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Gogoro 德國推租賃服務︱Google 共乘服務 Waze|共享式充電站分析數據提高獲利

【共享】Gogoro 德國推租賃服務︱Google 共乘服務 Waze|共享式充電站分析數據提高獲利

中秋佳節,人們團聚了也長胖了。颱風接連過境,帶來災害,也帶來滋潤的雨水。

今天的共享專題,聚焦在一個也逐漸面臨颱風的產業 -- 車。陳佾涵由 Gogoro 進入德國,分析異業結盟策略的優劣。葉佰蒼則分析 Google 推出叫車服務 Waze,不但與 Uber 競爭,也再次打擊計程車業?王詩婷則介紹充電站的共享服務 ChargePoint,如何快速舖設比星巴克門市更多的充電站。

-- 周欽華

今日主筆:分享輪拾玖團隊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陳佾涵。二月科技顧問 葉佰蒼。Changee 共同創辦人王詩婷。閱讀時間:8 分鐘。

共享經濟新聞分析

Gogoro 在德國柏林推出 COUP 共享服務平台
Gogoro 與德國博世集團(BOSCH) 旗下子公司 COUP 合作,在柏林推出 COUP 共享服務平台,提供智慧雙輪(Smartscooter)租賃服務。透過 COUP app 使用者即可搜尋、預約智慧雙輪以及支付租賃費用。每半小時收費 3 歐元,或整日 20 歐元。Link

01

Gogoro 在德國推出智慧雙輪的租賃服務。圖:Gogoro

陳佾涵:

我的德國朋友在柏林看到 Gogoro 也興奮的向我分享這個消息。Gogoro 能進軍工業強國德國,無疑是一項肯定。然而 Gogoro 為什麼以共享租賃的方式進軍德國,不像在台灣採純販售的方式?背後可能的策略及目標又是什麼?

Gogoro 的目標有兩個:

  1. 成為新的城市移動載具
  2. 打造智慧城市能源網

跨足交通與智慧城市,從長遠來看確實是令人興奮的願景。連創業神人 Elon Musk 擁有的 Tesla 以及太陽能網 Solar City,也都在佈局交通與智慧能源網絡。Gogoro 為達成目標,短期希望先跨出台灣,外銷到海外,最大的困難莫過於佈局完善的電池交換站。建站不僅需要資金,也需要充足的空間。這也是 Gogoro 搶佔能源市場的目標商業模式之一。

而從 Gogoro 在台灣擴展充電站的策略來看,除了自己直營,Gogoro 也以異業合作的方式逐步擴建充電站。不管是超商、餐廳都是充電站的合作對象,以解決擴點的空間問題。而 Gogoro 在德國也以同樣的方式,與當地合作夥伴共同推出機車共享服務,降低建設電池交換站的成本。

不過,德國大眾運輸完善,人們大多是以地鐵等大眾運輸通勤。根據柏林的交通資料,有 7 成的人使用大眾運輸、單車或步行方式在柏林內移動。除此之外,柏林市區汽車流量大,騎乘機車也未必能免於塞車。因此,機車共享在柏林的受眾有限,定位也不明確。

歐洲多數地區大眾運輸相對完善,機車共享服務需求有限。雖然南歐某些地區機車盛行,但是人人自有一台,跟台灣的情形很像。在地人不太需要租用機車,觀光客的需求可能比較大。因此在這些地區機車共享服務的定位相當不明確,也很難取代現有的交通服務。

然而,異業結盟還是讓 Gogoro 有機會嘗試新的商業模式,也解決了 Gogoro 海外擴點的最大麻煩 —— 建設充電站。對於 Gogoro 還是一個好的投資。


Google 進軍叫車市場,共乘服務 Waze 今秋上路
Google 今年五月於舊金山總部展開測試性的共乘服務 Waze,限周圍特定公司的員工使用。不同於 Uber,Waze 連結要至同一目的地的乘客與駕駛,以壓低費率,而非鼓勵兼職或專職司機。Waze 每一英哩最高收費 54 分美元(約 17 元台幣),且 Google 目前無抽成。Waze 原為社群導航 app,讓使用者即時回報車禍等路況。Link

未命名-1

Waze app 社群導航功能,讓使用者即時回報路況。圖: Waze

葉佰蒼:

Uber 正面臨更大挑戰

Uber 以往的策略是用龐大的資金與資源,壓垮競爭對手,搶佔市場。不過這次卻遇到更大咖的對手 - Uber 的大股東 Google。只能說「十年河東,十年河西」。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經理人 David Drummond 不久前退出了 Uber 董事會。他表示未來 Uber 與 Google 將面臨更多的競爭局面,因此不適合繼續待在 Uber 董事會當中。由現況來看,Google 除了無人車的開發之外,近期推出的 Waze 乘車服務,都與 Uber 矛頭相對。

