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樂透是理性的,除非你跟別人一窩蜂去買

買樂透是理性的,除非你跟別人一窩蜂去買

公益彩券(威力彩大樂透、或各種刮刮樂),1999年年底開始發行,迄今邁入第十四個年頭。假設它是個小孩子,那現在已經升上國三,得準備基測了。台灣人瘋樂透。只要樂透連續幾次槓龜,彩金上看數億,就能見到彩券行前大排人龍

中頭彩的機率比致命車禍還低

不過,買樂透常被認為是「不理性」、「數學不好」的行為,特別是有學過期望值的人更難以理解。真的是這樣嗎?

以大樂透為例,中三碼的機率僅有1.78%。六碼全中的頭彩機率更是低到7.15億分之一。花50元得到這麼低的中獎機率,不管怎麼算期望值都是負的。不用問理財專員,也知道買樂透不是好投資。

但反過來說,不買樂透則「一夜致富」的機率為零。要買樂透才有很小的機率實現。這機率小到我們可以藉由「開獎當天再去買樂透」來提高中獎機率。

因為台灣平均每天車禍死亡的機率為5.25億分之一,高過得頭彩的機率。換句話說,如果兩天前就買好樂透,說得不吉利一點,這兩天內被車撞到的機率比中頭彩還要高。

兩個買樂透的理性理由

正因為僅有億分之一的機率,許多人認定買樂透是不理性的。但期望值為負不等於非理性。我們至少能找出兩種理論支持買樂透是理性行為:

第一,     買樂透得到的不是財富,而是短暫的喜悅

將彩券小心翼翼收到口袋的瞬間,你的眼前展開一幅畫面:

你坐在仁愛路的豪宅陽台上啜飲咖啡,穿著燕尾服管家端上三層英式點心瓷盤,傾身向你報告,飛往夏威夷的商務艙和度假別墅都訂好了。

就算期望值是負的,但買樂透本來就不屬於投資

樂透帶來的是短暫的快樂,比較對象不應該是基金,而是一包 M&M’s 巧克力,或一袋鹽酥雞加九層塔。

跟食物比,樂透佔絕對的優勢。M&M’s 吃了會變胖,更別提鹽酥雞對健康的不良影響。沒中的樂透彩券揉成紙球頂多扔不進垃圾桶;走過去撿起來,還能運動減肥。

第二,金錢與快樂之間的轉換不是線性方程式

銀行戶頭從一百元增加到十萬元,遠比由一百萬增加到兩百萬元令人開心,即便後者的增加數量比較高。同樣的,失去五十元的傷心,在可能賺到一億元的喜悅面前,根本微不足道(甚至比不上100元的布偶娃娃,不然為什麼每個夜市都那麼多夾娃娃機呢?)

聯邦快遞(Federal Express)創辦人Fred Smith在公司草創時,曾因為資金拮据,做了一件乍看之下相當瘋狂的事情

當時,公司週轉困難,他拿著公司最後的資產—5,000元美金—到拉斯維加斯賭二十一點。幸運地,他贏回兩萬七千美金。有人問Fred Smith怎麼敢把公司的未來壓在(期望值為負的)賭場上。Fred Smith只是聳聳肩回答:

「這有甚麼差別。沒錢付運貨的飛行燃料,公司一樣會倒閉。」

對那一刻的 Fred Smith 來說,金錢效益方程式只有0與1兩種價值。五千元與一元的效益都是0。為了賺到效益1,他做了好像不理性,但其實再理性不過的決定。

買樂透的不理性理由:做公益

每次我媽買樂透不中時,她都會揮揮手說:「當作公益吧,幫助需要的人。」

但如果細究,會發現做公益其實反而不是買彩券的理性理由。政府發行樂透,其實過度誇張了公益彩券的慈善效益。

台灣彩券的首頁上明確寫著:

