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產力工具】微軟收購通訊軟體新創│臉書內容產製更方便│中國知識型產品分答爆紅

【生產力工具】微軟收購通訊軟體新創│臉書內容產製更方便│中國知識型產品分答爆紅

早安!

Facebook 又改演算法,媒體哀鴻遍野。我的牆上也終於開始出現實用的建議

image

脫貧的第一步是買昂貴的進口貨,很有道理。(我沒有在說亞洲矽谷喔)

不想窮忙,那就慎選生產力工具吧。今天的生產力工具專題,分析了微軟的「對話即平台」策略,Facebook 的「幻燈片秀」短片工具,以及在中國爆紅的語音問答平台「分答」。為妳節省的每一分鐘,都是這些企業的巨大商機。

--周欽華

今日主筆:HiLight 服務共同創辦人 Patrick、JANDI 業務總監辜浩維、電獺實驗室共同創辦人謝綸。閱讀時間:14 分鐘。

生產力工具專題新聞分析

微軟收購通訊軟體開發商 Wand Labs,加速智能對話發展
微軟提出「對話即平台」(Conversation as a Platform)策略。Wand Labs 將與微軟 Being 團隊整合。Wand Labs 的專長為語義解析、第三方服務整合,以及對話介面。其通訊 app 讓使用者不需退出聊天介面,就可以使用 Gmail、YouTube、Spotify 等第三方服務,並分享給朋友。 Link

辜浩維:

 Wand Labs 目標是「打破 App 之間藩籬,讓它們彼此合作。並將服務整合在聊天中,讓使用者可以少點幾次螢幕」。

這則新聞或許沒有前一天微軟買下 LinkedIn 一般石破天驚,但更凸顯了微軟的定位不在於裝置或軟體,而是以生產力(productivity)為核心價值的公司

Wand Labs 有兩大服務核心:

1. 將服務整合在聊天中

工作的本質即是有效率的聊天。「效率」是關鍵字,不能只是「聊天」。目前當紅的聊天機器人(chat bot),其實未必能提升生產力。

臉書今年開放即時訊息介面的 API 之後,一個月內 Messenger 上已出現超過一萬支不同服務的聊天機器人。雖然聊天介面(或者「無介面」)更貼近新一代使用者的習慣,比 app 更容易上手,但帶來的生產力卻不一定更高。目前的情況類似當年 app 剛問世時。許多 app 不是原生的設計,只是把網站舊瓶裝新酒。

目前許多的聊天機器人,僅能「展示搜尋結果」「提供選項」。例如使用者向 CNN 機器人詢問脫歐(Brexit)的發展,它即會提供系列文章的連結。其實這跟使用者在 CNN 網站上搜尋脫歐的結果一樣。同樣的,使用者可以對銀行的 LINE 帳號發問;它則會回覆「如果跟信用卡相關,請回訊 1」。就像打客服電話一樣,只是從電話變成訊息而已。

這些聊天機器人沒有減少按鈕次數,也沒有讓流程更簡單。這樣的機器人僅有介面的進步,沒有體驗的進步。

2. 打破 app 之間的藩籬

微軟旗下的生產力 app 包含待辦事項 Wunderlist、整合式日曆 Sunrise、郵件軟體 Outlook、Office365 系列,和企業社交網路 LinkedIn。這些 app 彼此之間沒有太多互動。Wand Labs 帶來的技術有機會串連這些 app,提升效率。

希望在很快的未來,微軟虛擬助理 Cortana 會掃描我的郵件之後,問我是否要在 Outlook 上訂好下週二 3pm 的 Skype 會議,並自動把行程加到 Wunderlist 中。接著會把開會對象的 LinkedIn 資料及相關新聞整理好,最後再順便好康到相報一下,用 Bing 查一下附近好吃的蚵仔煎 —— 就像一個真正的助理。


臉書推出短片編輯工具 Slideshow,方便使用者生產內容
使用者拍攝 5 張以上的照片或影片時,臉書將建議個人的「幻燈秀」(slideshow)。Slideshow 會結合影像和音樂,生成出一支客製化短片。使用者能自行增減相片,並挑選不同主題,如生日、感恩、寶萊塢等。目前僅限 iOS 系統使用。Link

image (1)

Slideshow 上有十種主題可以選擇。圖片來源:YouTube

謝綸:

看到這則新聞,腦中浮現「臉書是當今最有野心的、下一代作業系統平台」的想法。臉書的生態系正在成形。其功能不再限於社交與聯繫,還擁有世界上最多的個人資料、網路使用行為,人們的生活軌跡(包含圖、文與影音等),與隱私。

