演算法或策略,然後你被人家控制。比如說 Facebook。

你投很多廣告費,有時卻沒有你要的效果。行銷這五個階段是一個漏斗型,Growth Hack 協助你打通這個漏斗。讓你的客人一來,很快就產生購買行為,甚至產生回流。

利用 Growth 的技術,你就不需要花那麼多行銷預算。而且我們不是像以前「通靈」,去猜想消費者思維是怎麼樣;而是透過科學的方式,了解消費者為什麼買、為什麼不買、哪邊需要改進。台灣傳統行銷很難做到這些。

Jamie:有一個重點是數據怎麼解讀。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解讀法,不同的解讀法就會做出不同的修正。你解讀錯了,推論下去,反而轉換率還變得更差。

重點是看到數據之後,怎麼推估數據背後消費者在告訴我們什麼訊息。這就是所謂的洞見(insight)、對消費者行為的了解。現在在講的數據科學(data science),就是這件事情。

XDite:以前產品是由產品部門負責,但是產品部門還是在通靈。比如說某個網站的註冊率很低,大家一定覺得是註冊頁太醜。結果大家花很多時間去改標語。但真正原因其實是因為你的註冊頁面某一個動線不好。

Growth Team 則引進測量工具,以非常科學精準的方式跟你說,你的消費行為斷在哪邊、我們要怎麼修正。他是以技術的手段去調整產品。Growth Team 是一組包括數據科學家(Data scientist)、前端開發工程師(Front-End Developer)跟使用者經驗(User Experience)專家的團隊。

Jamie:以前行銷部門跟研發部門都是對立的。產品賣不好,行銷就說研發的產品做不好,研發就說行銷部門產品推廣做得不夠。誰是對的?其實兩個可能都是對的。但因為以前沒有科學工具可以證明,所以兩邊會互相爭論。

現在網路業界的做法,Growth Team 跟 Product Team 是放在一起的。Growth Team 負責用數據分析,告訴 Product Team 怎麼做可以讓這個產品的轉換率更好,這就能解決以前行銷部門跟研發部門的對抗。

以前店家不知道消費者在你店裡的旅程是什麼。他拿了什麼看一看不買,什麼放到購物車之後又放回去,什麼本來沒有拿後來又走回去拿。通常都只能用最終的銷售量來評斷。

但現在網路店面是整個軟體,消費者在軟體裡面到底做了什麼事情,每一個步驟都是可以量測的。現在大家也在開發工具,協助實體店面科學化量測,以後所有企業都會變成這麼科學。

很少聽到台灣公司有 Growth Team。是因為大家還在轉型網路企業的階段?

XDite:台灣大部分的網路公司可能有一個前端工程師去了解使用者體驗,然後去提升一些轉換率。在台灣撥一個工程師改善使用者體驗已經是奢侈。

Jamie:這跟公司設立的時間有滿大的關係。公司如果是 2005 年以前設立的,多半以研發、行銷、業務部門來區分組織。最近這五年設立的公司則比較有垂直整合的概念。

公司採用垂直整合跟垂直分工的組織差異在哪?(時間點 28:37)

Jamie:以前研發部門都是工程師。大家性質相同、容易管理。需要開發的東西就交給他們,開發出來的產品再交給行銷部門去行銷,最後再交給業務部門去賣。這個叫做垂直分工。

但現在新的網路公司在講的都是垂直整合。一家公司如果有十個產品線,我就等於把它分成十個小公司。這裡面的技術開發、專案負責人跟工程師全部都是同一個 level,他們沒有上下之分,變成是一個小創業一樣。

但傳統的大學教育還是教垂直分工的分法?

