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愛奇藝申請來台投資|美地區政府擬向 Netflix 用戶課稅|國發會提出數位經濟產業發展方針

【政府】愛奇藝申請來台投資|美地區政府擬向 Netflix 用戶課稅|國發會提出數位經濟產業發展方針

早安。今天是國內新聞比重較高的政府專題。

台灣政府該不該放行影音串流平台愛奇藝?司徒嘉恒分析台灣落後的審議陸資法規,反而造成畫地自限。而在美國,有線電視的萎縮,造成地方政府稅收不足。張鼎聲分析加州的最新主張,是讓 Netflix 用戶繳稅。

最後,國發會提出了一份對台灣數位經濟發展的建議,但為何建議總是無法落實?朱宜振指出,只有羅列關鍵字,而未提出明確場景的政策,很容易大而不當。

-- 周欽華

今日主筆:創拓國際法律事務所執行董事 司徒嘉恒。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協理 張鼎聲。南星創速器創辦人 朱宜振。閱讀時間 9 分鐘。

政府專題新聞分析

陸資企業愛奇藝申請來台,政府應積極列管以利台灣內容產業發展
中國網路影音串流平台愛奇藝,以「資訊服務」業別申請來台投資。經濟部投審會發文給文化部、NCC,以及陸委會等相關主管機關諮詢意見。文化部部長鄭麗君表示,影視產業並不屬於陸資投資許可類別,然而投審會有最終決定權。Link

司徒嘉恒:


我將從陸資來台法規面、內容產業發展面,以及文化產業政策面來探討此則新聞。

依照現有法規,可拒絕愛奇藝登台

愛奇藝是陸資,陸資來台投資參股現有公司、設立子公司或分公司,過去是一律禁止,後來採用「正面列表」的方式管理。意即只有列表上開放的產業類別,陸資才能投資。

愛奇藝到底應該歸類於列表上開放的「資料處理及資訊開放服務業」,還是列表上沒有的「有線及其他付費節目播送業」呢?主計總處將「有線及其他付費節目播送業」定義為:

「從事將電視頻道節目以自有傳輸設施或經由第三者(電信業者),在收視戶付費基礎上傳播影像及聲音,供收視戶收視之行業。」

雖然該定義沒有具體區別傳輸媒介,以業務型態來看,後者的確更能準確描述愛奇藝。因此以法規而論,鄭麗君部長的回覆並沒有錯。

台灣「文化保護」行之有年

其實台灣對於中國影視節目的進口仍有重重限制。例如對中國電影的進口配額,實際上違反台灣在 WTO 下「不得對外國進口電影施以配額管制」的條約義務。但中國以主權爭議為由選擇退讓,不透過 WTO 爭端解決機制提訴。

中國電影數量的控管,在某個意義上可以視為一種文化保護政策。用意是避免大量進口的中國節目摧毀本土的影視產業基礎,也避免觀眾因頻繁接觸中國節目而混淆了文化與身分認同。

然而,台灣不同於中國,以技術手段限制國民對網際網路特定內容的存取是違憲的。所以,即使愛奇藝不登台,台灣人依舊可以透過網路到愛奇藝中國網站收看大陸的影視節目。若政府認為文化保護政策的實際效益,面對愛奇藝申請的落地許可,正確的作為是積極列管,而非消極地拒斥。

積極列管,活化台灣影視內容產業

愛奇藝主動上門申請進入台灣,政府正好可對其業務內容作出規範。將愛奇藝的平台導向有利於我國內容產業發展的方向,有三個方法:

  1. 在愛奇藝針對台灣觀眾設置的台灣站上,限制大陸影視節目上架數量,使其與文化部現階段的進口限制政策一致,以保障台灣影視節目在愛奇藝台灣站的基本上架數量與曝光方式。
  2. 要求愛奇藝台灣站上播出的台灣影視節目內容,不會因中國大陸的言論檢查而遭到刪節或修改。
  3. 要求愛奇藝進入台灣時,必須尋找本地的合作投資人,使愛奇藝台灣子公司至少有若干比例的股權是台灣人持有。

由此可見,政府對於陸資來台審議的法規仍無法符合產業發展所需,並未積極正面的解決目前產業面臨的問題。

文化部管轄範圍小,顯示政府對於文化產業政策的邊緣化

這則新聞最耐人尋味之處是「文化部出來表態」這件事。文化部是我國文化事務的主管機關,但實務上,它的管轄範圍與影響力卻僅限於內容製作。文化部在此時的表態,與它在政策制訂上的邊緣化角色相比,顯得甚為突兀。

以管轄範圍來看,文化部轄下有影視及流行音樂發展司、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則主導了內容傳播的載體。例如廣播電視、有線電視、衛星電視事業的執照發放與電信事業的監理與管制。然而 NCC 在此則新聞中卻被忽視了。

以影響力來看,文化部在產業輔導的經驗與資源遠不如經濟部。在財政手段上,文化部對於內容產業的補貼與優惠措施,主要是看財政部的臉色和立法院的預算審議過程。

這整件新聞,可以看作是台灣舊問題的併發症 —— 落後的陸資來台投資審議模式、文化產業政策的邊緣化,以及對於數位匯流趨勢的無感(NCC 未表態)。這些因素使得愛奇藝輕飄飄的一封投資許可申請,成了政府不可承受之重。


