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壁壘,開始狩獵: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下的台灣是獵人,還是獵物?

放下壁壘,開始狩獵: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下的台灣是獵人,還是獵物?

「那一天,人類終於回想起了,曾經一度被巨人所支配的恐怖,還有被囚禁於鳥籠中的那份屈辱 . . . 」

這是爆紅動漫「進擊的巨人」裡的經典台詞,某種程度呼應了媒體及民眾對於「兩岸服務業貿易協議」的恐懼。在貿易開放的過程當中,台灣究竟是獵人?還是獵物?我們先從基礎的貿易理論開始,理解即將面對的危機與轉機。

貿易101—比較利益法則

[box] 比較利益法則

英國經濟學家李嘉圖在《政治經濟學及賦稅原理》(1817)中,提出了著名的比較優勢理論(Law of Comparative Advantage)。該理論的核心是:一個國家倘若專門生產自己相對優勢較大的產品,並通過國際貿易換取自己不具有相對優勢的產品就能獲得利益。這理論說明在單一要素經濟中,生產率的差異造成比較優勢,而比較優勢決定了生產模式。 [/box]

定義有點繞口,用數學例子來解釋比較簡單。

不同國家擅長生產不同產品。法國人擅長做包包、德國人精於造汽車、美國人很會拍電影、澳洲專門養牛 . . . 即便在沒有國際貿易的封閉環境裡,法國德國還是得將生產要素分配去養牛與耕種作物,因為總不能吃包包跟汽車吧?

比較利益法則就是告訴我們,如果兩國將資源集中生產自己擅長的項目(具比較利益優勢),再透過國際貿易交換,兩國的總產量將高於各別生產兩種產品。也就是說法國專心釀酒作包包、德國人用力製造汽車、美國努力拍電影,以及澳洲一直養牛羊,之後再彼此交換,會比每個國家每樣都做要來得好得多。儘管現實世界的狀況遠比例子複雜千萬倍,後世許多學者也提出新的學說來補強或挑戰比較利益原則。但整體而言有兩點無庸置疑:對外貿易是經濟重要成長引擎之一,以及比較利益原則為國際貿易理論的基礎

貿易全面自由,行也不可行

既然開放有助於提高總產能和總利益,那為什麼不全面開放呢?問題就在於即使是今天,各國之間仍存在非常強烈的猜忌與懷疑。號稱世界警察的美國對盟友都無所不用其極的監聽,更不用說其他本來關係就緊張的國家。因此,對於各種產業的貿易全面自由化,各國政府都有不能不願與不快三種情境。

不能全面自由化:這個最簡單,有關國家安全的多半都不能全面開放。舉凡通信、金融、國防和基礎建設都屬於此類。任意開放等於把命脈都暴露在別人面前,因此通常需要經過最嚴厲的審查並以個案方式通過。

不願全面自由化:這個最糟糕,明明開放衝擊不大,卻由於公會或利益團體的遊說,使得政府限制這些產業的開放。這種情況僅僅保護了少數企業主的財富,卻賠上了全民的利益。

不快全面自由化:這個最複雜。假設A國原本50%人口都在種番茄,由於外國番茄的競爭被要求改種馬鈴薯,卻又不會種,那不是要斷我生路?這種情境下的產業需要漸進式開放並配合產業升級轉型。但產業升級與轉型輔導多困難哪!對執政黨來說還要冒著流失選票的風險,因此有些國家乾脆樹立貿易壁壘來保護這些產業。後面會解釋為何這麼做反而會傷害整體國家利益。

國家競爭力兩大傷害:補貼政策與關稅壁壘

[box] 貿易壁壘:國家阻止國際貿易的政府政策或規則,多半以下列形式出現:

  • 貨物稅
  • 進口關稅
  • 貿易配額限制
  • 在地生產者補貼政策
  • 進口許可證
  • 出口許可證
  • 反傾銷稅
  • 其他非關稅的貿易壁壘

大部份貿易壁壘原理都相同,就是為貿易加入某種成本,令貨品的價格上升。兩國或多個國家之間重複地施行貿易壁壘對付其他國家,導致的紛爭稱為貿易戰。 [/box]

經濟學家普遍認為貿易壁壘會減低經濟的效率,產生無謂損失(Deadweight Loss)。這個損失是由於資源得不到最佳分配,使得生產者和消費者都得不到的部分。簡單的用例子來解釋好了。