Slideshow 是簡單的應用,看似不會衝擊蘋果的 iMovie 或是其他剪輯軟體。但別忘了當初手機上的各式影像編輯 app,一開始也是傻瓜級的應用,如今卻成了人們最常用的 app。

臉書非常有可能像 OSX 與 Windows,成為新一代的作業系統平台。試想當 Slideshow 這類工具大量出現,臉書可能也會推出企業用的生產力工具。

我們也可以對比其他科技巨擘的方向。蘋果的戰略是整合旗下軟硬體,讓資料處理能夠跨裝置,以及跨手機的 iOS 與電腦的 OSX。在蘋果的規劃中,人工智慧與雲端應用是軟體的輔助。蘋果不會侵入式的要求使用者一定要將自己的資料放上雲端,由機器來判斷處理。

而微軟近年力求改變。從封閉到擁抱開源,以建置各式的 IaaS (基礎設施即服務,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與 PaaS (平台即服務,Platform as a Service)為目標,想掌握源頭的基礎建設。微軟的路線對擁有大量資源的科技巨擘而言是正確的。相較之下,蘋果顯然較為「自私」一些。

另外不能不提到 Google。Google 很早就發展各式生產力工具,也是目前發展最平衡全面的公司。只是長期來看,Google 缺乏有利的產品模式。它不像臉書掌握用戶的社交習慣與內容,也不像蘋果擁有大量鐵粉和品牌能量;亦不像微軟深耕企業用戶,擁有能左右生產力的產品。

Google 的主要營收仍來自廣告,利基為搜尋帶來的數據。但臉書擁有的數據更精準、直接。而且臉書廣告業務就建構在自己旗下的平台,利潤更高。未來臉書將更有爆發力。


中國付費語音問答平台「分答」上線 42 天,獲得 2,500 萬美元投資
「分答」是中國知識技能共享平台「在行」旗下產品。融資後,分答及其母公司「在行」估值超過 30 億台幣。投資方包括元璟資本、紅杉資本、王思聰和邏輯思維。

使用者在「分答」付費向專家提問,專家回答提問後獲得報酬。其他使用者若想知道回答的內容,需要支付 1 元人民幣。其他人支付的費用,由提問者和回答者平分。中國大陸首富之子王思聰回答過 32 個問題,賺進 100 萬台幣。分答五月上線至今累積 50 萬筆語音問答、1,000 萬名用戶,交易額近 9,000 萬台幣。Link

Patrick:

知識類的產品可以分成三類:傳道、授業與解惑。我把美國的 Quora、大陸的知乎分答歸類到「解惑」類。這三個產品都透過問與答的型式,滿足用戶解決疑惑的需求。前兩者是文字問答,分答則是語音問答。語音的長度為一分鐘。

分答的設計規則很有趣。回答問題的人(老師的角色)可以設定回答問題的價格(束脩)。發問的人(學生的角色)可以付費進行發問。如果老師願意回答,則收下束脩。如果其他人同樣好奇答案,可以付費 1 元人民幣,偷聽老師的語音回答。偷聽的收入,老師與學生一起平均分贓。分答則收取 10% 的平台服務費。

分答的遊戲規則巧妙的地方在於,它為抽象的知識訂出一個買賣雙方認可的具體價格。在這以知識為包裝的金錢遊戲中,回答問題的人透過知識、名氣獲得金錢。發問的人從自己崇拜的「老師」身上得到回答,也有機會獲得金錢。偷聽的人付出最小的代價,獲得類似發問人的滿足感。所有角色,皆有機會獲得不同層次的滿足。一分鐘的回答也許無法完整的解惑;但如同「與巴菲特午餐」活動一樣,這個餐會滿足的是其他層次的需求。

大陸的分答在五月時火紅,讓經營問答機制許久的「知乎」,立刻推出「值乎公眾號工具」應戰。在科技發展過程中,常常是意料不到的競爭對手突然出現,改變了整個產業。國內《天下雜誌》、《有物報告》也是以「知識」為訴求,建立起商業模式,以更有效率的方式應對這快速變化的社會。

知識型的產品只有持續產出優質內容,才能長期留住知識工作者,為其付費。內容優不優質,最終消費者會以各種形式反應。包括閱讀時間、分享次數、留言數、收藏數、筆記數、寫信、付費等,都能作為衡量文章質量的指標。營運者可藉由觀察上述的指標,判斷是否要調整內容。持續了解用戶需求,才能打造出受市場肯定的產品。

來自總主筆 Patrick 的問候

跟大家分享程式設計師、同時也是《新駭客詞典》(Jargon File)編撰者 Eric S. Raymond 的一句話:「當你拋出一個技術問題時,最終是否能得到有用的回答,往往取決於你所提問和追問的方式。」

封面圖片來源:Pexel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