美國加州預計向 Netflix 用戶課稅,政府若不積極應對將阻礙產業發展
加州多個城市考慮向 Netflix 等網路影音平台用戶課稅。適用稅法為公共事業稅(municipal utility tax code),與有線電視相同。若該案通過,當地的 Netflix 用戶最多每月得多花 1 美元。Netflix 認為政府不該將網路 app 服務比照水電等基礎設施課稅。Link

張鼎聲:

美國加州許多市鎮正在討論是否針對 Netflix 使用者課稅。主要課徵稅目「公共事業稅」(municipal utility tax code)為線電視業者需要繳納之稅負。公共事業看似跟 Neflix 無關,但政府認為,Netflix 所提供的服務和有線電視業者並沒有不同,因此也應該要繳稅。這聽起來好像有點道理,但我認為加州市鎮是找名目課徵稅賦,逼 Netflix「削足適履」。

政府跟不上新商業型態

傳統的商業模式多半是提供貨物或勞務換取收入,各國政府也以此發展出課稅的法規及方法。但是近幾年,新型態的商業模式產生,像是網路購物、共享經濟或影音串流等。政府往往無法掌握其中價值的轉移,包含公司如何獲利,或是獲利的地點。舉例來說,以前政府可以透過實體商品的轉移來課稅,但現在許多公司根本就沒有實體店面,亦不販售實體商品。

政府不應只在舊法規中找答案

Uber 在台灣的課稅問題就是大家最熟悉的例子。我認為雙方都應該好好溝通,相互了解。一方面業者必須努力與政府溝通,讓商業行為符合現行法規,並依法繳稅。另一方面,政府必須思考既有法規(如公司法與所得稅法)真的還能夠適用於這些新型態產業嗎?我想政府不應該只在舊法規中找答案。如果沒有適用的法規,就應該考慮另訂新法。

然而實際狀況是,修法程序冗長,其中還包含許多政治考量。這時政府可以在母法底下,針對目前沒有明確規範的部分,以行政解釋或命令規定。讓業者有法可循,在規範內營業並繳稅。

財政部已經於近期確認跨境電商未來在台灣提供勞務,只要獲利能力達一定金額,就必須辦理稅籍登記並繳稅。預計最快明年上路。這應能夠解決上述 Uber 在台繳稅的問題。

法律不應該是限制產業發展的框架。政府應使商業法規和稅法跟上新興產業的變化,讓法規也能夠創新且順應時代。


國發會提倡數位經濟,湊合關鍵字的計畫難以引領產業轉型
國發會指出,數位經濟對網路、經濟及工作型態帶來改變。未來數位經濟發展政策將從產業、人才、政府職能及創新創業四大面向著手。在聲明中,國發會也強調物聯網發展、公開政府,以及創業法規鬆綁。Link

朱宜振:

國發會這篇新聞稿從網路行為、經濟模式以及工作型態,推演到未來應用,看起來十分有條理。但過去政府執行的成果總是不盡人意,亞洲‧矽谷推動方案就是一例。

若用寫程式來比喻政府從擬訂計畫到施行,國發會負責看到未來需求,並寫出程式架構。各部會負責編寫架構中各模組程式碼,文官體系是編譯器。而民眾就是系統用戶。可惜的是,往往規格需求書寫得相當漂亮,實際執行卻並非如此,導致使用者體驗(User Experience)不佳。

政策施行結果不佳的原因可以從兩個方面來分析 —— 企業端與政府端。隨著網路普及,科技進步,企業和政府都能以更便宜、更快速的方式接觸用戶,瞭解市場需求。過去,「創新」是功能導向,現在則圍繞著人本思維。然而我國企業並未隨著科技的進步一起創新,政府也沒有落實以人為本的思維來制定政策。

企業端:從錯誤中培養競爭力

比起新創公司,大企業擁有較充足的資源,對未來風險的承受度也較高。大企業理應分配人才及資源嘗試新的實驗。然而,台灣企業多半只會根據自己的營業額和組織規模,提出 3 - 5 年的計畫,重點也只擺在獲利。為了降低風險,台灣企業連嘗試的成本也不願付出,結果往往省小賠大,缺乏應變能力。企業不該一味追隨他人成功的腳步,而是從不斷試錯和實驗的過程中,培養出技術知識(know-how),造就競爭力。

政府端:培育屬於未來的人才

想要創新就必須培育人才,而且是未來的人才 —— 年輕人。唯有不斷與年輕人交流、合作,國家才有機會成長。可惜以新聞稿來看,國發會只是將金融科技、物聯網,或工業 4.0 這些流行關鍵字湊在一起而已。

政府若繼續無視以人為本的思維,一味地認為可以從既有工業產業轉型,最後可能會發現買了很多新設備,卻始終無法製造出創新產業。

來自司徒嘉恒的問候

面對諾貝爾文學獎委員會的奪命連環 call,狄倫老伯仍相應不理。國家政府在邊界上設立守望塔,塔外是騎士壓境,邊界內是找不到出路的小丑與淡定的賊,這豈非搖滾樂先知對於網際網路世界的預言?

昨日數位影音專題,大家最愛...

美第二大電信業者 AT&T 將以 854 億美金併購 Time Warner,得票率 67%!熬夜趕寫也能有好評價,恭喜欽華主筆。

封面圖片來源:jaboczw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