假設某島國為了保護本土產的紅茶電智慧型手機,對進口行動裝置課20%重關稅。在沒有關稅之前手機在國際市場上的價格大約10,000。加了關稅以後進口手機變成12,000元。這會造成什麼結果呢?首先紅茶電看到機不可失,馬上把售價抬高到12,000附近。由於手機變貴了,本來預算只有10,000元的潛在消費者只好繼續用原本的傳統手機,進口商的收入因此減少。如果經過嚴謹的推導計算,我們會發現儘管紅茶電收入增加,以及政府稅收增加,對一般民眾沒有好處,最後整體國家的利益仍然會減少,產生無謂損失。

除此之外,保護主義長期來看也難以提高本土廠商的競爭力。許多論文都探討過台灣曾經保護汽車業(或說某一家汽車公司)過頭所造成的負面影響;以及開放競爭之後反而產生的正向效益。

貿易壁壘最嚴重則演變為貿易戰。回到手機的例子。假設因島國對進口行動裝置課重稅,使得半島國三爽牌智慧手機銷路大減,半島國於是對島國的進口品也課以重稅,將使得雙邊貿易更加的混亂與不效率。

在經歷過貿易戰爭的苦果之後。上個世紀末開始,世界各國開始致力於貿易自由化。90年代世界貿易組織(WTO)成立,主要宗旨之一就是以開放、平等、互惠的原則,逐步調降各會員國關稅與非關稅貿易障礙,並消除各會員國在國際貿易上的歧視待遇。

說起來很簡單。

WTO 到2013年3月為止共有159個會員國,龐大的組織要達成共識的難度可想而知是非常巨大。阿拉伯世界討厭美國、中國討厭日本然後台灣肚爛菲律賓。既然這麼多複雜份子要達成一致決議很難,裡面一堆國家我也一輩子不會跟他們做生意,那乾脆找一些重要的咖來談一談就好了啊!於是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與自由貿易區(Free Trade Area)一躍成為自由貿易界的王道。

FTA下的新世界

[box] 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簡稱 FTA)

兩國或多國、以及區域貿易實體間所簽訂的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契約,目的在於促進經濟一體化,消除貿易壁壘,允許貨品與服務在國家間自由流動。

這些協定夥伴國會組成自由貿易區。來自協定夥伴國的貨物,可以獲得進口稅和關稅減免優惠。無論在進口還是出口國,自由貿易協定均有助於簡化海關手續。當協議國間存在不公平貿易慣例時,自由貿易協定可以協助貿易商進行補救。 [/box]

這些協定夥伴國會組成自由貿易區。來自協定夥伴國的貨物,可以獲得進口稅和關稅減免優惠。無論在進口還是出口國,自由貿易協定均有助於簡化海關手續。當協議國間存在不公平貿易慣例時,自由貿易協定可以協助貿易商進行補救。

台灣呢?就像剛闖入新世界的草帽海賊團一樣,在這個 FTA 的大時代裡獨樹一格地自立自強。因為當台灣被排除在主要自由貿易區(如東協+6)之外,同時又無法與主要貿易國家(如美國和歐盟)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在國際貿易上就產生了「起跑點的不平等」。

為什麼說是起跑點的不平等?以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韓國為例。韓國在 FTA 界非常強悍,不但加入東協+6國,而且又快又狠的與歐盟和美國簽訂了 FTA,現在與中國的談判也開始進行。於是我們的產品外銷到美國或歐盟時,大部分都會被課徵進口關稅,而韓國未來則幾乎都免稅。

假設台韓產品差異不大,理論上除了忠實的台灣之友,理性的消費者都會選擇韓貨。這個無關產品與服務的好壞,而是從進海關開始就落後了有FTA 的競爭對手。

我們再深入一點看一下2010年歐盟與台韓間的製造業的貿易狀況。台灣出口到歐盟的產品裡面47.15%需要課稅。而其中稅率超過2.5%的產品占41.28%,這個部分相對於有簽定FTA的貿易對手來說有著顯著的起跑點不平等。而且稅率越高的產品離起跑點越遠。

2010年台灣與韓國製造業外銷歐盟比較表

關稅級距

台灣

韓國

金額

占歐盟自台進口比例

金額

占歐盟自韓進口比例
MFN=從量稅

121.59

0.39

55.25

0.13

MFN=0

16,240.95

52.36

23,271.57

54.01

MFN>0

14,622.53

47.15

19,669.74

45.65

0<MFN<2.5%

1,821.62

5.87

2,293.88

5.32

2.5%≦MFN<5%

7,634.81

24.62

9,402.87

21.82

5%MFN<10%

3,873.62

12.49

7,250.55

16.83

MFN10%

1,292.48

4.17

722.45

1.68

工業產品總計

30,985.08

99.90

42,996.56

99.78

農業產品總計

30.65

0.10

94.25

0.22

輸歐盟總計

31,015.73

100.00

43,090.81

100

單位: 百萬美金
註:1.工業產品包括HS15~HS97章產品,農業產品包括HS01~HS14章產品,輸歐盟總計金額包括HS01~HS97 。資料來源:WTA,IDB資料庫-歐盟海關資料,中華經濟研究院。