Jamie:對。大學是工業革命時代的產物。現在大學教育的想法來自一百多年前的德國,以符合工業革命的需求。我們的教育體系就像一個工廠,所有的人進去讀一年級,及格的人就可以去讀二年級,如果沒及格,就退回去一年級再重讀一次。

大學把人當成一個產品再加工,加工到最後畢業出來就可以加入工業革命。但是工業革命的時代已經到尾聲,21 世紀是資訊革命。

所以現在還需要一個過程,讓學生畢業之後忘掉過去學的。

XDite:畢業一兩年進來業界就是重新洗腦,讓他把過去只服從命令的那一段全部覆蓋(overwrite),變成要培養到他自己就是一個產品的開發者。讓他是個 problem solver(問題解決者)。

以前有點像是你就是組裝線的員工。你只要懂很片面的知識,只要解決某個問題就好了。但是現在又回到工業革命前的作法。你是一個產品的打造者,一個科技產品的打造者。我們要讓你變成一個可以解決問題的人,所以進來每個思想都要重刷。

兩位分別唸過傳統的 MBA 跟資工系。現在回頭看,覺得這些教育在科技產業的價值?

Jamie:我唸 MBA 的目的在於了解商業世界背後的邏輯。MBA 對於像我這種工程師出生的人幫助非常大。

但我認為如果只學 MBA,但不懂網路、產品與技術,其實會跟現在的網路環境格格不入。

因為 MBA 過去是為了培養 WalMart 這種大企業的中高階管理經理?

Jamie:MBA 的始祖是成本會計。MBA 把成本會計科學化的概念放進企業裡面,讓企業的管理更邏輯化與數據化。這在過去是很新的發明,但現在他已成為傳統產業。

MBA 其實並不是在教育「該如何創造新商業模式」。就我個人的觀點,創業的資源其實不應該放在商學院。創業需要的是從零到一的人才,更適合設計、時裝等更富創造力的系所才對。

但現在很難去改變整個體制。所以我乾脆就自己開一個學校,告訴你新時代的人才該怎麼教。

XDite:我觀察到現在學校的資訊系(Computer Science)跟十年前的教育一模一樣。學生學了這些東西,但不知道這些東西要解決什麼問題。直到畢業後出了社會,企業才告訴學生說,我們根本沒有這個問題。

另外傳統教育只教導學生「不要問,學就對了」,卻沒有教導學生「如何學習發掘新問題並解決」。學生沒有一個「從零到一」的心態。

對於現在的大學生以及社會人士,建議他們該如何因應網路化浪潮?(時間點 48:25)

Jamie:最基本的是你必須要了解網路的發展。看到喜歡的 App 就去用、去研究。行有餘力可以學學看網路的行銷工具,不論是經營粉絲團或是做 SEO(搜尋引擎優化),這些資源都是免費的。

再往前走,你可以再學程式、改改網站。最重要的是去了解每個網路的產品。這背後很重要的是興趣。從你有興趣的東西開始,比如說你喜歡籃球,就去下載籃球相關的 App。保持興趣才不會一下子就打壞自己的胃口。

另外一個部分是英文。現在全世界最好、最重要的資訊都是以英文的形式存在。若你不會讀英文,那你跟別人就會有資訊落差,這樣很難有全球競爭力。

XDite:我建議大家大量去幫助別人。去看社會上有哪些問題必須要解決,而不是被動等別人丟給你問題。當你去幫忙解決他人的問題時,便可以逐漸發現社會上很多東西是被需要的。你發明了一個 Solution(解決方案)後,會產生新的商機。

現在的困境是,大家都不主動去解決問題,而是一直去複製別人的 Solution。但那永遠都不會是你的東西。

對社會人士的建議呢?

Jamie:網路公司的門其實很寬。再加上網路公司內部並沒有僵硬的組織,如果你不喜歡現在的職業,就辭職,無所不用其極地擠進你想進的網路公司,並主動去撿起你想做的事情。而且網路公司的薪水也比傳統公司高,又一直會很缺人。

周:所以是建議辭職?(笑)

XDite:就是辭職!

Jamie:辭吧!

最後,請推薦跟今天的討論有關的推薦閱讀吧。我們會附在逐字稿的最末。

XDite:

Jamie:

周欽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