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新四挺面對金融業挑戰|政府擬應變策略提振資本市場|政府發展智慧機械產業

【政府】新四挺面對金融業挑戰|政府擬應變策略提振資本市場|政府發展智慧機械產業

早安!

雅虎宣布將以約 48 億美金賣給 Verizon。一個試圖插旗每一種網路領域的公司,終因網路的不停擴張而精疲力盡。

台灣政府又該投入哪些領域?趙式隆分析銀行本質上與區塊鏈相抵觸,難以創新。張鼎聲期待政府信任投資人的判斷能力,降低企業上市櫃的獲利標準。朱宜振則動用 BCG 矩陣,說明政府不該投資成熟的贏家。

-- 周欽華

今日主筆:學悅科技共同創辦人 趙式隆。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協理 張鼎聲。南星創速器創辦人 朱宜振。
預計閱讀 13 分鐘

政府新聞分析

金管會喊新四挺」,開放金融業業務
金管會副主委桂先農指出,台灣金融業有四大困境:機構競爭激烈、資金流動性過高苦無出路、銀行獲利能力差,以及市場飽和。另外,金管會喊出「政府挺業務、業務挺收入、收入挺人才、人才挺服務」政策,將開放金融業者發展「非利息收入」業務,期望強化台灣金融業的競爭力。Link

趙式隆

不久後,數位銀行(Digital Banking)業務將取代傳統銀行。不僅台灣金融業面臨困境,全世界金融業都必須嚴肅面對課題。

金融科技(fintech)在台灣的困境,已經太多人提了。比如說法規環境侷限、政府對新科技過於保守等。我從技術人和創業人的觀點,分析銀行引入區塊鏈所反應的創新匱乏。

區塊鏈衝擊銀行的中心化架構

近來比特幣(Bitcoin)以及其核心技術區塊鏈(blockchain)被熱絡討論。其實沒這麼神奇,區塊鏈只是個使用密碼學方法的分散式驗證機制。

區塊鏈沒有中央驗證機制,而是把驗證機制分散地存在網絡裡的節點。當任何一個節點上的紀錄變動,系統上所有的節點都跟著同步。若有人想偽造區塊鏈資料,必須同時竄改上千萬台、甚至上億台裝置裡的資料,幾乎不可能。而且任何一塊比特幣都是獨一無二的,既無法造假,更難以被竊取。在去中心化的架構上,比特幣能繞過第三方單位的監管,因此早期比特幣被廣泛應用在非法交易。

區塊鏈技術讓比特幣值得信賴。比特幣不需要一個中央單位提供信用擔保,它本身就是個可靠系統。更棒的是,比特幣交易可以去除周邊成本,繞過政府的監管與稅賦以及銀行的手續費。當人們交易不需要經過銀行,銀行就收不到利息和手續費。這衝擊了仰賴「信用」產生獲利的銀行業。

別鬧了,銀行沒有真的想做金融科技

銀行試圖將區塊鏈引進現行的銀行系統。但銀行投入研究區塊鏈,僅是為了與比特幣抗衡。

銀行的基礎是中心化的信用驗證機制。這和區塊鏈分散式的系統牴觸。中心化的信用驗證機制無法使用區塊鏈。即便銀行自建節點,數量也無法大到支撐整個區塊鏈系統,甚至會產生安全問題。舉例來說,如果一個銀行自建的區塊鏈系統只有 10 個節點,安全性就非常低,因為竄改 10 個節點的紀錄一點也不困難。

新四挺,然後呢?

台灣的金融業要撐過這五大挑戰、四大困境,政府能做的很少。口號式的「新四挺」政策,缺乏基本面的實質作為,無法從顧客需求面找到金融業發展方向。


政府擬改革方案,鬆綁投資,力圖提振資本市場
金管會主張放寬陸客和在台陸資投資、鬆綁保險業投資股市規範,及鬆綁特色產業在台成立規範。財政部表示將改革個人股利所得課稅制度,包括證券交易稅、證券交易所得稅及股利所得稅。預定於 2017 年推出修正草案。 Link

張鼎聲

金管會、財政部兩大部會將提出救市方案。但股利所得稅及兩稅合一這兩個重點題目,方向尚不明確。從大方向來說,台灣投資股票的資本利得已經沒有課稅,是否還需要放寬股利所得稅率?

