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影音】傳統電視台攜手新媒 Netflix|KKBOX 推 KKTV 與台日韓合作|迎接直播時代

【數位影音】傳統電視台攜手新媒 Netflix|KKBOX 推 KKTV 與台日韓合作|迎接直播時代

週一早安!

盜領第一銀行 8,000 萬元的外籍集團落網!其中一位還是騎著單車環島,在東澳的小吃店吃中餐時被認出。不得不說台灣的東海岸,真的有一種特殊魅力,會讓人不自覺的放(太)鬆啊。

網路影音市場進入白熱化,因此今天開了新專題!卡司(除了我之外)更是漂亮工整。來自 TVBS 的 Victoria,分析美國 Comcast 如何應對 Netflix 的挑戰。來自直播平台 Livehouse.in 的 Keynes,則分析了台灣 KKTV 的機會與風險。而我則綜合四則直播新聞,介紹直播平台在社交上的意義。

進入主題!

-- 周欽華

今日主筆:Livehouse.in 產品設計總監 Keynes,TVBS 新媒體事業部原創內容資深製作人 Victoria,有物報告創辦人周欽華。預估閱讀時間:11 分鐘

數位影音新聞

Netflix 與美國有線電視 Comcast 合作,訂戶可透過機上盒收
Comcast 訂戶可透過新一代機上盒 X1 觀看 Netflix。 目前有 35% Comcast 訂戶裝有 X1 機上盒,年底將到達 50%。Link

Victoria:

這是 Netflix 在美國境內,第一次與 Comcast 這等江湖大咖合作。

先盤點兩邊軍火。Comcast 是全美第一大有線電視商,也是第三大寬頻供應商。旗下還有美國三大電視網之一的 NBC 電視網、環球電影、片場及影城等事業體。市值 1,623 億美元,擁有 2,234 萬美國訂戶。在另一邊,Netflix 市值為 421 億美元,美國訂戶 4,474 萬戶。Netflix 的市值是 Comcast 的 1/4,訂戶數卻是兩倍

Comcast 是「傳產電視」。Netflix 是「新媒電視」。雙方是宿敵。

2010 年,Comcast 與百視達(Blockbuster)聯手打壓 Netflix。後來百視達倒了。2014 年 Comcast 試圖收購時代華納,結果告吹;美國電視圈盛傳 Netflix 從中作梗。Netflix 毫不避諱的反對這項併購,指出併購將養出一個超級有線電視怪獸。

Netflix 深知科技政策左右其命脈,因此在遊說下很多功夫。2014 年 Netflix 先聘了兩個專職政治遊說人員,後來乾脆找上顧問公司。其金牌遊說部隊包括以智財政策見長的前國會助理 Scott Corley,與擅長對付聯邦通訊委員會(FCC) 的前參議員助理 Stewart Barber。這兩位對於搞定(破壞)Comcast 與時代華納併購案可說是功不可沒呀。

講完落落長的前情提要,現在你一定很好奇,這兩個不同世代的死對頭,為何在此時握手言和?

Comcast 的角度

首先是因為 FCC 訂定網路中立性條款,規定網路服務商(ISP)必須提供所有影片同樣待遇,不降速、不阻擋。2014 年 Comcast 開始向 Netflix 收取流量費,受到 FCC 介入處理衝突。此時 Comcast 決定與 Netflix 合作。Comcast 深知要保住電視王國,千萬不能在此亂世成為 FCC 的箭靶。

其次是 Comcast 急迫的要布置新一代 X1 機上盒。Comcast 的平均訂戶價是 50 美元;X1 屬於高級套餐,價格 99 美元。儘管 X1 不便宜,消費者還是趨之若鶩。截至 2016 年 1 月 1 日止,Comcast 有超過 700 萬戶使用 X1 機上盒,比例達 35%。估計到 2016 年底,裝機量將可達訂戶總數的一半。

X1 機上盒也是 Comcast 邁向物聯網 ,發展智慧家庭的重要策略工具。X1 上可以用語音搜尋選片、多螢收視、節目分級以及自動斷網等功能。搭配 Comcast 高頻寬家庭聯網,能確保收視品質。

Comcast 希望利用 X1 吸引消費者購買更多內容與服務,例如再加 30 美元就可擁有居家監視系統。X1 亦會回饋資訊,讓 Comcast 投放廣告。Comcast 已買下 FreeWheelStickyAds 等專營精準廣告投放的公司。

把 Netflix 納入 X1,等於提昇 X1 的效益。當消費者面對剪線的誘惑時,會聽到 Comcast 說:「我們也有 Netflix,你就別剪線了。我順便幫你升級到最新的 X1。功能更好,頻寬更快。你覺得怎麼樣?」Comcast 將在 2016 年投資 92 億美元,養肥兩大賺錢金雞母 — X1 機上盒,以及環球主題樂園。

