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平板只能玩耍、消費,卻沒有生產力?反向思考才能看見藍海

誰說平板只能玩耍、消費,卻沒有生產力?反向思考才能看見藍海

編按:《有物報告》非常高興邀請到香港著名的科技評論者 Odin Asgard (電影「雷神索爾」裡,索爾的爸爸)加入寫作。Odin 在香港一家供應鏈公司工作。Odin 在有物一出手就是重量級,結合他個人心得以及閱讀資料,寫出一篇談論平板的創造力的精采好文。讀者也可從文中可看出 Odin 不但對科技見解深入,同時還相當的多才多藝。由於 Odin 工作關係必須使用筆名。

平板只適合消費內容,不是一個生產工具?

一直以來,不少媒體和產業分析師都指媒體平板(Media Tablet)只能用來消費內容,而不利於生產內容,更不是一台好的生產力工具。

我們先看看這些媒體怎樣說:

  • 《New York Times》:iPad雖然光芒四射,但一直苦於一個明顯的缺陷:在iPad上很難去創造。螢幕上的鍵盤雖然看起來好用,但要打140個字母都很不方便,同時,又沒有內建的手寫筆來記事。當然,這一切的事實都是蘋果所意圖的。雖然市面上有一大堆第三方的產品提供,但蘋果並不想讓 iPad 成為一個創造工具,而僅是一個內容消費者。
  • Russell A. Kirsch(發明第一台可編程電腦的電腦專家):我最近不太滿意 Macintosh 公司(註:蘋果)。他們嘗試讓所有人都用 iPad,當他們用iPad的時候,他們就會用科技來消費多於創造。當你用電腦的話,你可以編碼、可以生產、可以創造一些以前從來也不存在、或是以前沒有人造過的東西。
  • Morgen Stanley(2011):事實上,平板使用率很明顯減少了 PC 的使用時間﹣但主要集中於內容消費等幾方面的任務,而非內容創造任務。
  • IDG(2012):iPad是設計來消費媒體,多於創造媒體。

很多人的想法就如《New York Times》一樣,認為螢幕上的鍵盤雖然看起來好用,但要打140個字母都很不方便。同時,又沒有內建的手寫筆來記事。因此平板不是一個好的生產力工具。

簡結起來,媒體對 iPad 沒有生產力的認知其實就是:沒有鍵盤、沒有手寫筆。

註:以下內容討論所有的「無鍵盤式」媒體平板(Media Tablet),包括 iPad、Android Tablet、Windows 8 平板等等。但本篇絕大部份內容以 iPad 為例,因為它仍然是目前最受歡迎的平板電腦。

那為何企業會擁抱沒有生產力的平板?

但有趣的是,當媒體把平板視作是一台只能消費內容的娛樂設備時,企業卻在擁抱平板

當然,企業積極引入平板,並不一定代表平板就有內容創造力,但是,企業並不是慈善機構,沒有理由買台平板給員工當玩具顯然企業不覺得平板沒有生產力。至少,企業不覺得需要附給員工甚麼鍵盤呀手寫筆。

Morgen Stanley 在2011年的平板研究報告中,也認定平板的生產力必須來自外接的鍵盤:

我們並不認為平板並不能達到傳統 PC 的內容創造體驗,我們相信「行動生產性」或「基於網絡的生產性」應用,在結合鍵盤之後,能帶來滿足大多數用戶的基本的內容生產力。

事實上這篇文章就有部份內容是以 Logitech Solar Keyboard Flio,在 iPad 的 Byword 裡完成的。

那麼是不是嫌平板沒有生產力的人,不干脆給平板買個鍵盤就可以嗎?要知道第三方的平板鍵盤/手寫筆多如牛毛。給平板一個鍵盤,平板就會頓時變得很有生產力嗎?