出口到美國的狀況稍微好一點,台灣需要課稅的項目約為31.64%。而其中稅率超過2.5%的產品占25.47%,相對於外銷歐盟來說比例較小。我們接著稍微試算一下這些進口稅對台灣出口商的利潤有何重大的影響。

2010年台灣與韓國製造業外銷美國比較表

關稅級距

台灣

韓國

金額

占美國自台進口比例

金額

占美國自韓進口比例
MFN=從量稅

558.29

1.68

2,057.37

4.74

MFN=0

22,044.11

66.15

24,083.03

55.47

MFN>0

10,544.03

31.64

17,205.36

39.63

0<MFN<2.5%

2,054.67

6.17

2,499.93

5.76

2.5%≦MFN<5%

5,565.98

16.70

12,685.41

29.22

5%MFN<10%

2,217.70

6.65

1,507.04

3.47

MFN10%

705.68

2.12

512.98

1.18

工業產品總計

33,146.43

99.46

43,345.76

99.83

0.54

72.24

0.17

輸美國總計

33,326.07

100.00

43,418.00

100.00

單位: 百萬美金
註:1.工業產品包括HS15~HS97章產品,農業產品包括HS01~HS14章產品,輸歐盟總計金額包括HS01~HS97 。 資料來源:WTA,IDB資料庫-美國海關資料。

簡單整理一下稅率的影響性。以 S&P 500企業2013年第一季的平均營運毛利(Operation Profit Margin)約9.6%來看,2.5%以上的稅率確實會對出口商毛利造成傷害,長期來看則會影響企業和國家的整體競爭力。

稅率

影響嚴重性

從量稅(MFN)=0

怎麼簽都沒影響。

0<從量稅<2.5%

稍微影響,2.5%打個折還過得去。

2.5%≦從量稅<5%

有影響,毛三到四產品幾乎無法競爭。

5%≦從量稅<10%

大影響,產品若無獨特性無法存活。

MFN≧10%

重大影響,長期可能被逐出市場。

其實 FTA 除了商品貿易外,還有包含許多關於服務業、智慧財產、文化交流等項目的開放與合作,這些對台灣在國際貿易領域未來的衝擊與負面影響,可能遠比關稅更為深遠且難以估計。

FTA 也帶來國內產業衝擊

聽起來 FTA 很像萬靈丹!可以提高本國的出口競爭力,讓企業在國際競爭上贏在起跑點。但事實上 FTA 是對等的架構,其他國家開放市場的同時,本國也必須打開大門讓國外對手進入。歐盟和美國也非善男信女,對韓國的內需市場肯定也虎視眈眈。

以美韓 FTA 為例,韓國在 FTA 生效時,有 89.79%的工業產品(共8,577項)及 28.55%的農產品(共493項)關稅立即降為零。五年後總計 97.93%的工業產品(共 9,354項)關稅降為零, 57.15%的農產品(共987項)關稅降為零。除了稻米排除不予開放之外,比較敏感的美國豬肉及雞肉,將在10年內分階段取消關稅美牛則在未來15年內分階段取消關稅美國蘋果及水梨則在 20年內取消關稅

簡單來說,韓國對美國開放的部分產業必然受到強大的衝擊,有些產業甚至可能被大規模摧毀。因此 FTA 的先決條件,首先國內必須有高度共識與壯士斷腕的決心來放棄這些不具比較利益的產業;其次是政府必須有完整規劃與策略,輔導這些即將面臨危機的產業升級或轉型

而台灣在這兩個先決條件上的準備並不充足。如果政府要開放美國雞豬牛免關稅進口,凱道上肯定會熱鬧好一陣子,媒體也可能以亡國滅族等字眼形容。另一方面,輔導不具優勢的產業升級跟轉型更從來都不是我們政府的強項。從近期的服務業貿易協議就可以看得出來,我們政府不但沒有整體評估與規劃,還一度想便宜行事以行政命令越過國會監督。也難怪台灣在 FTA 的航路上始終充滿挫折。

除此之外,很多歷史悠久的傳統產業或特色產品也可能會成為開放的祭品。關於具有文化與傳統這些無法量化卻又相當重要因素的產業保存問題,也是未來我們在 FTA 議題上需要多加注意的要點

談兩岸服務業貿易協議

在「不允許一般大陸員工來台」的架構下,其實我們與大陸的服務業貿易協議比較類似「服務業投資協議」。由於未來協議本文可能被大幅修改(說不定會砍掉重練),太快下評論也不理想。我們還是回到經濟學理論來分析開放大陸服務業來台投資可能造成的影響。