台灣彩券從事的是對國家與社會公益充滿影響力的產業,也深受消費者信賴,期盼持續努力提升社會對彩券產業的信任與好感,讓公益彩券的愛心與公益傳遞到台灣每個角落。

可是這有兩個問題:

彩券收入不到三分之一用於公益

台灣公益彩券的行政費用遠高於直接徵稅。政府徵稅的行政成本約是稅收的1%,亦即課稅一百塊,得支付一塊用作課稅中衍生的費用。

但根據逢甲大學的研究,台灣彩券管銷成本高達13.25%,用於獎金的比例為60%,皆高於國際平均。換句話說,大部分的錢被公務員與中獎者拿走了,最終每張彩券僅有約27%的彩券盈餘納入政府收入。相當於政府每收入三元,就有一元是支付行政費用。

彩券收入排擠其他社福支出

彩券盈餘的5%作為全民健保,45%用作國民年金,剩下一半提供地方政府辦理社福與公益活動。但許多地方政府因為有這項公益資金,便降低了原先編列的預算,將資金挪到其他領域。用比喻來說,公益預算就像一個水桶,原本水桶裡裝滿了編列的預算。如今多了彩券收入的挹注,政府卻沒有換一個大一點的公益水桶,反而把多的水倒進別的水桶裡

所以,每當我媽瀟灑的說沒中的錢就當捐給社福機構時,我都不知該怎麼向她解釋,五十元的公益彩券,可能僅僅像買咖啡超商幫你捐一塊給基金會而已。

一窩蜂買樂透,卻是不理性

我想唯有受社會氛圍推動去買樂透的,才能稱之為不理性。美國太空員 Mark Kelly 曾說過:

「我們每一個人都不如所有人愚蠢」

"None of us is as dumb as all of us."

用慈善包裝的樂透,為承包公司帶來龐大收入,讓政府有多餘的資金可以運用。連續幾期沒中,媒體更開始推波助瀾,讓樂透搖身一變成為全民運動。原先沒興趣的人,在鋪天蓋地的新聞下,引發了台灣人「一窩蜂」的習慣(好比蛋塔),也忍不住跑去買幾張。

樂透就像鹽酥雞,唯一實質的價值就是帶來生活中一點小小的愉悅。媒體既然不會報導「鹽酥雞今日促銷,五十塊可以買五串雞屁股加一份魷魚」,理當也不該過度宣傳「樂透上看X億,期望值提高0.0001%」的新聞。(不過,想想台灣的媒體素質,買鹽酥雞送魷魚倒真的可能上頭條)。

成為億萬富翁的美夢存在每個人腦海中就好,不需要拿出來在整個社會中搖晃、引起共振,過度放大。

為何崇尚理工科、科技業領導的台灣,會特別熱衷樂透呢?或許是台灣普遍工時長、工作壓力大,許多人無法從工作中獲得成就,只是為了生計工作。因此,我們希望藉樂透一舉擺脫無趣的生活。

許多人說中樂透後,最想做的事情是開一間咖啡廳。這正證明我們依然渴求在工作中尋求快樂、尋求自我肯定。但大環境不允許,我們只好在樂透中尋求一絲絲機會。

買樂透的小提示

最後提供一則買樂透的小技巧:至少選一組大於31的數字。

你或許猜到了,31是每月最後一個日期。許多人選號喜歡選自己或親友的生日、結婚紀念日、或重要事件日等。因此選一組大於31的數字無法提高中獎機率,但藉著避開跟別人完全一樣的組合,可以提高獨得大獎的機率。

1999年4月10日,德國樂透開出了「2、3、4、5、6、21」的連號。當時共有38,008名玩家都中了五碼。最終每人分到的獎金僅有8,000元。要是當時有人最後一個號碼選了21,就能獨得3億元獎金。

要是你是這38,008名消費者中的一位,你就不會輕視這項小提示了。

Thumbnail 來源:新唐人電視台

– 想看有物平日發表的小品文,請加入臉書粉絲團Google+ Page 或 Twitter !–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