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就像追林志玲,唯一的障礙是自我設限:專訪創業課程 SLP Taipei 執行團隊

創業就像追林志玲,唯一的障礙是自我設限:專訪創業課程 SLP Taipei 執行團隊

有物曾為大家介紹一個源自美國、專業的非營利創業組織 ─ Startup Leadership Program Taipei。今年 SLP Taipei 將舉辦第二屆,有物很榮幸能採訪本屆 SLP Taipei 的執行團隊劉芝妤(Fiona)和 葛如鈞(大寶),談談他們無償辦這個活動,還要忍受美國總部的視訊會議與 email  轟炸的心得。(註:有物主編周欽華亦參與協辦本屆 SLP Taipei)

SLP Taipei 執行團隊劉芝妤(Fiona)與葛如鈞(大寶)。圖片來源:有物報告

有物:給你們30秒用官腔介紹 SLP

大寶(掏出 iPad):Startup Leadership Program 是在2006年由西門子創投的一位合夥人創立。總部在美國波士頓。它是一個國際性非營利教育組織 (Nonprofit Educational Organization),任務是提供創業者知識與人際網路輔導。至今已拓展至11個國家、23個城市,共培育了700間創業公司和900位學員。

有物:Fiona 跟第一屆的經營團隊都是出身創投,怎麼會想辦 SLP 這樣非營利的活動?

Fiona:之前我在創投待了五年以上,有時會覺得台灣的創業家很弱 . . . .

有物:很弱?

Fiona:很弱勢。有些和創投還沒見面就在發抖。想請老闆投資他們,又覺得他們還沒準備好,不敢帶去給老闆看。真的帶去了,會覺得他們搞不清楚狀況,吃很多虧,很可憐。可是他們不是不認真,他們的點子其實很棒;只是他們不懂行內一些細節,因此無法跟創投對等的談。

那時就覺得,如果能幫助創業家了解一些相關知識,他們在募資或創業上會更輕鬆。於是我聯絡一些創投界的朋友,去年將 SLP 引進台灣。

有物:大寶你不是創投,怎麼會領導第二屆的執行團隊?

大寶:我是上一屆 Fiona 帶出來的學員。SLP 的傳統是由上一屆的學員加入下一屆的執行團隊,因此我就加入第二屆 SLP 的執行團隊。

有物:所以第二屆的執行團隊包括創投以及創業者?

大寶:對。我是以 Linkwish 的共同創辦人入選上一屆 SLP Taipei,當時的代表作是為摩斯漢堡製作的 App -- MOS Order。這一屆的執行團隊包括上一屆留下來的創投界的人,以及一些創業者。因此這一屆的課程也適度的調整。

實際案例與互動課程

有物:說真的,現在市面上、學校還有政府單位的創業課程不少,例如台大的創意創業學程,SLP 的特色在哪?

Fiona:每堂課都要分享、討論,甚至是競賽。大家都是創業家,最好的學習方法是用實際遇到的瓶頸,討論實際的解決方式。沒有人要乖乖地坐在台下聽課啦!

大寶:SLP 瞄準的是創業圈知識缺少的部分。因此第一它的知識要實用;第二它傳遞知識的方式不是很死的傳統上課方式;第三它強調實用性,因此講師們都有實戰經驗,例如資深創投或成功創業家。如果上財務課,就真的會請財務、會計相關背景的專業人士。

最重要的是 SLP 強調圈內知識的流通。所以就算創業風氣比台灣盛很多的波士頓,也需要 SLP 這樣的組織來讓知識跟專業人士交流。華人對知識上的交換及交流比較不積極主動。這不是批評,但至少我在創業的過程中,有很多知識是不流通的。

我參加過一些創業組織,覺得 SLP 的氣氛是最好的,學員之間的關係更緊密,更願意分享,不會互相模仿、惡意競爭、搶人才等。

Fiona:而且我們的課表攤開來給大家看,公開透明!