Netflix 的角度

Netflix 雖為全美第一大串流影音服務,卻在美國市場出現停滯。本次合作將讓 Netflix 有機會切進全美 9,000 萬戶付費電視市場。

Netflix 先前已陸續和中小型電視商 Dish Network、CW Network,新媒平台 Roku、Chromcast,以及 Apple TV 合作。現在補足了有線電視這一塊,通路完整。

Netflix 擅長與付費電視供應商直接合作。有些電視公司甚至直接把 Netflix 綁入頻道內。2014 年,美國衛星直播供應商 Dish Network 把 Netflix 的 app 綁入自家機上盒內。今年稍早 Dish Network 更宣佈把 Netflix 內容加入片單搜尋結果。這種合作模式將強化 Netflix 與電視供應商的合作關係。

而在內容權利方面,Netflix 剛談成 CW Network 旗下所有劇集的網路獨家播映權。像是 DC 漫畫電視劇《閃電俠》、《箭神》、《女超人》和《明日傳奇》等等,將於季終播畢八天後,在 Netflix 上播放。

台灣傳統電視可以借鏡美國電視產業的合縱連橫。「一家獨大」的傳統電視已經難以阻擋串流影音的衝擊。Comcast 曾經鐵齒揚言,絕對不會把Netflix 頻道納入旗下。顯然它知錯了。以前傳統電視才不會把新媒體放在眼裡,自詡專業門檻高、資本雄厚、實力堅強,客人不會跑。但現在大家都得世代共享。


KKBOX 成立集團,推影音串流服務 KKTV
KKTV 強調行動體驗,並與多家海內外電視公司合作,包含台灣緯來電視網、韓國 SBS、韓國 CJ E&M 娛樂集團、日本富士電視台及東京電視台。KKTV 目前僅供 KKBOX 白金會員免費體驗。八月將公布收費方式。Link

Keynes:


最近網路(over-the-top,OTT)影音界的大事,莫過於 KKTV 上線,台灣 OTT 戰局又多了一位強勁的競爭者。

image

 左上方 OTT 業者競爭者眾多。圖:Keynes

KKBOX 發展影音其實有跡可循。2010 年 KKBOX 被併入日本電信公司 KDDI 旗下。由於母公司重點發展 OTT,KKBOX 便替 KDDI 建置了 Video Pass 影音平台,以及以動畫為主的 Anime Pass 影音平台。Anime Pass 後來併入 Video Pass。現在 Video Pass 上除了日本戲劇、海外動作片以外,也能看到卡通動畫,像是《蠟筆小新》和《妖怪手錶》。

在建立 Video Pass 的過程中,KKBOX 累積了 OTT 影音平台需要的技術,也因此看到了影音相關的營運數據,這讓 KKBOX 對於「追劇」市場有了極高的信心,決定發展 KKTV。

KKTV 主打方便利用手機觀看的行動影音(Mobile OTT)體驗,並聚焦日韓戲劇。這樣縮小進攻的市場區塊,或許是蠻有機會的。台灣使用者在網路上的影音觀看行為,確實以追劇為大宗,且每年成長快速。

Untitled

台灣網路使用者觀看影音內容的時間,平均超過三小時。圖:Keynes

但是仔細一看,這仗蠻硬的。在台灣,號稱最大的 OTT 影音平台 LiTV 的戲劇內容為免費觀看。LINE TV 主打追韓劇,也是免費。中國愛奇藝雖然部分戲劇需要付費,但是大部分也是免費觀看,包括《琅琊榜》、《花千骨》,及《武媚娘》等戲劇。KKTV 身為後進者,採用付費制,不太妙。

對於這個問題,KKTV 的策略是聯合各海外內容提供商,提供海量且獨家的內容。KKTV 宣告年底前會擴充到 1 萬部戲劇。不過重點是,台灣的使用者會願意為「追劇」而付費嗎?

去年底貝立德週報揭露的研究報告,以及資策會的調查,都顯示有七成網路使用者沒有付費觀看影音的習慣。這個結果你我應該都不意外。網路盜版猖獗,以 KKTV 上的知名日劇《孤獨的美食家》為例,Google 一搜就能找到很多免費連結。

聚焦在日韓追劇族群是不錯的方向,但已經有很多先進者。KKTV 想利用海量及獨家內容做出差異化,但僅能做到正版獨家,防不了「盜版」獨家。 就如同 HBO 也防不了《冰與火之歌》一上線,馬上就有中文翻譯字幕版可以線上看了。要讓大家付費看網路影音,有難度。

KKTV 營運 Video Pass 或許看到了日本人追劇的商機,但日本的習慣跟台灣不同。在眾多追劇 OTT 影音平台都不敢收費的情況下,KKTV 究竟有何妙策,可以讓台灣使用者從口袋裡掏錢?觀看體驗是否良好,目前可能不是重點;重要的是誰能提供「免費」又「即時」的戲劇?


