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已成各國國力競爭重點項目

金融科技已成各國國力競爭重點項目

早安。

金融科技
1. 手機支付走入台灣超商
2. 區塊鏈聯盟發展受挫
3. 各國政府策略合作已蓄勢待發

閱讀時間 10 分鐘。

取代現金,手機支付走入臺灣超商

行動支付 LINE Pay 今年十月與 7-11 和全家便利商店合作後,交易總數成長三倍。其中,便利商店的交易數已經佔總交易數 7 成。Link1 Pi 行動錢包(PChome 子公司)營運長韓昆舉認為,便利商店貼近消費者生活,是普及行動支付的最佳方法。 Link2

陳宥廷(TapPay 共同創辦人):

LINE 交易數倍增代表 LINE Points 行銷成功。但補貼優惠結束後,使用者會不會繼續用手機支付,我持保留態度。歐付寶和 Pi 行動錢包等業者不斷祭出優惠,但會用手機支付的人還是不多。

手機支付宣稱「出門不必帶錢包」的便利性,多數人仍舊無感。無感的原因,可從以下幾個面向分析。

使用者習慣難改變

行動支付 app 都希望透過連鎖超商的龐大網絡,促使消費者改變使用習慣。像是 Pi 行動錢包跟 7-11 結盟;歐付寶與全家、萊爾富和 OK 超商合作


一般消費者在超商消費主要用現金,或「卡片式」的行動支付方式。現金是流通率最高也最直覺的付款方式,但找零慢且優惠少。卡片則可分為 icash 超商卡與悠遊卡、一卡通等交通卡。icash 的特點是在 7-11 享有許多優惠,而悠遊卡或一卡通則跟通勤族息息相關,使用頻率高。

消費者已經習慣使用現金或卡片,想說服消費者在超商拿出手機付款並不容易。例如第一次使用的消費者,得克服掏手機、點開 app、綁定信用卡,以及設定密碼等瑣碎的流程,因此業者自然要祭出吸引人的優惠補貼,這也就是 LINE Pay 和歐付寶採取的方式。

但首購優惠或補貼政策結束後,消費者會再使用手機付款嗎?更進一步的問題是,手機支付有沒有成為消費者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存在?

關鍵在於支付的不可取代性

手機支付在中國能普及,是因為當時過去中國的支付方式只有現金,卡片尚不普及。因此消費者直接從現金跳到手機支付,加上許多 app 連結生活中各式服務,創造了手機支付結合生活服務的「不可取代性」。

反觀美國,信用卡支付體系相當成熟,大小型店家皆提供刷卡服務,創造了信用卡的不可取代性。這時候手機支付要切入有難度,這也是 Apple Pay 目前面臨的問題。

回到台灣,悠遊卡與一卡通從大眾運輸系統支付起家,在只能用現金坐公車與火車的年代,建立起支付習慣的不可取代性。因此,LINE Pay 必須思考建立自己的不可取代性。

從只提供現金付款的場景下手

台灣許多地方都可以透過信用卡、悠遊卡或一卡通等卡片付款。手機支付要普及,應從那些還只能現金支付的場景切入,例如夜市、路邊店家、在地商圈等,相對容易創造不可取代性,征服現有卡片支付的場景。否則,只是一味透過補貼強行切入,終究是事倍功半。


區塊鏈聯盟發展受挫,轉向亞洲市場招手

紐約區塊鏈公司 R3CEV 發起的 R3 區塊鏈聯盟,近期進行 Corda 區塊鏈平台第三輪融資計畫,規模達 1.5 億美元。此聯盟 42 間銀行成員中,僅有 35 間表態參加本次融資。 Link

陳育澍 Amos(新聯在線聯合創辦人)

比特幣的核心技術 ─ 區塊鏈(Blockchain)— 號稱可顛覆世界交易模式,讓所有程式設計師為之瘋狂。其擁有以下特性:資料庫去集中化、無法竄改、交易手續費低、變動紀錄可回朔追蹤、購買去中介化、使用交易快速等。

這幾年工程師深入研究後,大幅降低其運算時間、提升每秒資料處理量,增加其成就未來交易模式的可能性。吸引更多頂尖程式工程師、銀行及財團等相繼瘋狂投入開發,因此也出現不少發展區塊鏈技術的公司,例如:EthereumHyperledgerRippleBitcoin Blockchain 以及 2014 年於美國紐約創立的 R3CEV(簡稱 R3 )。

R3 聯盟擁有 42 家銀行會員,主要為金融機構及銀行,是世界最大金融區塊鏈聯盟。他們近期發布作業平台的原始碼 Corda,目標是建立一個有權限的分散式帳本。除了 R3 之外,其他區塊鏈平台也都仍處開發研究階段。我預期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突破。

R3 聯盟七家銀行會員退出,是一個市場的震撼彈。根據 CoinDesk 最新一季研究報告,到今年為止,區塊鏈新創公司的三季總融資額達 3.76 億美金,比去年同期減少 17 %。而與 2015 年三季連續融資增長額相比,每季融資金額都在下降。

R3 聯盟發展重點不是技術本身,而是聯盟的合作方,也就是以後的運算節點。這些利潤、成本以及維護的自身利益掌握,還有各自建置中的機密技術、開發成果等要如何整合?進而可建構一個人人都能接受的平台,在一個大家認可的合約環境之下運作,確實是非常艱鉅的問題。