首先大陸服務業要來台投資,必須先具備生產四要素:土地、資本、勞務企業家精神。企業家精神他們會自備不勞我們費心。土地的部分需要租或買,不動產帶基本上帶不走,除非太多太多企業要來投資造成商用不動產租金高漲或商辦泡沫化。

資本的話最基本要有營運資金(Working Capital)。資本來源有三:自備、貸款、發行有價證券。自備最好快把錢匯進來,但在撤資等匯出的退場機制上應嚴格審核。貸款的話銀行審核的時候要審慎評估風險;事實上信貸風險本來就應該是銀行自己負責。在台灣發行有價證券的可行性老實說不高,台灣的資本市場在國際金融界可說是石器時代等級,陸資要在我們的資本市場籌資難度非常高。

勞務的部分值得好好討論。陸資來台投資開服務業,首先得要先聘雇員工。我們舉很熱門的美髮業為例子,依照基礎經濟學的供需理論,由於台灣薪資長期滯退失業率在亞洲四小龍之中也排名第一,理論上勞動市場上應是供過於求

假設開放前美髮業的勞動人口有超額供給,使得工資低廉且沒有充分就業。大陸美髮業來台投資後使得勞動需求增加,短期工資上漲就業人口增加。由於開放陸資來台開業是外生變數,樂觀來看長期可能提高工資且與就業人數,達到新的均衡狀態。

那為什麼媒體上那麼多美髮業在大聲疾呼不可開放呢?請注意這些發表意見的多是「同業公會」「業主」,從上述的分析,我們知道勞動需求增加造成薪資成本上升,第一個會被壓縮到的就是這些業主的獲利,所以他們當然會用盡所有力量與資源避免這個情況發生。

這個議題跟之前的「證所稅」有點類似。不論是開放服務業來台或證所稅,其實受害最大的都是「企業主」與「資本家」。他們巧妙的利用遊說、輿論與媒體力量讓全民認為自己是受害者進而支持他們的論點。而我們的政府在政策溝通上又做得相當不好,使得這些原本有機會提高一般民眾福利的政策胎死腹中。

當然不可諱言,即使是最樂觀台灣人,也不能排除大陸對台灣的野心。在開放過程中大陸的讓利是否有統戰企圖?或是策略性的想逐步破壞或控制我們重要的產業?這些都是經濟學無法分析,但必須在開放過程中特別小心與注意的地方。政府對於陸資的管控更應該在前期就從嚴規定再逐步放寬,並在撤資等退場機制上優先防範未然,以避免部分產業被掏空與控制的可能性。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Nash 提出的「賽局理論」(Game Theory),主要論述在談判與競爭中,預測對手企圖與布局,並予以反制應對以取得自身或彼此最大化收益的過程。舉例來說,台灣了解大陸企圖利用讓利等方式進行統戰或控制重要產業,如果操作得宜,不但可以反過來利用這個讓利,成為少數率先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簽訂 FTA 的國家,利用陸資提高競爭力,同時保持台灣的獨立性。

簽訂 FTA 會降低國家認同? 

至於很多民眾擔心的國家認同問題,其實看香港就好了。與中國簽訂 CEPA(類似我們的 ECFA)之後,香港對大陸經濟依存度增加,過去幾年也確實從大陸的高成長中獲取了大量利益。但2012年港大身份調查中,港人選擇「中國人」比例為17%,是2000年以來的新低。選擇「香港人」的比率比選擇「中國人」的比率高約20%至30%。總體來說,港民對「香港人」身分的認同感上升至10年新高,而對「中國人」的身分認同感則跌至12年新低。

就連被中國統治的香港人猶能在身份認同上維持其原有的樣貌,更何況是民主自由下的台灣?難道我們腦波會比較弱嗎?(會嗎?)

結論

  • 透過專業分工與貿易交換,有助於提高交易雙方的總產出與總利益。
  • 關稅與限額等貿易壁壘會產生無謂損失(Deadweight Loss),近年的 FTA 打破這些障礙使得貿易持續自由化,可惜台灣在這個領域落後很多。
  • 貿易自由化的過程中必然有捨有得。除了國內須有高度共識與覺悟外,政府更是要嚴謹長遠的規劃產業升級與轉型,才能在開放過程中捨最少得最多。
  • 對於台灣目前僅有的 FTA(也就是 ECFA),政府在談判過程中除了要最大化效益之外,更應給予民眾知的權利,並且扮演好守門員的角色維護國家安全與產業健全及平衡。

封面來源:daryl-hunter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