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O】非洲行動支付逆向挑戰法國本土|Uber 抗衡滴滴跨足旅遊業|到府穿搭顧問讓電商與顧客連結

【O2O】非洲行動支付逆向挑戰法國本土|Uber 抗衡滴滴跨足旅遊業|到府穿搭顧問讓電商與顧客連結

早安!

台北松山車站的爆炸事件,讓人很難輕鬆起來。台灣終究無法自外於,一個漸趨多元、極端與暴力的「後 911」世界。

我們將必須開始回答一些,許多國家已經爭辯許久的問題。要更緊密的監視社會,還是更寬鬆的個人空間?對於「異己」,要阻絕、同化、還是包容?爆炸是個人的邪惡,還是社會的病症?人們彼此要更多互信,還是更少?

今天的 O2O 專題,一如往常,介紹了科技增進互信帶來的紅利。包括法國與非洲之間的手機支付,中國 Uber 增加生活娛樂服務,以及由造型師登門拜訪的時裝搭配服務。其中,鄭章陽主筆恰巧寫下了「台灣社會的互信程度較高,適合這類服務」。

即使經歷昨天的爆炸,我相信這句話還是對的。只是這樣的互信不能坐吃山空。必須靠溝通、對話,一步一步「賺」回來。有物報告會在這方面盡我們的力。

--周欽華

PS:「轉職東南亞,新創 Pitch 給你聽」活動今天開放非會員購票。

今日主筆:雲端與流動運算專業人士協會主席 Emil、FunNow 瘋哪裡 CEO TK、Transformens 創辦人鄭章陽。預估閱讀:10 分鐘。

O2O 新聞分析

法國電信商 Orange 推出跨境行動支付,連結法國與非洲
法國 Orange 用戶將可透過手機與非洲用戶完成跨境交易。用戶註冊不需費用或綁定銀行帳戶,透過手機就能支付及收款。非洲目前有 1,800 萬名 Orange 用戶使用行動支付服務。Link

Emil

法國電信商 Orange 宣布法國用戶可使用 Orange Money 手機錢包,與象牙海岸、馬利、塞內加爾等國家的 Orange 用戶進行跨境交易。Orange 此舉降低了交易成本,提高法國在前殖民地的影響力,同時挑戰傳統金融業。

西非曾是法國的殖民地,經濟和文化都受法國影響。而第三世界國家未受到傳統金融的約束,手機支付發展成熟。這次 Orange 推出的服務,是逆向對法國傳統金融業下戰帖。或許有一天非洲的手機支付模式,反過來會改變法國人的支付習慣。

非洲的手機錢包發展很早。2007 年 Orange 的競爭對手 Vodafone 就在非洲肯亞和坦尚尼亞推出手機錢包服務 M-Pesa 。M-Pesa 正好填補了當地金融服務與電腦上網不普及的缺口。過去兩年 M-Pesa 更發展至阿富汗、南非、印度,以及羅馬尼亞、阿爾巴尼亞等東歐國家。

現在 M-Pesa 與中國支付寶的使用場景十分類似,除了支付外,更可以繳付帳單、收發工資,甚至現金提款、存款及貸款等。

緊隨 M-Pesa, Orange 自 2008 年起也在非洲推出 Orange Money 手機錢包,佈局至塞內加爾、馬達加斯加、馬利、尼日、肯亞、波札那和喀麥隆,其後更發展至模里西斯和約旦等周邊國家。

當台灣的金融科技(FinTech)為了平衡各方的利益而裹足不前時,電子貨幣及行動金融已在發展中國家默默成長,改善很多人的生活。等到 FinTech 發展成熟,傳統金融業就會完成它的歷史任務。在 Bank3.0 時代,這個成本高昂的中介者將慢慢被科技取代。Orange 利用非洲手機錢包普及的優勢,回頭切入本國的跨境支付服務,是聰明的策略。

新科技難以抵擋。若干年後,無人駕駛和無人機將改變運輸及物流;手機錢包將全面普及;區塊鏈及大數據會改變交易和支付。願意拋開傳統、擁抱創新的國家,會在互聯網的大航海時代找到新大陸。 說不定未來最被全球爭相模仿的 O2O 交易標準會源自非洲!