不過在三大鬆綁方向中,放寬「特色產業在台掛牌的成立時間和獲利標準」則非常令人期待。此舉希望讓更多有潛力的公司能在股票市場中交易。以下我針對台灣目前上市櫃限制,討論政府可改善之方向。

先簡介一下,目前台灣股票可以進行公開股權交易的,分別有興櫃股票、上櫃股票以及上市股票。

新創上市櫃門檻 ── 獲利能力

首先,公司要公開發行股票,至少要有三個年度的財務報告,並完成一個年度的內部控制制度查核,才能進入興櫃市場。這些條件簡單而且容易達到。但要從興櫃進入上市櫃,則還需要有穩定的獲利能力。若是沒有賺錢也想上市櫃的話,幾乎唯有生技類股公司才做得到。

因此對於台灣許多新公司來說,獲利能力往往是阻礙邁向資本市場的主因。其他條件,例如財務報告、內控制度、公司治理制度等,只要公司努力,都還可以達到標準;但產業現況多變,要求一家新公司一直都賺錢則非常不容易。

另外,許多新技術和新市場的開發需要龐大的資金投入。結果在會計報表上造成短期無法產生獲利。但這些公司未來也許能帶給股東更大的報酬。政府應給這些有潛力的公司更多成長和籌資的機會。資本市場不應過度保護市場參與者。限制只有獲利的公司可以上市櫃,反而可能導致公司為了符合要求,而追求短期獲利,放棄長期的策略目標。

以美國那斯達克(Nasdaq)證券市場為例,其對於申請掛牌的公司,有些類別幾乎沒有獲利能力限制。監理機關對於上市的監管重點,係公司是否有將所有公司訊息透明且清楚的揭露。只要公司有充分揭露,就不會限制其掛牌。後續如果公司沒有獲得投資人青睞,或是股價表現不好,受到市場自然淘汰,監理機關自然會要求公司下市。

創櫃板應成為新創股權交易平台

台灣一直以來都是以製造業為主,所以獲利能力自然成為股東與監理機關的主要關注事項。但是現在企業百花爭鳴,各種不同公司經營型態及發展策略的狀況下,政府其實可以考慮創造新的交易類別。

目前企業上創櫃板僅能募資,無法進行交易。但政府可以考慮使用創櫃板做為橋樑,使已經具有創新創意之創櫃板公司,在經過櫃買中心及相關輔導機構協助之下,利用 2 至 3 年時間將公司內部控制及會計制度做好,將資本額成長至 5,000 萬以上。且不需要獲利能力,即可在市場上進行股權交易。

希望透過這新的類別,讓無獲利公司充分提供公司訊息,交給投資人判斷是否值得投資。讓市場決定公司的價值。只希望台灣資本市場可以有更多新希望加入;也讓更多公司可以透過資本市場,找到優秀資金、合作夥伴及人才,讓產業多元健全發展。


以台中市為核心,政院推動智慧機械產業發展
「智慧機械產業推動方案」屬政府推行的五大創新產業計畫政府選定電子業、金屬運具業、機械設備業、食品業與紡織業,優先導入雲端、物聯網等技術。計畫欲以台中市為中心,串聯中部地區機械產業群聚,打造「全球智慧機械之都」。Link

行政院

行政院發表智慧機械方案。圖片來源:行政院

朱宜振

首先,我們先來看看「五大創新產業計畫」到底是哪些?