但是,其實關鍵不在鍵盤和手寫筆。因為結合了鍵盤之後反而會犧牲平板的「行動生產力」。

鍵盤的確能為平板帶來創造內容能力,但犧牲了行動生產力。圖片來源:Odin

平板最大的企業應用是「行動」生產力

很多人以為企業運用平板,就是讓銷售人員拿來裝酷。拿個 iPad 去見客很得體,在 iPad上 播 Keynotes 很拉風。當然,這是部分的運用,但並不能完全體現平板的生產力。

半年前,筆者任職的公司(一所小公司)的零售業務也開始引入 iPad 作為 POS(銷售點終點,Point-to-Sale)系統,用的正是大名鼎鼎的移動支付公司 Square 所寫的 Square Register。這套軟件頗為堪用。當敝公司在繁忙時,員工拿著 iPad 就可以讓顧客無須在前台排隊付款。完成的交易,會儲存在 Square 的伺服器上統一結算。

筆者三年前開始購入第一代 iPad 後,每次出差都習慣以 iPad 作為工作平台。即使後來買了 MacBook Air,也從來不打算改用 MacBook Air 去公幹。

當筆者巡察國內供應商時,以往只能拿一疊紙質文件處理;待回到公司/酒店後,才把資料輸入電腦。有了平板之後,我可以預先用電腦建立所有需要的表格,輸入至 iPad 中。當巡察供應商時,我就可以在無需桌椅的情況下「單手輸入」資料,甚至可以直接利用平板的拍攝鏡頭匯入照片,透過 iCloud/Dropbox/Webdav,資料便會即時自動同步到公司的伺服器,讓上司第一時間了解狀況、作出批示。

筆電不能站立使用,智慧型手機的畫面又太小了,所以筆者選擇了 iPad﹣﹣這就是平板的「行動生產力」。

企業開始引入 iPad 作為管理工具

也許覺得「平板只是玩具」的朋友,會覺得筆者上述只是個人經歴,一般企業並不適用。但是,在蘋果的官方網頁裡還有更多的例子,例如Crank Sports 用平板當POS系統,Crescent Construction Services 用更專門的軟件在做著筆者相似的工作。更有像台灣長榮這樣把平板視作為行動終端設備,由機師的資訊到空中小姐的服務管理,均由平板處理(影片)。而且,還有有一大堆 ERP 公司,也在為 iPad 優化資料庫的版本,例如 Tableau

Construction Services的員工利用iPad就可 單手輸入資料,並即時同步到伺服器。圖片來源:apple.com

上述的例子有甚麼共通點?

  • 他們都需要拿著平板四處走,很多時連桌子也沒有一張可以用
  • 他們需要處理大量資料,但不用輸入大量資料
  • 他們所用的系統都是終端,資料會即時從伺服器上/下載

對,就是剛才 Morgen Stanley 所說的「行動生產性」和「基於網絡的生產性」。這些例子說明平板只要透過軟件和網絡的優化,也能為企業提供強大的生產力--但是,這與外接鍵盤無關。

鍵盤是上個世紀的產物,而且不太優美

反過來看,鍵盤/手寫筆的生產力何來?鍵盤/手寫筆是最好的創造工具嗎?

你不妨問問你家中的小朋友,他們喜歡用鍵盤/手寫筆嗎?

對不起,鍵盤和手寫筆從來都不是一個好的創造工具,也不是一個直觀的創造工具,它們只是我們「習慣」了的「輸入工具」。以鍵盤為例,一個從未打過字的鍵盤使用者,手寫速度會比打字快。

根據研究,初學者需要10–15個學習時(Learning hours)(平均約3–15天)才能初步掌握高級的打字技術「盲打」(Touch Typing),屆時打字速度約每分鐘15字。而我們今天常用的 QWERTY 鍵盤,也不是一項有效率的輸入工具,而是上世紀機械打字機的產物,但它卻把更有效率的 Dvorak 鍵盤淘汰了。

而手寫筆呢?大家忘記了小時候要花多少時間去學執筆嗎?事實上不少人在長大後仍然不懂得如何正確的執筆。

筆和鍵盤,是為了遷就時代的需要的產物。筆的出現,是因為我們的手不會自己跑出墨水;鍵盤的出現,是因為我們可以把電腦安放在桌上。

但是,進入了行動的世紀,我們的創造力不應再被墨水和桌子所囚禁。

電腦的輸入方式不外乎鍵盤和滑鼠。即使是近年的新款多功能電腦,最多也只是內建不可移動的鏡頭和麥克風。但手持裝置呢?不單有輕便的照相機和麥克風,還有全球定位系統(GPS)、重力感應儀(Accelerometer),可同時兼顧視訊、聲音、觸感、位置等多種感觀的輸入/輸出;加上強橫的行動力和觸控螢幕,可以創造出千變萬化的輸入組合。

平板電腦有著更多更直覺的輸入方式

平板有電腦完全不能相比的優勢:更多的變化、更多的行動力、更多的可能性。

Micro Strategy 的分析報告就指出:

觸控螢幕把使用者的輸入方式戲劇性地改變性按使用者需要而控制。例如鍵盤、計算機、地圖、或是可視化的數據控制。因此,用戶的輸入方式可以更快、並且覆蓋更大範圍的方案,而且這些方法都會更直觀。為甚麼當設備能自動為我們定位並輸入位置時,我們還要輸入大廈編號、街名和郵編呢?

