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醫產業想扎根南台灣,須先解決屬地主義問題

生醫產業想扎根南台灣,須先解決屬地主義問題

早安!今天是久違的生醫專題。

1. 紐約急欲發展成美國第三大生態聚落
2. 屬地主義-南台灣生醫政策發展的隱憂
3. 擴增實境大幅減輕幻肢疼痛

閱讀時間 10 分鐘。

向波士頓與舊金山看齊,紐約急欲發展成美國第三大生態聚落

紐約市啟動 LifeSci NYC initiative 計畫, 將投入 5 億美元(約台幣 150 億)發展生技產業。市長指出,雖然紐約擁有超過 100 家醫學研究機構以及 9 家醫學中心,但生技產業在紐約還有很多潛能未被開發。該計畫重點之一為設立應用生命科學校園(Applied Life Sciences Campus)。Link

另一方面,紐約州啟動 6.5 億美元資金發展生技產業。其中 2.5 億為給生技公司的租稅誘因,2 億為廠房建設基金,1 億美元協助草創公司,剩下 1 億美元為草創公司與其他私人機構合作時的補助。Link

張劭聿(Life Science Nation 研究經理):

近年越來越多國家與城市欲以生技醫療創造經濟成長。美國波士頓、舊金山灣區與聖地牙哥已發展為成熟的生技聚落,作為金融產業中樞的紐約也在思考如何急起直追。

紐約州州長 Andrew Cuomo 宣佈啟動 6.5 億美元(約 200 億台幣)生技產業資金。無獨有偶,紐約市長 Bill de Blasio 也宣布 LifeSci NYC initiative 計畫。標誌著紐約成為新興生技聚落的野心。

紐約市向來是金融、娛樂、服務與旅遊業的重鎮,而生技新創所需的元素也可以在紐約找到。從許多方面來看,紐約有充分的條件成為重要生技聚落。

研究機構、大型藥廠、銀彈


紐約擁有哥倫比亞大學、康乃爾大學威爾醫學院、洛克菲勒大學、紐約大學等世界一流的研究機構;也有西奈山醫院、紐約大學醫學中心、斯隆凱特琳癌症研究紀念中心等重要醫學中心。無論是美國國家衛生院補助款總金額,或生醫專利申請數量,紐約在美國各大城市中都名列前茅。

在產業界方面,輝瑞藥廠、必治妥施貴寶藥廠、雷傑納榮製藥公司等大藥廠總部都設於紐約。

在資金方面, 曼哈頓投資機構林立。OrbiMed、Warburg Pincus、Harris and Harris Group 等活躍於生醫領域的私募基金也都位於紐約。

也難怪紐約市經濟發展局經濟轉型中心主任 Eric Gertler ,紐約的生技產業「沒有發揮全部的潛能」。

兩大計畫帶動生技創業

紐約州與紐約市政府分別推出的這兩個計畫,亟於解決生技創業在紐約遭遇的瓶頸。

首先是土地問題。紐約寸土寸金,新創公司難以負擔高昂租金。儘管紐約市已有 Alexandria Center、Harlem Biospace 等生醫孵化器,但空間仍嚴重不足。因此,紐約市的 5 億美元資金中,有 1 億美金是用於建設大型孵化器應用生命科學園區(Applied Life Sciences Campus),預計 2017 年開幕。

第二是資金問題。新創團隊亟需早期資金。生醫新創產品需要進行大量研究與測試才能建立原型,或取得實驗及臨床數據,此時最需要政府的一臂之力。在紐約州的計畫中,2.5 億將以租稅優惠的形式提供給生技公司。另外,州政府每年將舉辦 4 次新創競賽,勝利團隊將獲得 2.5 萬美元獎金,並可參加一年一度的 「生命科學高峰會」競賽,角逐 10 萬美元大獎。

第三個是連結本地新創公司與創投基金。光是有創投基金、私募基金還不夠,紐約市政府積極穿針引線,提高基金管理人投資紐約本地生醫新創公司的意願。例如 2015 年八月,紐約市經濟發展局提供 1000 萬美元,吸引禮來藥廠、賽基藥廠(Celgene)與奇異創投(GE Ventures)共同成立生醫創投基金。其規模達到 1.5 億美元,這個基金將交由具有豐富生醫創投經驗的旗艦創投(Flagship Venture)與 Arch Venture Partners 共同管理,預計將投資 15-20 家紐約的新創公司。