一、以台南沙崙為中心的「綠能研發中心」;
二、位於桃園的「亞洲矽谷計畫」,發展物聯網與智慧產品;
三、以台北資安、台中航太、高雄船艦為中心的「國防產業聚落」;
四、從中研院所在的南港園區、竹北生醫園區延伸到南科的「生技產業聚落」;
五、位於台中的「智慧精密機械聚落」

看完就可以發現,這五個計畫就是地方發展計畫,以明顯的地方連結與硬體思維為特色。

儘管其中熱議的「亞洲矽谷」方案仍未發表詳細執行方案,但建商們已經磨刀霍霍(請搜尋「亞洲矽谷」+「建案」)。我認同政府應該「圖利」人民,讓產業升級,使人民享受到成果。但目前政策恐怕僅讓許多既得利益者先受惠了。

此外,產業升級也不應該是政府負全責,企業應負更大責任。企業本身就該不斷提升技術、追隨產業趨勢。政府針對某些產業的協助,反而可能幫倒忙或無助於事。

區域為導向的發展方式是錯誤的

我更反對以設定區域為導向的發展策略。矽谷之所以難以複製,是因為其形成有著複雜的歷史及地理因素。聚落多半是自然演化形成的,而非由人為規畫。以內湖科學園區為例,當時進駐的企業多半是因為成本考量而進駐瑞光路一帶。

區域導向思維,多半是以目前的樣貌在想像未來。如今的金融科技、物聯網、區塊鏈等新穎技術,在 20 年前都不存在。若 20 年前以當時產業去想像未來,那台灣今天仍是以紡織業為主。

換句話說,政府應該協助產業升級,但不應訂定明確計畫。畢竟「未來的產業」並不等於「產業的未來」。

應用企業思維,思考產業發展

我建議用波士頓矩陣(BCG Matrix)來決定政府應如何協助產業升級。原本的波士頓矩陣分析的是「企業該投資哪一項產品」。若以國家代替公司,產業代替產品,就可以延伸應用此理論。

BCG F

波士頓矩陣。底圖來源:Wikimedia。編輯:有物報告

波士頓矩陣是個二乘二的矩陣。縱軸是市場預期增長率,橫軸是市占率。根據產品落入的象限,可決定企業投入的資源。

四個象限分別為:

  1. 明星型業務(Stars):市場高增長,且產品份額高。企業應增加投資在這個象限內的產品,以維持領導地位。待市場成熟就會晉升至「現金牛」,成為公司收益的主要產品。
  2. 問題型業務(Question Marks):市場高增長,但產品市場份額低。這個象限中的產品通常是公司的新產品,可能利潤高,但風險也較高。此時公司必須審慎評估是否繼續投資,並擴大市佔率,讓產品往明星型發展。
  3. 現金牛業務(Cash Cows):市場低增長,產品擁有高市場份額。這個象限中的產品是公司主要的收益來源。市場已經成熟,企業不必大量投資來擴展市場規模。相對的,現金牛產品未來成長空間小。
  4. 瘦狗型業務(Dogs):市場低增長,產品市場份額低。公司應該出售或清算業務,把資源轉移到更有利的領域。

若將「五大產業」放到波士頓矩陣中來比較,許多產業都落在「現金牛」和「明星」象限中。這些已經獲得較高市場份額的產業應靠自己努力升級;政府的作為只是錦上添花。政府不應投注資源在這些產業。

政府應加強輔助「問題型」區塊中的產業。儘管該區的產業失敗率高,但是不投資,未來就不會有「明星」甚至「現金牛」產業。

政府監督即可

政府也不應該訂定明確的發展計畫,只要監督即可。你會替下一代規劃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未來嗎?與其替孩子鋪好人生道路,不如打造環境讓他適性發展。同理可見,政府應把重心放在建構適合產業成長的環境,放手讓企業發展,而非規劃產業未來。

來自總主筆趙式隆的問候

哈囉!各位有物報告的讀者們大家好!

這個禮拜的矽谷跟台灣的天氣一樣熱浪來襲。繼軟銀併購 ARM 後,我的前東家雅虎也即將被 Verizon 收購。

而台灣這邊與矽谷相關的重大訊息,就是台灣矽谷創業家協會成立了,並由我本人擔任首任的理事長。各位創業家們!準備要打世界盃了嗎?先別管亞洲矽谷了,快來牛棚熱身,到真的矽谷去吧!

封面圖片來源:BTC Keychai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