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專題】財政部擬定攬才減稅方案︱政府評估開放監理沙盒|金管會設 10 億天使基金扶助新創

【政府專題】財政部擬定攬才減稅方案︱政府評估開放監理沙盒|金管會設 10 億天使基金扶助新創

早安!

35 歲的唐鳳入閣仍是熱門話題,今天的政府專題中也未缺席。趙式隆期待唐鳳入閣,能推動引入監理沙盒(regulatory sandbox),追上新加坡。

另外,政府想減薪資稅以招攬高階人才;但張鼎聲提醒,股權可能才是更好的攬才工具。而金管會要求金融業單位一起出錢成立「天使基金」,培育金融科技新創。我同意司徒嘉恒的看法 — 這種「家長式」指揮募來的基金,績效可想而知。

-- 周欽華

今日主筆: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協理 張鼎聲。學悅科技共同創辦人 趙式隆。創拓國際法律事務所執行董事 司徒嘉恒 。閱讀時間:10 分鐘。

政府專題新聞分析

為延攬人才,財政部擬定減稅方案
為鼓勵高薪人才留下,綜合所得稅將採雙軌制,讓高薪族的薪資所得適用優惠稅率,稅率在百分之 25 至 30 之間。而薪資以外的其他所得,如股利、財產交易所得等,則適用原本的稅率(最高至百分之 45)課稅。草案最快明年推出。Link

張鼎聲


為強化我國留才的誘因,財政部初步擬定未來薪資所得將採優惠稅率。稅率規畫在 25 - 30% 之間。

好的所得稅制的確能吸引優秀人才。例如香港及新加坡皆提供低綜合所得稅稅率(分別為 17% 及 20% ),吸引許多優秀人才前往當地公司任職。只是目前財政部的規畫僅針對薪資所得部份給予優惠,是否為最佳方案?

股票比薪資更能獎勵員工

一般來說,企業獎勵員工的工具主要分為現金與股票。現金給予通常為薪資、獎金或以現金發放之員工酬勞。其中,員工酬勞必須要公司有獲利才可以發放,但薪資及獎金則不一定。

股票給予通常有員工認股權、限制型股票庫藏股或以股票形式發放之員工酬勞。因為股票有機會增值,因此股票形式的員工獎酬有機會產生較高的資本利得。

要激勵人才,我建議企業多使用股權性質的獎酬工具,而非現金。因為股票價值與公司績效有緊密的關係,更能激勵員工努力。企業應把現金用來拓展業務或開發新產品,用股票吸引人才。

政府應通盤考慮減稅

在課稅時,現金形式的酬勞被歸類為「薪資所得」,股權形式的酬勞則通常被歸類為「其他所得」。如果財政部只降低薪資所得稅率,其他所得稅率仍維持最高 45% 的話,優秀人才會選擇拿現金獎金,而不拿員工認股權。這會造成人才坐擁高薪,但跟公司成長脫鉤。公司需支付大筆現金留人,而無法用股票及公司願景吸引人才。

以新竹科學園區的科技新貴為例,2008 年以前員工分紅的計算基礎是股票面額而非市價,員工可取得許多股票分紅。比如 1,000 萬的分紅,若用面額 10 元計算,就有 100 萬股可分給員工;但若以市價 100 元計算,員工僅能分到 10 萬股。

公司樂於給予員工股票,把現金留在公司內運用,因此優秀人才前仆後繼加入半導體產業。讓台灣在全世界知名,也帶動就業機會及國家發展。

因此,財政部應該考慮降低的是跟股權性質獎勵有關的「其他所得稅率」,而非降低薪資所得稅率。藉此提升優秀人才選擇股權的誘因。

除了吸引人才,也應注重公平性

僅降低稅率,卻沒有調整「所得扣除額」也不盡公平。薪資所得是人們勞心勞力賺取的,可是僅適用固定之薪資特別扣除額(104 年度為 128,000 元)。而上下班的車資、油資、停車費等費用,都不能從所得中扣除。可是有些賺取「其他所得」的人,例如賺租金的房東,不需朝九晚五上工,卻還能扣除租金收入的 43% 作為費用。

薪資所得跟租金所得的差異很大,卻都適用相同稅率,有點不公平。由於目前中低收入的家庭,收入多依靠薪資所得,我認為政府應該調高薪資特別扣除額,讓一般受薪家庭可以有更多可支配所得。


政府評估開放監理沙盒
總統蔡英文接見工總時宣布,行政院正在評估監理沙盒(regulatory sandbox)機制,提供新創前期測試的環境。Link

趙式隆

新政府在廣受抨擊的「亞洲矽谷」以及「七休一」新制之後,似乎想從最近的新政策一洗頹風。這可從最近最紅的新聞 ── 林全邀請我的好朋友,35 歲的唐鳳入閣當政務委員 ── 可以看出一二。

執行力是關鍵

在這則總統的致詞稿裡面,提到了許多的新方向,看起來都非常令人期待。最重要的是揭露了行政院正在考慮引進一個新觀念:監理沙盒。

今年六月新加坡公布金融科技創新監理沙盒計畫之後,台灣也總算跟上趨勢。引進新觀念固然可喜可賀,但更重要的是,新觀念進入了行政體系之後,是否能夠徹底執行,對產業產生實質的影響?

