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 中國控管言論自由由來已久,網路影音也納入管轄

[政府] 中國控管言論自由由來已久,網路影音也納入管轄

一次看完今日三篇分析>>

中國言論自由控管由來已久,網路影音也納入管轄

中國為訂定控管網路平台新規,要求用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傳播的視聽內容,都須申請「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才可傳播。平台也不許轉發民眾自製的時政類新聞節目。Link

司徒嘉恒(創拓國際法律事務所執行董事):

一般人只知道中國政府的言論管制與網路防火牆惡名昭彰,卻未必明白這種言論管制的底蘊與其歷史淵源。

按照共產革命理論,中國共產黨是工農無產階級革命先鋒隊。在共產黨解放全世界以前,中國政府代表的,只是共產黨在中國的先鋒隊,以及與資產階級敵人打交道的白手套而已。因此,中國政府的言論管制,其實是執行中國共產黨的文藝政策。其根源可追溯到 1942 年 5 月,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

當時毛澤東指出,中國共產黨解放人民的偉大事業,由軍事與文化的戰線構成。而文化戰線是為了使「文藝很好地成為整個革命機器的一個組成部分,作為團結人民、教育人民、打擊敵人、消滅敵人的有力武器,幫助人民同心同德地和敵人作鬥爭」

在這前提下,文藝工作者(今日叫「內容生產者」)就有了「立場問題」、「態度問題」和「工作對象問題」。

立場:必須支持共產黨

文藝工作者自然應該站在無產階級與人民大眾的立場,而共產黨是無產階級革命先鋒隊,也就是要「站在黨的立場,站在黨性和黨的政策的立場」。中國元首習近平在今年二月,於北京主持召開「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時提出「黨和政府主辦的媒體必須姓黨」,亦是基於相同的思維邏輯。

態度:清楚劃分主要敵人、次要敵人與自己人

「態度問題」談論的是以何種方向描繪文藝作品中出現的對象。文化戰線必然有主要敵人、次要敵人(為了對抗主要敵人而暫時結合成「統一戰線」的盟友)以及自己人(無產階級群眾及其先鋒隊,也就是共產黨)。

面對主要敵人,「任務是暴露他們的殘暴和欺騙,並指出他們必然要失敗的趨勢」,「堅決地打倒他們」。對於統戰中的盟友,「態度應該是有聯合,有批評」,支持並贊成盟友的正確作為,批評或反對盟友的反動錯誤方向。對於自己人,應該贊揚、教育他們擺脫「不正確」的階級包袱與習慣,促成團結與進步。

在延安的時代,敵人是日本人,統戰盟友是國民黨。而在大國崛起年代,敵人是美帝資本主義或「分離勢力」,統戰盟友則是左派民主社會主義者或「愛國人士」。

工作對象:融入目標對象的生活,以對方用語創作

「工作對象問題」就是「誰是目標聽眾」。在延安文藝講話的時代,這指的是延安當地的共產黨各級幹部、紅軍的士兵、農村的農民與工廠的工人。因此,文藝工作者必須熟悉目標聽眾的日常生活與思考習慣,用目標聽眾可以理解的語言來創作,文藝工作者甚至必須親身體驗、學習目標聽眾的生活方式,完成其自身的改造與革命。

網路普及讓資訊能任意傳遞,成為中國政府的隱憂

在改革開放年代中,網際網路的興起,為資訊製作與傳播的普及與速度帶來革命性影響。當網際網路只是小眾娛樂、傳達一些風花雪月的訊息時,中國政府/中國共產黨由於資源有限,而採取聽任行事的態度。然而,當網路規模逐漸擴大、傳達訊息日益多元而豐富,有可能危及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時,就必須立即扼殺民間的自媒體,不允許立場或態度不正確的節目「散布毒素」。而中國政府發放許可證的意思就是:黨要審查節目內容的「立場問題」、「態度問題」與「工作對象問題」,才能決定它是否有益於「教育廣大無產階級群眾」或「打擊階級敵人」的政治任務。

這則新聞說明:中國共產黨七十多年來,並未因為改革開放而軟化對文化活動的管制,其本質與毛澤東在延安文藝講話的年代仍舊一脈相承。「美國南方地主富農階級小說家」福克納說:「過去並未消逝,甚至尚未過去」,正是此意。

封面圖片來源:Manuel Joseph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