紐約「生技聚落」尚未形成

從務實層面來看,建立孵化器或育成中心、成立創投基金都容易達成,真正困難的是建立一個完整的生態系。麻省理工學院講師 Jonathan Fleming 曾說過,一顆新藥從實驗室到市場的完整開發流程,需要八十多種不同領域的專業人才。

紐約雖然有深厚的學術基礎以及跨國大藥廠的支援,但受限於連續創業者數量不多,早期生醫新創團隊人才容易出現缺口,也較不易覓得所需的技術顧問、法規人才、外包研究機構與外包生產機構。不少新創團隊在發展到一定階段後不得不外移到波士頓或其他較成熟的生技聚落。也許隨著時間推移,紐約的生技生態系會漸趨完整,但目前新創公司的流失卻是不爭的事實。

不光是紐約,北美許多城市都在推動自己的生技聚落,例如德州休士頓、華盛頓州西雅圖、北卡羅萊納州科研三角、加拿大多倫多等等。紐約為了鼓勵生技產業所做的許多大膽嘗試,實際成果如何,還需要時間來檢驗。

長期規劃勝過炒短線

生技新藥的研發是長期事業,生醫產業的發展亦然。紐約現任市長 Bill de Blasio 的 5 億美元計畫,事實上在前任市長彭博任內就已經在著手規劃。波士頓的生技聚落,更是經過了 20 年的發展才成氣候。如果台灣政府只關心短期的關鍵績效指標,執著於論文篇數、專利數、新創公司數量,或是創業大賽參加人數等等,注定因小失大。

紐約的學術機構與醫學中心的質量勝於台灣,紐約州全境的生產毛額是台灣全國的兩倍半,紐約更有跨國大型藥廠總部就近合作。紐約坐擁這樣的資源,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但目前為止,生技產業仍落後波士頓與舊金山一截。那麼台灣又有多少資源,離所謂的「亞洲瑞士」還有多遠?當我們聽著生技大老喊的口號,背後有幾分真實、幾分空洞,我想大家心裡必須有一把尺。

在專精化的時代裡,台灣更應該找到自己的定位。與其追求扶植可以匹敵羅氏或諾華的跨國藥廠,台灣更該透過跨境合作,在全球市場找到發展利基。幾個適合台灣的領域包括精密製造的高端醫療器材、特色製藥產業(Specialty Pharma),以及健康資訊科技產品。這些領域受惠於台灣現有的產業基礎。若公私部門能共同合作,挹注資源,將能事半功倍。


屬地主義-南台灣生醫政策發展的隱憂

因應行政院推動「五加二」創新研發產業政策,台灣生技產業聯盟以行政院南部科學園區為核心,結合周邊大學等研究單位,共同推動南台灣生技醫療產業。參與單位包括中研院、工研院、成功大學與多家生技大廠。Link

吳季剛(中華創業家跨界交流協會理事長):

以南台灣為主題的產業政策並不新。不論是「平衡發展差距」或是「有效活用在地產業特性」,都是一再被提到的議題。

雖然政策規劃都非常合理,實際執行上卻有不少挑戰。舉例來說,以南台灣的化學工業實力,可望轉型製藥,但實際執行可能會遇到組織「屬地主義」的阻礙,讓政策難以推行。

發展生醫的兩大關鍵:研發技術與臨床實驗

醫藥生技產業最重要的就是研發技術與臨床研究的實驗。在政策列出的研究與學術機構包含中研院、工研院、金屬工業中心、國家動物中心、成功大學、南台科技大學、中山大學、高醫大學,以及義守大學,絕對具備足夠研究能量。成功大學與高雄醫學大學也有臨床實驗能力。

而政策列出的南台灣重要生技醫療產業則包含台灣神隆、台灣比菲多、港香蘭生技、龍杏生技、德英生技、天明製藥、生展生技、瑞德生技、醫百生技、全球安聯以及亞果生醫等企業,也都是國內首屈一指的生技製藥公司。