直播方興未艾,綜合四則直播新聞
美國非裔男子卡斯提爾(Philando Castile)在車內遭臨檢警察射擊四槍,送醫不治。坐在副駕的女友以 Facebook 直播過程,影片掀起全美大規模示威抗議種族歧視。其中在達拉斯的一場示威有五名警員遇襲身亡。昨晚路易安那州三警遭槍襲,亦可能有關。Link

不過,Facebook 並未因此減緩推廣直播的速度。最近公布三項新的直播功能,包含讓兩地的使用者共同直播、設定觀眾等待的「等候室」,以及開放「變臉」app MSQRD(Link)。YouTube 亦不落人後,在手機 app 上推出一鍵直播功能Link)。直播平台 Twitch 則推出「吃飯直播」專屬主題。Link

5

按下 Youtube 內紅色按鍵後可開始直播。圖:YouTube

周欽華:

最近許多直播相關的新聞,讓人目不暇給。我試著先做一個大方向的整理,再說明這些動作的策略意義。

先想像你剛走進一個非常盛大的派對 —— 比如說像電影《大亨小傳》中的城堡狂歡。拘謹的你,會經歷三個階段。第一,打量環境,看哪一個聊天的圈圈比較值得加入。第二,選定圈圈切入,開始自我介紹,包括姓名、工作等,並且聊一些一般性的話題。第三,與喜歡的人各自帶開,到私密的角落做更深入的互動。

網路是一個超級大的社交盛會,因此當然也有這三個需求。

其中,率先發展成熟的是服務第二階段的工具,也就是 Facebook、Twitter 與微信。這些平台的價值,便是協助人們快速的「自我介紹」。它們解決的是一種資訊問題,也就是釐清「你是誰」、「你的工作為何」、「你們之間是什麼關係」等問題。因此 Facebook 的介面很偏重「表格」與「選擇題」。它要求使用者填寫家人、喜歡的藝人、工作職位等。幾乎有點像公家單位的表格了。這是因為 Facebook 服務的是最公眾化,也是最容易用文字記載的需求。

多虧這些平台的努力,我們今天大致把資訊都填完了。現在每個人都有至少一個網路的「官方」帳號,不是在 Facebook,就是在微信。此時我們結束社群平台的資訊時代,進入體驗時代,開始發展第一與第三階段的工具。

服務第一階段的工具,是 Twitch、Livehouse.in、17 等「一對多」的直播平台。我們在這些平台圍觀、張望,觀察圈圈的互動,挑選喜歡的主題或人。當然 Facebook、Twitter 以及 YouTube 開發直播工具,也是一種自然的擴張市場。

而服務第三階段「各自帶開」的工具,則是 Snapchat、LINE 等,可以「閱後即焚」的即時訊息 app 。當人們在 Snapchat 上聊完天後,這一段影音就銷燬,不復存在。這更像真實世界的互動。人們平常在路上碰面,講完話之後,也不會有人錄影存證。正因為這段互動只存在於當下,因此值得在乎。

若將 Facebook 放一邊,Twitch 與 Snapchat 等直播工具放另一邊,兩相對照,會發現明確的差異。Facebook 是一個官方的、公開的、面向大眾的平台。人們在 Facebook 上會呈現最好的自己,因為所有的活動都將留下紀錄。可是在 Twitch 與 Snapchat 上,很少人會填寫姓名、工作等資料。重點已不在資訊交換,而是在互動的剎那。

理解了這些不同工具的特質,就比較能掌握今天挑的四則新聞的意義。

當槍擊的被害者要討回公道,必然訴諸 Facebook;它的公眾性決定了訴求的嚴肅性。我在「VR 虛擬實境時代的第一天」中也曾提到,當傳遞感受的方式改變,必將改變政治與文化的基本價值。

其他三則新聞則顯示直播平台快速成熟。成熟的表現之一是垂直化。例如 Twitch 開始切入另一個大市場 —— 吃飯直播。上週來台的 YouTube 創辦人陳士駿,其創立的 Nom 也是吃飯直播 app。吃飯天生是一個社交行為,也是一直佔據 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 與 YouTube 內容的大市場。

成熟的另一個表現是有更多創作工具。Youtube 提供一鍵直播,以 Facebook 提供變臉 app,就像 Instagram 提供濾鏡一樣,都是為了讓人更自由的表達自己。參加城堡狂歡時,人會盛裝打扮;在體驗時代,當然也需要裝扮工具囉。

來自總主筆 Keynes 的問候

在資訊日新月異的年代,大家都很忙,深怕自己稍有點怠惰,就錯過了、落後了什麼。因此,這邊分享一句來自梭羅的話給正在螢幕前看著這篇文章的你:「光忙是不夠的,螞蟻也很忙。我們必須自問:我們在忙什麼?」

封面圖片來源:Pexel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