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管中閔對法規提出建言|Google I/O 對政府的啟示|日月光和矽品合併

【政府】管中閔對法規提出建言|Google I/O 對政府的啟示|日月光和矽品合併

早安!今天是新政府 520 上任後滿兩週。新政府的作為當然是科技界關注焦點。

因此今天的政府專題,分析了前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對新政府提出的建議,以及經濟研究院對於設立跨產業合作平台的倡議。在產業界,則分析矽品和日月光合組控股公司的意義。

有趣的是,今天主筆的意見會互相衝突。例如「政府是否該扶助特定產業」的大政府與小政府之議。不過只要是理性的對話,有物報告都非常鼓勵。

— 有物創辦人周欽華

今日主筆:創拓國際法律執行董事司徒嘉恒。二月科技顧問葉佰蒼。勤業眾信會計事務所協理張鼎聲。預估閱讀 13 分鐘

政府專題新聞分析 

管中閔:台灣過時的法規限制產業發展
前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建議新政府應該更新已過時的法令,提供留住人才的條件和機會,開放台灣以提高與國際的互動,並善用政策整合各方資源。 Link

司徒嘉恒:

管中閔教授曾任國發會首任主委,等於是馬英九政府的經濟政策首席顧問。因此他對新政府的建言自然值得關注。管教授的建言在大方向上正確,但細節論證卻未必,有辯證空間。

以下我討論管教授文中的三個主題:激勵創業的經濟環境,「開放台灣」的方向,以及貨幣及財政政策。

激勵創業和投資的經濟環境

管教授第一個主張「更新法令,建立一個激勵創業和投資的經濟環境」當然正確。但他認為首要障礙是環境法規與環評審查。這仍然是「發展主義」的思維 — 即台灣應在環境、生態與糧食安全等價值上讓步,以換取高耗能、高污染,危害環境與人類健康的產業在台灣營運。這是我們要的產業政策嗎?

其實外資對台灣卻步的主要原因,是政府審查外國人投資流程的不確定性。現階段外資(特別是私募基金)對台灣的價值,是引入多元人才、新的管理營運方式與新的價值鏈。這能讓台灣產業「換腦袋」,創造新的競爭優勢。

但經濟部投審會對這種「Smart Capital」的態度始終不友善。在沒有明確法律規範下,投審會憑一己成見,准駁重大投資。

例如 2011 年國際私募股權基金 KKR 欲以公開收購方式,讓國巨下市。但遭經濟部投審會駁回。否決原因為擔心「衝擊資本市場、使用過高財務槓桿」。在此一指標性案件之後,私募基金來台投資意願大減。使台灣成為私募基金眼中的禁區,錯失升級機會。

另外,管教授提出台灣「對金融業的層層限制,造成大量資金與人才外流」。但近期一些衍生性金融商品銷售的亂象,正好反駁這句話。

其實,台灣沒有任何一部成文立法規範衍生性金融商品,不論是法律定位、銷售手法與銷售對象資格。僅倚賴金管會提供的行政規則或常見問答集。而金管會卻將關鍵的「銷售對象資格」,下放給銀行公會決定。最終形成了亂象。

以人民幣 TRF(目標可贖回遠期合約) 為例。前陣子人民幣走貶,使得購買 TRF 的廠商有巨額虧損,甚至引發台商倒閉潮。本來應該提供企業營運資金的銀行,卻將匯率風險轉嫁給無力承擔的中小企業出口廠商,並從中獲利。這即是因為主管單位疏於管理衍生性金融商品,使投資人未充足的了解風險。

台灣需要的不僅是更新法令,而是完整的法治環境。限制行政權的任意裁量或怠於作為,以免其阻礙經濟發展。

開放台灣,重新融入國際經濟體系

其次,管教授將「開放台灣、重新融入國際經濟體系」的主張,與兩岸間「物流、金流、人流的不通暢」,輕巧連結;似乎暗示兩岸應進一步整合,台灣才能重返國際經濟體系。

但台灣如要重返國際經濟體系,應以本身的競爭優勢為基礎。如果台灣有完善的法治體系、有效率且受制衡的行政權,一流的外語能力與具備國際視野的人力,有價值的創意,有秩序的稅制,海外的資本與人力豈不客似雲來。何須言必稱中國?