這個政策看起來十分完美,也很合理,但是執行政策的終究是人。歷年來,南部產業政策的問題在於組織的「屬地主義」習氣。

中研院、工研院兩大研究單位執國內牛耳,但本部均在北部。工研院南分院的人力編制僅不到全院的十分之一;中研院甚至沒有正式的南部機構。這種組織架構造成經費分配重北輕南。設立於南部的分支機構在爭取資源時處於弱勢,可以發揮的作用也就沒有預期中的大。

政策制定只以地域思考

最後,政策列出的南台灣重要生技醫療產業廠商,泰半是製藥業;另一方面,在研究機構中,「金屬中心」亦被納入,再度顯現屬地主義。

金屬中心的確擁有醫學相關技術,但其偏重手術器械與骨材等醫療器材,並非生技製藥。隔行如隔山。很顯然在政策制定時將金屬中心列入,是因為金屬中心是位在南部的單位。

政府規劃產業政策時,除了考慮是否合理之外,若想要執行到位,還需考量組織行為上的各種慣性習氣。在此政策中,還必須能解決領頭單位「屬地主義」問題。


止痛藥以外的選擇,擴增實境大幅減輕幻肢疼痛

瑞典研究團隊發現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 AR)將可治療「幻肢」(Phantom limb)問題。許多四肢殘缺者有「幻肢」的症狀,即感覺到自己截肢部位仍存在,且會傳來陣痛。而過去臨床治療方法都無效。研究團隊表示接受 AR 療程的病患能大幅減輕痛苦。Link

陳誌睿(龍骨王創辦人):

持續而無止盡的疼痛,日日夜夜的出現,非常折磨人。偏偏現有的醫學療法還無法有效根治。大多數的截肢患者會感受到持續性的疼痛,即使在睡夢中仍持續,嚴重的影響患者的生活。

幻肢痛(Phantom Limb Pain)痛點來自已經消失的肢體,又稱為「鬼腳痛」。不論截除的是手或腳都會產生相同痛覺。幻肢痛的成因還沒有定論,目前只能推估是肢體移除後,大腦對應幻肢的運動神經錯亂,導致發出疼痛訊號。患者即便吃止痛藥、接受電極刺激、鏡像訓練或是中醫的針灸,仍然常常無效。

如今瑞典科學家提出了至少能減少 5 成疼痛的方法,令人期待。

AR 療法模擬真實四肢,患者得以緩解疼痛

科學家發明了幻動覺療法(phantom motor execution)。藉由黏貼在皮膚表層的電極,採集殘肢肌肉的電極訊號,再經由人工智慧演算法轉譯電極訊號,觸動擴增實境的互動,控制虛擬手臂。

患者在電視螢幕中,看到了原本截肢的部位長出了虛擬手臂,並能自由控制該虛擬手臂,就像是原有的生理手臂般自然。因此,患者意識中的幻肢變為真實。患者看的見,也能控制。這觸發了患者截肢前對應的大腦運動神經元,估計正是幻肢痛降低的原因。

AR 技術可幫助活化失能肢體,未來將協助中風患者復健

在此研究中, 14 位受試者嘗試過所有的治療方法都無效,並且經歷了至少 10 年的幻肢痛。不過在經過了 12 次幻動覺療法後,疼痛的強度以及頻率都減少了一半。

而 4 位同時接受藥物治療的患者之中,有 2 位更能將止痛藥劑量分別減少了 8 成與 3 成。研究學者還發現若持續增加療程,有機會再減少更多疼痛

幻動覺療法亦可協助急性期的中風患者,以及腦傷患者更有效率的進行復健。

來自陳誌睿的問候

在看完三位主筆精闢的評論之後,是否對於科技結合醫療需求、醫療產業復興政策有著更多的瞭解呢?

歲末年終之際,大家對於醫材專欄有什麼期許呢?讀了有物報告麥可大大的新聖旨後,我想起了一位前輩提起了「從前有個醫材專欄」,接著說道「下面沒有了...」

昨日政府專題,大家覺得最有策略思維的是...

三篇都具啟發,得票率 39.3%。恭喜鼎聲、司徒及式隆三位主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