不難想像,在金融市場這麼競爭的環境下,若沒有技術的主導權或掌握權,其「共同開發」的理念很難落實。難怪 R3 首席技術長 Richard Gendal Brown 會:『您會發現斷層,也會發現問題。但那很好,請分享您發現的。如果可以,請您分享您的解決方案』執行董事 Brian Behlendorf 也說:『將我們的 DNA 分享出來,我認為是個好主意。』

但在實務上,銀行等金融機構許多系統及業務是外包出去的,因為自己建置及維護成本太高。而區塊鏈的應用還這麼遙遠,不如等待技術較為成熟、共識凝聚之後再加入,或是直接買其他科技公司的區塊鏈解決方案還比較快。例如 IBM 早就投入大量資源研究分散式帳簿的技術,也在架構應用模組、提供銀行甚至企業的區塊鏈解決方案。

而在此時,R3 又向新加坡金管局聯手成立區塊鏈實驗室,且實驗室的運作人員皆由 R3 的聯盟成員出任,尚未看到新加坡政府資源的支持。 R3 面對融資額節節下降,此時選擇進軍亞洲可能是想藉由亞洲市場增加成長動能。

目前加入 R3 聯盟行列的金融或投資機構約 70 家,近期中國信託也組成 50 人團隊加入 R3 聯盟,我由衷地祝福他們。

無論如何,新加坡於今年 5 月才成立 Fintech 辦公室,向全世界金融創新業者招手,成功建立驅動 Fintech 的亞洲代表性國家。現在又朝向區塊鏈,再次站穩金融科技創新龍頭國家,其動作反應之快,確實需要台灣政府借鏡。


台灣不能等,各國政府策略合作已蓄勢待發

英國財政部與國際貿易部將於明年推出「金融科技一站到位」(one-stop-shop)政策,協助英國金融科技公司進軍亞洲市場,同時協助國外金融科技公司在英國成立公司。英國政府將提供行政和稅務建議、協助媒合國際投資者等服務。Link

楊瑞芬(瑞保網路科技創辦人):

我一直呼籲政府要注意未來國際金融科技侵略的戰爭,並在 2015 年提出台灣只有約 3 年時間,培養出一兩個具競爭力的金融科技企業與各國競爭。才一晃眼,已然箭在弦上!

英國政府於 11 月底發布公告,將於 2017 年初啟動「金融科技一站到位(one-stop-shop)」政策與支援,協助英國的金融科技公司前往其同盟國家發展。例如由政府協助辦理公司落地相關手續,以及在原國家持有的執照可沿用至同盟國家。當然,同盟國內企業也能落地英國。

這呼應了新加坡舉辦金融科技嘉年華(FinTech Festival)前,英國與新加坡於 11 月 16 日簽定的外貿協定。同時英國財政部公告,除了新加坡,英國政府早已和中國澳洲南韓建立了雙邊橋接關係。此外,英國經濟部也期待進入東協國家,並積極以本身金融科技優勢來吸引馬來西亞和印尼加入合作。

英國看準亞洲廣大市場,積極拓展,以扶植名義吸引各國與其合作。而像中國與南韓等,有能力自行發展金融科技的國家,則想確保自己待在金融科技產業主流群裡。未來這些國家彼此合作,並讓其國內金融科技產業坐大。而那些不是同盟國家要小心了,金融世界戰爭(侵略或抵制)可能隨觸即發。台灣就是那個没被納入的國家!

今年金融科技法令沙盒議題火熱時,我就注意到英國、新加坡與澳洲等兩兩之間簽有共通協定。換言之,通過英國沙盒測試的公司,不必再次測試就能立即在新加坡或澳洲上線。而前一陣子澳洲也和肯亞也與英國簽了共通協定。

儘管我不斷呼籲政府要拿出金融科技產業發展策略,並注意兩兩聯盟的外貿策略。很可惜至今為止,台灣還没有一個金融科技產業的專責扶植單位,更遑論策略與資源了。

金融科技發展至今,已不是一個國家的選擇題,而成為全球的是非題。政府應主動積極看待金融科技產業。同時,未來金融科技還有發展空間,對外交實力薄弱的台灣,或許是個很好的時間點。以主動代替被動,台灣可能有機會和英國或新加坡換取更多資源。甚至,趁亞洲大部份國家金融科技才剛起步,台灣可利用資訊與金融兩項實力,大幅邁進,才能為可預見的金融科技戰爭作準備。

它需要政府提出完整的金融科技產業策略,並建立強而有力的專責單位,以整合資源配置與政策發展。金融產業發展不僅涉及法規與資金,現在還加上了外交及貿易協定。

來自楊瑞芬的問候

有物的朋友大家好,和大家一起追蹤金融科技話題也近一年了,確實也看到政府開始用正向態度面對,但觀察國際的動態或競速,卻仍非常憂心。希望所有關心台灣金融科技的朋友,讓台灣在金融科技的世界角力中,不要失去了競爭力。God bless Taiwan!

昨日 BAT 專題,大家覺得最有策略思維的...

騰訊切入商務領域,得票率 52.6%。抱歉這次因為設定有問題,因此只有 A & B 兩個選項,無法選擇 Emil 主筆會員們,歡迎來信告訴我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