手持裝置的查詢速度(Query speed)和查詢相關性(Query Relevance)已經大幅增強,因為有更多輸入資訊如經攝影機輸入的視訊、或麥克風輸入的音訊等。科技正在急於以「條碼(Barcode) 、指尖(Fingertips)和面孔辨識 (Facial Recognition)將圖像轉變為數據。

緊接的設備輸入演進和自然介面,使應用變得更快、更容易和更自然的去使用、去導致行動設備的採用率愈來愈高。

電腦與行動裝置處理個人相關查詢(Personal Query Relevance)的主要分別。圖片來源:microstrategy.com

往鍵盤和滑鼠的年代,我們必須事事遷就它們。即使我們很多時候只是要鍵入一些數字,我們仍然要對著這個101 key的鍵盤。即使我們絕大部份時間都是用滑鼠點擊,但我們總不能沒有這個鍵盤。

但在平板上,只要有足夠的軟件,觸控螢幕可以變作很多種類的輸入方式。事實上,我們外出工作時可能只有15%–20%時間需要鍵盤,但平板的虛擬鍵盤可以只在我們需要時才自動出現。而且只要軟件設計得宜,你需要鍵入數字時,它不會給你一堆英文字母來干擾你;你要輸入日期,月份的拼寫都已經為你準備好;當你需要輸入電郵地址,一鍵就可以按出「.com」「.edu」。

而且相比起平板來說,電腦創造力最弱之處,就是它會被桌椅所桎梏。只要電腦一離開桌椅,無論是打字或製作表格,都是噩夢一般的經驗,因為我們不能單手在鍵盤上打字,也不能在沒桌面的情況下使用滑鼠。

但是,由於觸控螢幕的強大適應性,我們仍然可以在沒有桌子的環境下輕鬆的輸入資料,甚至打字。以 iPad 的觸控鍵盤為例,它在有需要時可以變成分離鍵盤,讓我們可以站立使用。這就是為甚麼筆者會在工作上使用 iPad,企業會用平板做 ERP 的原因﹣﹣我們可以在電腦上做好大型表格,然後讓員工經過雲端,在行動環境中直接輸入資料。

這就是 Morgen Stanley 強調的:「行動生產性」和「基於網絡的生產性」。

平板的鍵盤可以按著不同的情況改變面貌,圖為能讓用戶在無桌面情況下打字的分離式鍵盤。圖片來源:Odin

在有些領域,只有平板能「直接」創作

再進一步呢?就是不同的應用軟件,可以在不同的介面上帶來不同的創造方式:也許平板的內容創造能力仍然不夠強大、不夠專業,但是平板有著比電腦更方便的多媒體創造力。

Numbers for iPad 會自動偵測欄位的資料,顯示相應的鍵盤 layout。圖片來源:Odin

筆記型電腦永遠是筆記型電腦。即使它裡面有各種不同強大的軟件,我們總是必須靠「其它工具」協助來創造內容。例如我們總不能拿著 MacBook Air 去拍片、拍照、錄音吧。但以 iMovie for iPad 為例,你可以在 iPad 上同時進行劇本創作、拍攝、剪接和後整。這遠比我們先構思好故事,再用攝錄機拍攝後,拿到電腦上剪接和做效果方便一百倍。

iMovie可以讓iPad同時進行劇本創作、拍攝、剪接和後整。圖片來源:Odin

我們也可以用 Snapseed 拍照,然後直接透過觸控螢幕修改圖片,並經網絡傳送到任何一個地方。這遠比在智能手機或輸入到電腦再修圖都方便。畫圖呢?也許觸控螢幕的精準度遠遠不及紙筆,但在 Paper for iPad 上畫圖的最大好處是可以「undo」。而且用 Color Mixer 調色也比用真實的顏料方便一百倍!