與中國大陸的經濟整合,即使值得,現有的整合方式也相當危險。中國大陸仍拒絕承認台灣的對等主體地位。貨貿及服貿協議也是兩岸在「非國際架構」下的私相授受,並非 WTO 協定下的「雙邊自由貿易協議」。有何理由相信中國大陸必能遵守約定?事涉國家安全,不能兒戲面對。

長期壓低匯率,導致通貨膨脹

管教授最後主張調整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馬總統卸任時,政府赤字規模、舉債水準及隱藏性負債均到歷史高點。彭淮南領導下的中央銀行,則屢被點名「人為壓低新台幣匯率」。這些問題互為因果。

為了貼補長期赤字的政府,中央銀行被設定了每年需繳庫盈餘達中央政府歲入的 10%。也就是中央政府的 10% 收入來自央行。央行為了貼補政府、幫政府還債,而努力賺錢。於是央行累積大量外匯存底(以外幣或外國資產計價),同時增發新台幣以打壓新台幣利率。央行從中賺取利差,導致新台幣匯率長期被刻意壓低。

而匯率刻意壓低,導致新台幣泛濫。當實質生產力沒隨之上升,則引起物價與資產價格長期上漲,即通貨膨脹。這恰好又有利於台灣政府削減債務。貨幣與財政政策長期失衡,造成的惡果已逐漸浮現:

  1. 政府舉債的財源是民間儲蓄,排擠了民間投資
  2. 貨幣增發導致受薪階級實質購買力下降,內需萎縮
  3. 長期偏低匯率有利出口廠商,卻不利國民消費國外財貨的能力,更影響產業升級的能力。

如果要討論貨幣及財政政策,應該一起討論政府的支出規模、稅收來源及支出順序。可惜管教授未點出現狀的迫切性,也未說明台灣的貨幣與財政政策早已沒有太多操作空間。

建言

如果借箸代籌一番,我對新政府的經濟改革三個建言是:

第一,縮減赤字規模,重新檢討政府支出的優先性與必要性,以及稅捐稽徵實務的合理性。同時取消或縮減中央銀行的繳庫盈餘目標,引導匯率自由化。

第二,重新設計外國人投資與陸資來台投資的審查架構,加以簡化與整併。以國家安全為審查考量,並以立法限制行政權的恣意裁量。

第三,除了大幅翻修商業及金融有關法律外,也一併檢討如何讓司法系統有效正確處理商業交易糾紛,以及避免行政權「球員兼裁判」干預市場秩序。

這些建議都跟法律有關,並非巧合。經濟學家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在其名著《國富論》中已指出,商業與法律制度的落後以及被其制約的思維,是 17 世紀中國經濟無法再向上發展的重要原因。


經濟研究院所長:政府應推動跨產業的合作平台
經濟研究院所長林欣吾認為 Google 對外開放許多智慧平台,凸顯出垂直整合與開放創新的新經濟趨勢。因此他建議政府應設立平台,輔導台灣新創與傳統公司間的合作,或許能解決新創公司缺錢,而傳統零組件產業優勢縮小的困境。Link

葉佰蒼:

Google I/O 是 Google 每年一度的開發者大會。今年 Google 提出了許多物聯網及虛擬實境相關的平台技術。Google 自己扮演平台,讓開發者開發應用程式或硬體。這是讓開發者「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概念。

林院長針對 Google I/O 帶來的啟示,建議新政府「平台化」。我想補充其他國家平台化的例子。

日本政府創建的跨產業合作平台 ─ 日本創新中心(Center of Innovation Program,COI),即值得台灣參考。COI 為隸屬日本中央的一個國家計畫,因此擁有國家挹注的大量資金。其著重透過業界與學界合作,開發出能商業化的技術。

COI 分三大領域:智慧型生活照護(Smart Life Care)、智慧生活(Smart Japan)與社會永續(Active Sustainability)。其特色是:

