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 鼓勵創新,政府應給予建議而非下指導棋

[政府] 鼓勵創新,政府應給予建議而非下指導棋

一次看完今日三篇分析>>

以台中市為核心,政院推動智慧機械產業發展
「智慧機械產業推動方案」屬政府推行的五大創新產業計畫政府選定電子業、金屬運具業、機械設備業、食品業與紡織業,優先導入雲端、物聯網等技術。計畫欲以台中市為中心,串聯中部地區機械產業群聚,打造「全球智慧機械之都」。Link

行政院

行政院發表智慧機械方案。圖片來源:行政院

朱宜振

首先,我們先來看看「五大創新產業計畫」到底是哪些?

一、以台南沙崙為中心的「綠能研發中心」;
二、位於桃園的「亞洲矽谷計畫」,發展物聯網與智慧產品;
三、以台北資安、台中航太、高雄船艦為中心的「國防產業聚落」;
四、從中研院所在的南港園區、竹北生醫園區延伸到南科的「生技產業聚落」;
五、位於台中的「智慧精密機械聚落」

看完就可以發現,這五個計畫就是地方發展計畫,以明顯的地方連結與硬體思維為特色。

儘管其中熱議的「亞洲矽谷」方案仍未發表詳細執行方案,但建商們已經磨刀霍霍(請搜尋「亞洲矽谷」+「建案」)。我認同政府應該「圖利」人民,讓產業升級,使人民享受到成果。但目前政策恐怕僅讓許多既得利益者先受惠了。

此外,產業升級也不應該是政府負全責,企業應負更大責任。企業本身就該不斷提升技術、追隨產業趨勢。政府針對某些產業的協助,反而可能幫倒忙或無助於事。

區域為導向的發展方式是錯誤的

我更反對以設定區域為導向的發展策略。矽谷之所以難以複製,是因為其形成有著複雜的歷史及地理因素。聚落多半是自然演化形成的,而非由人為規畫。以內湖科學園區為例,當時進駐的企業多半是因為成本考量而進駐瑞光路一帶。

區域導向思維,多半是以目前的樣貌在想像未來。如今的金融科技、物聯網、區塊鏈等新穎技術,在 20 年前都不存在。若 20 年前以當時產業去想像未來,那台灣今天仍是以紡織業為主。

換句話說,政府應該協助產業升級,但不應訂定明確計畫。畢竟「未來的產業」並不等於「產業的未來」。

應用企業思維,思考產業發展

我建議用波士頓矩陣(BCG Matrix)來決定政府應如何協助產業升級。原本的波士頓矩陣分析的是「企業該投資哪一項產品」。若以國家代替公司,產業代替產品,就可以延伸應用此理論。

BCG F

波士頓矩陣。底圖來源:Wikimedia。編輯:有物報告

波士頓矩陣是個二乘二的矩陣。縱軸是市場預期增長率,橫軸是市占率。根據產品落入的象限,可決定企業投入的資源。

四個象限分別為:

  1. 明星型業務(Stars):市場高增長,且產品份額高。企業應增加投資在這個象限內的產品,以維持領導地位。待市場成熟就會晉升至「現金牛」,成為公司收益的主要產品。
  2. 問題型業務(Question Marks):市場高增長,但產品市場份額低。這個象限中的產品通常是公司的新產品,可能利潤高,但風險也較高。此時公司必須審慎評估是否繼續投資,並擴大市佔率,讓產品往明星型發展。
  3. 現金牛業務(Cash Cows):市場低增長,產品擁有高市場份額。這個象限中的產品是公司主要的收益來源。市場已經成熟,企業不必大量投資來擴展市場規模。相對的,現金牛產品未來成長空間小。
  4. 瘦狗型業務(Dogs):市場低增長,產品市場份額低。公司應該出售或清算業務,把資源轉移到更有利的領域。

若將「五大產業」放到波士頓矩陣中來比較,許多產業都落在「現金牛」和「明星」象限中。這些已經獲得較高市場份額的產業應靠自己努力升級;政府的作為只是錦上添花。政府不應投注資源在這些產業。

政府應加強輔助「問題型」區塊中的產業。儘管該區的產業失敗率高,但是不投資,未來就不會有「明星」甚至「現金牛」產業。

政府監督即可

政府也不應該訂定明確的發展計畫,只要監督即可。你會替下一代規劃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未來嗎?與其替孩子鋪好人生道路,不如打造環境讓他適性發展。同理可見,政府應把重心放在建構適合產業成長的環境,放手讓企業發展,而非規劃產業未來。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