台灣著名攝影師陳德志(黑麵)就在其 Facebook 上與網友有這樣一段有趣的對話

「在老陳拍到最後一件衣服時,忽然想拿 New iPad 來拍看看~不拍還好,一拍起來還真順手,尤其是快門的位置很適合,一邊看著超大螢幕一邊拍照,用起來還真是輕鬆愉快,拍攝的節奏跟細節的觀察都很順暢阿 . . . 拍完以後我就在想,以後拿單眼拍一整天拍到手舉不起來的時候,搞不好可以拿 New iPad 繼續拍!

用 New iPad 拍照再用 iPad 版的 iPhoto 整理和簡單修圖真是愉快的拍照經驗啊~

科技始終來自於惰性!我就在想這麼簡單的道裡怎麼那些日本人老是搞不懂呢?非要把事情複雜化,困難化才會高興~也難怪現在會搞到兵敗如山倒了……..」

也許大家仍然會覺得 iPad 的鏡頭不夠專業、效果不夠多。但這仍然是創作。最少,對於不少中小企來說,他們需要的只是拍一段影片上 Youtube 上宣傳,甚至只是要把一些現場情況直接附載在報告裡,而不是要爭奪最佳影片獎。對於父母來說,他們需要的只是拍一段孩子的片段,而不是要讓孩子成為最佳男主角﹣﹣只要能為世界帶來一點新的意思,就是創作。

擁抱平板的生產力,才能看到藍海

讓筆者扯遠一點,談一談音樂世界的創造力故事。

當錄音技術剛剛興起時,不少老一輩的指揮家如福特萬格勒(Wilhelm Furtwängler)和羅琴斯基(Artur Rodzinsck)一直很不喜歡錄音技術,認為錄音根本就不是創作,比不上真正的演奏。但後來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卻大量使用錄音技術,讓他的「錄音版本」有著接近完美的演出,成為他作為「指揮帝王」的因素之一。

也許有些人會覺得卡拉揚的功力才是最重要的,但日後的流行樂壇是如何透過錄音技術創作不同的混音,應會是福特萬格勒和羅琴斯基當年所不能想像的。

經驗告訴我們,每個年代所出現的新科技,都會被不少人貶之為「沒有生產力」。筆者還記得香港電影《女人四十》裡,蕭芳芳飾演的能幹女性,最初是如何認為公司裡引入電腦是沒有用的玩意。

為何平板有如此的創造性的優勢,但大家一直都覺得平板沒有生產力?原因有二:

  1. 由於掌握話語權(Discourse)的是一群媒體和開發者,他們的工作一貫以來均是正襟危坐的在電腦前打字、拼文章、寫代碼,所以平板這種不便輸入大量文字的工具,對他們來說就沒有創造力;
  2. 平板的創造力源於它的變化能力,但這些變化能力都必須由應用軟件提供。但是,無鍵盤式媒體平板的興起還只是這幾年間的事,目前還未有足夠的軟件去提供更好的創造力。

故此,其實這正是我們必須要正視平板創造力的原因:

  • 平板的創造力一直未被開發者和媒體所重視;
  • 平板有很大的創造潛力可以被發掘,而企業對平板的創造力需求也愈來愈大。

說穿了,平板創造力工具正正是一個未被開發的處女地、是一個商機處處的藍海!

雖然平板還是個新開發的市場,但裡面已經有一大堆人在開發遊戲、一大堆人在寫閱讀器、一大堆人在寫社交/微博客戶端、一大堆人寫的內容消費工具。開發者怎樣才能在這已染紅的海裡發展呢?要知道,一直以來很多人仍然覺得平板是要有手寫筆才叫有創造力,但 Paper for iPad 仍然可以一炮而紅,就是因為它抽出了平板的繪畫潛力。

Paper for iPad 讓平板成為一個很好用的繪畫工具。圖片來源:Odin

對,關鍵是 Paper 在一個很多人覺得沒創造力的工具上,抽出了平板的創造潛力。

要增加平板生產力的方法,不是給它一個鍵盤、給它一支手寫筆,而是給它寫一個好用的App。

工具從來都不會限制人類的創造力,限制人類創造力的,是人類自己。

最後,Business Insider 也刊登過一篇「10 Ways People Are Using The iPad To Create Content, Not Just Consume It」,大家不妨一起討論。

封面圖片:Wikimedia
[divide style="2"]

  • 不想錯過每一篇有物的文章,趕緊訂閱電子報。(右側欄)
  • 加入有物報告粉絲團,更多精彩的短文!
  • 有點子、故事、想法、推薦的作者?寫信至 contact [at] yowureport.com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