  1. 以終為始:依據 10 年後的日本生活型態的預測,設定研發議題。
  2. 一個屋簷:結合業界與學界人才,並建置合作的硬體空間。
  3. 九年三次:研發時程最長 9 年。每 3 年評估一次。

在這架構下,政府負責提出願景與資源,讓產業與學術單位針對自身優勢互相合作,並定期評估。例如 COI 便針對日本超高齡化的趨勢,提出智慧型生活照護的願景,吸引相關研發。

林院長的另一個建議是垂直應用發展,即讓台灣零組件產業結合年輕人的創新,讓傳統世代的資源與新生世代的創新作為互補,創造新的產業。

但更重要的是跨世代、跨領域與跨國的合作。創業不易,若能結合傳統世代的資源與經驗,例如業務拓展與營運經驗,可以提高成功率。

但產業瞬息萬變,政府不該過度主導產業方向。兩兆雙星就是失敗案例。由政府決定資源投入哪個產業,準度太低,也不公平。目前新政府還是落入設定產業政策的窠臼。看看小英的五大創新研發計畫:綠能科技、亞洲矽谷、生技醫療、智慧機械與國防產業,還是有算命的感覺。

政府應該扮演一個平台,提供公平競爭的環境,讓各個產業與公司都能自由發展與競爭。


日月光與矽品共組控股公司
IC 封測廠日月光和矽品結束股權拉鋸,宣布合組產業控股公司,由該控股公司持有日月光和矽品全數股份。日月光董事長張虔生希望兩家公司能藉此將封裝市占率提高到 40%。此案還須通過台灣公平交易委員會及其他國家的反托拉斯(antitrust)審查。 Link

張鼎聲:

兩家合併是為了提高競爭力。日月光及矽品分別是全球第一及第三大的封裝測試廠。雙方經過近 10 個月討論,終於決定共同成立產業控股公司。未來兩家公司將維持法律主體,但於上層設立控股公司 100% 持有兩家公司股權。

此合併將產生一家國家級的封裝測試公司,可望將市佔率拉升到 40%。過去台灣廠商常在同一供應鏈或同一市場區隔中,彼此砍價造成兩敗俱傷。合併不但能解決彼此互相競爭的問題,更能創造更大產值,甚至拉高毛利率。

儘管目前台灣封測產業市占率很高,但不可小看中國的成長。目前台灣約佔全球封測產業 50% 市佔率。中國在後急起直追,其全球市佔率從 2013 年 7.7%,預計在 2016 年提高到 15%。雖然台灣高階封裝技術擁有優勢,但中國夾著國家力量及紅色供應鏈崛起,可透過併購取得中低階封測相關技術。

中國半導體產業發展蓬勃。而且擁有距離生產基地近、獲得政府補助,以及品牌廠商(如華為)崛起等優勢。當中國發展出 IC 設計、製造與封測的一條龍式供應鏈,台灣將優勢全失。

因此台灣政府應該從整體產業發展上切入,給予企業更多機會。台灣半導體產業發展初期,政府推動許多國家級計畫,並主導工研院技術轉移。新竹科學園區的茁壯,除了因為台灣人的努力,也有來自政府提供的誘因。例如促進產業升級條例提供免稅及投資抵減的稅務優惠,以及員工分紅配股可用 10 元面額等措施。許多企業便藉此吸引優秀人才。如今員工配股需要以市價計算,且減低了租稅抵免,讓企業難以吸引人才。

若企業沒有競爭力,應該以國家力量鼓勵合併,例如給予合併企業更多租稅誘因。如此一來,小公司結合成中型公司,而中型公司合併成國家級公司。目前全球電子製造產業毛利低,只有靠規模經濟才能支持公司發展,產生大者恆大的局勢。租稅誘因不是讓企業賺取國家稅收,而是透過國內企業合作維持優勢,讓企業可以存續,讓員工留任。

來自張鼎聲的問候

小英政府上任邁入第二週。新政府總讓大部分人充滿期待,少部份人怕受傷害。目前還很難看出新政府會如何執行政策。不過,我希望未來台灣可以少一點政治鬥爭,多一點實質作為。讓台灣更好。

封面圖片來源:Unsplash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