Waze 才是真正的共享經濟

相較於 Uber , Waze 的經營模式看起來更符合「共享經濟」的定義。Waze 透過手機 app 媒合要前往同方向的乘客與司機,也就是俗稱的「順風車」。相較於 Uber 司機滿街跑,等著客人叫車,過程中依舊產生油耗與碳排放,Waze 更能達到降低碳排放的環保效果。

除了環保以外,Waze 也強調收費低廉,以免司機專門以此營利。Waze 的重點不是讓司機賺大錢,而是提高交通運輸的經濟效益。透過快速且有效率的媒合,提升交通運輸量,並降低對環境的傷害。

不過,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一個良性且永續的經營模式,必須供需間達到平衡,也就是入可敷出,且交易活絡。但以 Waze 低價的模式,如何讓這個生態系自給自足,而不是透過 Google 的資金來燒錢,還是一個問題。

另一個可能是,Google 不以 Waze 能獨立發展為目標,而是藉由 Waze 所帶來的效益,補足 Google Maps 的不足。因為 Google Maps 對即時路況掌握度較差;Waze app 則可以讓使用者回報即時路況,像是車禍、測速照相機、施工修路等。

Uber 與 Google 發展無人車的心態

除了 Waze 與 Uber 競爭之外,Google 和 Uber 近期都在開發無人車,也值得討論。Uber 與 Google 的企業文化不同,因此雙方開發的無人車技術的應用目標也不同。Uber 希望有更多 Uber 機器人司機,能夠在世界各地載客獲利;Google 則希望讓交通運輸達到更高效能。

但不論是 Uber、Google 或是 Waze ,不管哪一家勝出,乘客都是贏家。


全球最大充電設備營運商 ChargePoint 設立第三萬個充電站
ChargePoint 並無充電站所有權,僅負責維護和營運,並採低資本投入的共享模式。車主可以利用 ChargePoint app 找尋附近的充電站,而充電站持有者能控制充電站的車流量、充電費用等。ChargePoint 總充電次數達 1,800 萬,累計使用了 1.27 億度電。Link

王詩婷

ChargePoint 成立於 2007 年,為一家整合硬體設備與軟體服務,分析用電需求,促成資源共享的充電設備平台。商家、企業主和建商自有充電站設備,用以吸引電動車主前往消費,並可藉由 app 分析資料,控管充電站的車流量、收費方式,甚至設定使用權限。而持續擴大的充電站網絡、即時的搜尋服務、透明化的資訊,亦讓電動車主享有更便利的用戶體驗。目前 ChargePoint 充電站數達 3 萬,比全球星巴克門市還多。

不同於電動車業者,ChargePoint 並無充電站所有權,而是讓商家或企業主自有充電站。其優勢在於初期無須自行投入大筆成本,即有可預期的收入來源(設備銷售)。所提供的軟體服務 ChargePoint app,可以分析各充電站的使用情形、車主用車習慣、後續養護工作,掌握電動車與充電站維運的第一手數據。此外,由於美國電力在尖峰或離峰時段的收費有明顯價差,亦可藉由智慧調配充電站的時段和價格,從中獲益。當充電站數量達到一定比例,可以屏除車主上路時無法「隨停隨充」的心理壓力,更能有效提升電動車買氣,帶動相關產業發展。

隨著電動車市場蓬勃發展,充電站勢必將像加油站一樣遍布各地。ChargePoint 作為平台,除了提供設備和用電數據外,更應思考如何優化軟體服務、有效媒合供需兩方,與充電站主和用電車主三贏。並與政府和電動車業者合作,共同實踐智慧用電之城市藍圖。

電動車產業正在加溫。早在 2013 年,日本政府即推動電動車與低排放量車款的「購車減稅」和「補貼充電站」政策。又與各大車廠合作,將電動車充電規格標準化。而在日本以外,不等政府帶頭,Gogoro、Tesla 等自行投入研發與建置電池與充電站,並積極與各國政府、商家合作,建立充電站能源網絡。Tesla 在台灣的第一間直營店更於本月初熱鬧開幕。談了許久的電動車產業、綠能科技等議題,隨著《電業法》修正草案的通過,可望在台灣獲得更多關注。

然而,電動車就是真環保嗎?我樂見各式能源替代方案成熟,讓我們面對天然資源消耗殆盡時,還能有所選擇。

延伸閱讀:[政府] 修電業法打破台電獨佔

來自王詩婷的問候

想跟大家分享由新科數位政委唐鳳所寫的《從奇點到眾點》一文。無論政府和人民,或是平台與用戶,追求的都是同一件事 —— 「共感」,期待新科技能讓我們更貼近彼此所感。

封面圖片來源:Gogoro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