我們可以看行政院院長林全對唐鳳的期待:

「邀請唐鳳出任數位政委,是希望她在開放性政府和數位產業方面能做得更多。她跟一般政務委員的工作和功能,也許不完全一樣。」

「我們不會讓唐鳳跟其他政務委員一樣審太多法案。但我們希望她能幫助各部會,建立一個公共政策和外界溝通的平台。以及將政府資訊充分利用,建立未來的產業創新 . . . 這方面我們希望她能夠給我們很多幫助。」

這是非常誠實的陳述,也反映了人在國家機器裡的無奈。

我在擔任行政院青年顧問團期間,參與推動了「創業替代役」、「閉鎖型公司」、以及「有限合夥法」等虛擬世界相關法規的調適。期間看到許多立意良善的法規,在通過了立法程序之後,卻因為執行單位思維的僵化,而無法充分發揮,最終變得乏善可陳。

唐鳳出任數位政委,她的角色就是進入政府,把執行創新觀念的環境建立起來。這也是政府內部改革最困難的部分。即使有社群和民間力量的支援,還是需要花費許多時間。短期內成效有限。

從監理沙盒檢視政府發展的決心

監理沙盒機制的建立,或許能讓新創突破法規的綑綁,也可能是金融科技產業的轉機。其基本精神是創建一個「安全空間」(safe space),讓新創團隊可以測試新產品、商業模式及產品散布模式,而不會立即受到現存法規的制約,也不用害怕觸法而遭受懲罰。

然而這個新觀念即便被政府採用,是否能立竿見影,仍然有賴執行單位觀念的改變。台灣監管單位始終自視為主導創新與研發的火車頭,卻又不具備容錯力和科技接受度。在這樣的思維沒有改正過來之前,要推廣監理沙盒十分困難。改變僵化思維是新任政委必須嚴肅面對的難題之一。


金管會設 10 億天使基金,扶助新創
該基金採股權融資方式。金管會鼓勵金融機構提撥固定盈餘比例作為天使基金,扶持種子期的新創企業。Link

司徒嘉恒

丁克華甫出任金管會主委時,便提出一系列振興經濟的主張。這些主張或方案雖然名目繁多,但其要旨,大致是透過金管會的行政指導力量,要求接受金管會監理的金融機構,配合振興經濟,對於政府認定的若干關鍵產業,提供債權融資授信或轉投資。

這些主張及方案,反映的是台灣經濟發展歷程中揮之不去的「大有為政府」思維方式 —— 因為民間投資不振,所以政府應該帶頭投資。例如這次的「三力四挺方案」中設立的 10 億元天使基金。

不消多說的是,金管會糾集設立的 10 億元天使基金肯定績效不彰。耐人尋味的是這些資金的來源。依據金管會的新聞稿,「創新創業基金」的資金來源是「證券期貨周邊單位」;而「天使基金」的資金來源則是「銀行保險周邊機構」。這些「周邊機構」,泛指為國內金融市場提供基礎業務的財團法人或股份有限公司,包括台灣證券交易所、櫃買中心、集中保管結算所、期貨交易所、聯合信用卡中心、金融研訓院、保險業發展基金,與安定基金等。

這些名目繁多的機構,表面上雖是民間團體,但多為政府或國有銀行投資設立與捐助設立。財政部對這些機構有相當大的人事掌控權,而金管會又是它們的監理機關。因此,在台灣的金融市場,這些機構與財政部、金管會等政府單位有著非常密切的連繫。

行政權(以及特定政黨)對它們有高度的影響力,但這些影響力不受國會監督,民間金融業者也難有置喙餘地。此外,台灣的財金官僚大多有在這些周邊機構歷練的經驗。因此丁克華主委的倡議,不過是動用他的個人關係,對這些機構「動之以情」而已。

傳統「天使投資人」的定義是事業成功的有錢人,以自己的私有資金進行早期新創投資,以台灣的規模來講不會超過 1,000 萬元。吸引這些天使投資的理由都相當個人化,可能是中意產品,或者欣賞創辦人。而「創投基金」則是一小批具有產業與技術敏感度的專業經理人,為其金主執行投資決策。

從這兩個傳統定義來看,金管會的天使基金可謂「兩不沾」。這些周邊機構不會像典型的天使投資人一般有強烈的個人喜好。從它們與行政權千絲萬縷的關係,看得出性格保守、官僚,也不像創投基金具有創業投資管理的經驗。

金管會不去顧好自己監督管理的本業,也不檢討如何排除民間創投的法規障礙,卻要用類似「不樂之捐」的方式,自己跳下來做一個創投基金。其成效如何,不問可知。除了一小批懂得討好「評鑑人員」的尋租者之外,對於我國新創產業的困境,不會有重大的效果!

來自總主筆張鼎聲的問候

本週很開心,可以再度跟趙式隆主筆及司徒嘉恒主筆一起為大家做政府專題的評論。新政府上路已經滿百日,目前很多政策都感覺還在暖機狀態,希望可以更快看出成效。以新聞評論觀點來說,一定都是以自己的專業立場,希望政策可以更有效率更有效果。期許自己做個永遠的善意反對派。

封面圖片來源:nuzre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