中國 Uber 添加生活娛樂與旅遊交通功能
Uber 中國推出 Uber LIFE 和 Uber + Travel 兩項新服務。Uber LIFE 提供當地的運動賽事、藝文活動等資訊。Uber + Travel 則讓使用者旅遊時,能搭乘特殊交通工具,如 Uber 熱氣球、Uber 渡輪等等。Link

TK:

在中國,成功的 app 往往包山包海。但在西方國家,成功的 app 通常是把唯一的價值主張(value proposition)做到最好。我們很容易分辨 app 是中國出品還是西方手筆。

中國 app 裡總有琳琅滿目的按鈕,將許多功能與選單直接攤出來,並且不斷加入新的功能。歐美出品的 app 截然不同,採用簡潔的大照片(hero image)排列出主要選單,其他功能分層收藏於不顯眼的角落,彷彿怕人發現它們的存在。功能上也一貫維持單純。

這或許和東西方文化有關。西方人喜歡極簡風格,擅長圖像化閱讀,思考邏輯也是一直線。東方企業家喜愛豐富與氣派,腳跨越多條船越好,擅長文字閱讀與迂迴的思考邏輯。台灣的 app 受到兩派影響。我自己的 FunNow 瘋哪裡 app 偏向西方;張鈞甯代言的街口 app,則比較偏向中國的設計。

 

未命名.002

(左: FunNow 瘋哪裡 app 截圖。右:街口 app 截圖。圖片出處:FunNow 官網街口官網

Uber 中國大手筆開發生活與旅遊領域,可說是入境隨俗。目的是抗衡最大對手 —— 滴滴出行 (原名滴滴打車)。

滴滴出行 6 月剛完成新一輪融資,估值達 280 億美元,超越 Airbnb,僅落後 Uber 與小米,是世界上第三大獨角獸。目前滴滴出行在中國的市佔率約 87% 。滴滴背後的大股東之一,騰訊,旗下通訊產品微信 (WeChat)為現今中國人最常使用的 app。微信整合通訊、支付、社交媒體、電子商務等眾多功能,也與騰訊投資的滴滴出行與大眾點評結合。

面對如此強大的對手,Uber 除了補貼市場,還希望透過整合 O2O 服務,建立與微信抗衡的生態系。現在使用者上 Uber Life,可以查看目的地附近的商家活動,或在乘車時「翻閱」免稅商品雜誌,彷彿在搭飛機一樣。

Uber 中國的策略是例外,與其他地方的 Uber 不同。在美國,Uber 的策略是積極其他 app 介接。例如使用者在訂餐廳服務 Foursquare 內可直接點選 Uber,叫車去餐廳。(預計 FunNow 下個版本也會介接 Uber) 這種機制雖然能增加 Uber 的交易量,卻會減少使用者打開 Uber app 的次數。

反之,若是像 Uber 中國一樣自己推出周邊服務平台,則雖然 Uber app 的開啟量增加,但流量就較少了。要用 Uber 接別人,還是把別的服務放上 Uber app,端看當地市場現實。

在美國,消費生活 app 百家爭鳴,例如 FoursquareYelpTicket MasterTripadvisor 等琳琅滿目。Uber 只要等著這些互相競爭的 app 上門合作就好。但在中國,滴滴獨家綁定微信與大眾點評;Uber 中國別無選擇,只能推出 Uber Life 自立自強。

app 戰爭就是爭奪使用者時間。每位使用者的時間有限,使用者開啟越多次或停留越久的 app 就是贏家。我在經營 app 時,最重視的就是使用者的留存率與開啟頻率。當我們增加新的休閒娛樂,例如從按摩拓展到酒吧,使用者的開啟率就變成兩倍。但東西一雜,反而可能失去 app 的特色,不可不慎。


美國新創 Boon + Gable 推出個人造型師服務
使用者輸入個人資訊及喜好風格後,造型師會帶著挑選過的衣物登門拜訪。使用者實際穿搭後再決定是否購買,並可詢求造型師搭配的建議。Boon + Gable 目前有數千名用戶,並於六月底募得種子資金 250 萬美元。Link

鄭章陽:

我第一次看到造型師(stylist)這職業,是在美國新創網站 Trunk Club。Trunk Club 算是個人化造型顧問的鼻祖。它的作法是讓造型師在線上幫男性客戶搭衣服,並寄到家中給顧客試穿。後來陸續出現 Frank & OakBomBfellStitch FixMylo ,以及本文提到的 Boon+Gable 等造型顧問服務。

造型顧問的核心概念,就是把原本只有有錢人才能享受的個人造型顧問,普及給一般人使用。這種商業模式的出現是必然的結果。當消費者從實體店面改到線上購物,就碰到了新的問題:品項那麼多、網站那麼多,消費者到底要看哪個網站?購買哪個商品?

「想要的東西到底在哪」變成下一個問題。實體店面能展示的服裝有限,但電商沒這問題;沒賣個幾百個品項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做電商的。但這也導致電商仍然只是個展示間,沒有解決選擇品項的問題。

今天消費者買東西越來越方便,開始轉向追求更好的購買體驗,例如個人化服務。根據甲骨文的調查,54% 的消費者認為個人化非常重要。其中八成表示,如果提供個人化的訂購或配送計畫,他們會提高購買量。在個人化時代,用戶厭倦在龐大的商品資料庫裡找東西,而喜歡在篩選的小範圍中挑選。個人化零售業將改變人們的購物方式。

而在時尚穿搭領域,個人化服務脫離不了「人」這個元素。因為「美感」無法被量化。美感很難用系統或數據去判別,所以 Boon+Gable 把造型師直接送到你家,而不是用電腦程式。人的成本雖然高,但符合消費者需求。透過真人的服務,Boon+Gable 可以:

  1. 展現專業度
  2. 增加顧客信任感
  3. 建立情感連結
  4. 了解使用者內心真實需求

這些電腦系統很難做到。畢竟電腦不太能察覺情緒變化、話中涵義,甚至聊天。而且通常真人服務不要太爛,下次再消費的機率很高,顧客忠誠度也高。

說完優點再來說缺點。姑且先不談用真人的規模化的限制。首先,只要是顧問服務,一天能服務的客戶數量是固定的,因此限制了營收。再來是造型師的美感、喜好標準不一致。究竟該按照顧客的需求搭配,還是按造型師喜歡的風格搭配?

此外,顧客初次使用的心理門檻很高 — 「要讓陌生人踏進家門,看我衣櫃?!」顧客開門前可能還要先整理房間、掃地、拖地。原本為了方便的服務卻造成不方便,甚至產生安全疑慮。在人民彼此信任度低的國家,如中國,可能就很難推行。在台灣或許可以試試。

服飾零售業蠻複雜,加上服務業的特性,簡直會把人搞死。想跳這個坑的會員請三思。不過,就算困難,還是澆熄不了我對個人化服務的熱情。目前個人化服務才剛起步,還沒有把「實體服務 — 手機 — 線上服務」無縫的融合,達到線上線下全通路、一致性的個人化服務。基礎建設已經有了,還需要把模式試出來。

來自總主筆 TK 的問候

最近新聞老吵著工時長短與假多假少。假多或工時短就沒生產力嗎?過去七年我都在荷蘭任職,每年約有 30 天年假,每週上班不超過 40 小時,但人均 GDP 是台灣的兩倍之多。

時間長短不是重點,重點是生產力吧?在台灣,我們消耗了多少時間在做無意義的報告、修改簽呈的字句、參與跟自己無關的會議,或一件事情上上下下來來回回。如果能學習荷蘭企業文化,用扁平化組織、上下充分授權並鼓勵勞資雙方有話直說,我相信台灣能夠更好。老闆們付錢不該只在意員工坐在辦公室多久,而是創造多少價值;老闆不該只想如何爭取延長工時,而該想想如何創造有生產力的工作環境與企業文化。

愛拼才會贏沒錯,但也要拼在有意義的事情上。跑得久雖然重要,但跑對方向更重要。

封面圖片來源:Michael Pollak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