大寶:去年有一位學員遇到一些公司法、組織結構的問題。他自己查法條、解釋,花很多時間。後來到 SLP 找圈內人一問,馬上迎刃而解。這就是圈內知識的流通。在 SLP 讓人可以很安心地去取得這些知識與問題解決的方法。

有物:教材是美國總部寫的?

Fiona:美國總部提供很完整的教材,我們則針對台灣的特性進行篩選、調整。總部提供的課程有60%是必修,40%可以視情況調整。比較硬核的東西,例如條款清單(term sheet,即募資談判階段)、財務模式等,就一定要教會大家。

正式課程總共16堂。每年課程也會修正,例如今年新增的「創辦人衝突」(conflict of cofounders),就是有鑑於去年許多學員對這一點發問,因此就獨立成一門課。

SLP 的標誌為一群跳傘特技人員,象徵創業過程精采刺激。圖片來源:SLP Taipei

美國總部管很多

有物:但美國進口的課程,台北的講師能上得好嗎?而且在那麼多國家開了那麼多分會,品質如何如何控制?

Fiona:美國總部管很多!我們跟美國總部有很多視訊會議以及瘋狂的 email。每堂課前都還要和總部 concall,討論去年上課的情形,發生什麼問題,做什麼調整等等。

大寶:總部對每一個分會掌控非常仔細。像我們籌備第二屆,總部就常常針對台北分會發信,詢問每一個小環節,例如定價。

有物:定價?

Fiona:總部一直抱怨台北的課程定價太便宜了。他們認為根據台灣的 GDP 計算,台北定價應該台幣12,000才對,但我們去年只收6,000。

大寶:今年稍稍漲到8,000,總部才勉強接受。不過我們還是全世界第二便宜,只輸印度,比大陸幾個城市都便宜。

Fiona:總部也「強烈建議」招募一些女性創業家。不然女性和男性創業家的比例是1:9,希望能多多鼓勵女性創業家。

有物:學員畢業後,需要回饋 SLP 股份嗎?或是對學員有什麼要求?

Fiona:沒什麼要求。學員不需要簽約,也不需要入股,只希望學員可以繼續跟學長姊以及學弟妹保持很好的關係。

我們會持續辦一些活動,學員私底下感情也很好,常常一起聚會,讓大家有問題可以互相幫忙、討論。希望他們未來有能力的時候,可以回饋給 SLP 接下來的創業家,讓台灣的創業圈更茁壯。

募資、把妹、台灣的創業問題

有物:這些創業家們參加 SLP 之後,真的有進步嗎?

Fiona:第一屆的學員成長很多,不管是跟創投對談,或是對公司架構、產品方向,都清楚很多。有一位技術出身的創業家,就跟我說 SLP 的每一堂課他都好震撼,因為他都不了解。

大寶:以我一個台灣土生土長,沒留過學的創業者來說,原本會覺得創投很遙遠;有點像男生把妹,而創投就是林志玲這種高不可攀的模特兒。如果一直沒有相關的知識,無法和創投用相同的語言溝通,就永遠把不到林志玲,只能把同學而已。(女創業家就像把金城武?)

我沒去過矽谷,但聽說當地知識流通很頻繁,可能在家人、鄰居或是朋友聊天之中,就會交流創業的知識。很多知識就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之中。

但台北還沒有那麼熱絡,很多東西就有隔閡。不是創投恐怖,也不是模特兒真的那麼高不可攀,而是你沒有足夠的知識,無法和創投對談、溝通。因此我們自己畫了一條線,覺得自己不行,想說先把東西做好再說吧,可是你永遠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該跨越那條線。

SLP 很像是提前跟模特兒做朋友,了解模特兒在想什麼。當有一天你想追求模特兒時,至少有相關知識可以互動。

有物:你們看到的台灣創業圈有什麼共通的問題?

Fiona:第一,很多創業家在做 Me-too、模仿別人的產品。不過最近比較多原創性的東西出現。

第二,台灣的創業家普遍沒有放眼國際的膽識。像以色列或是其他國家的案子,一上線就是國際化等級;但台灣創業家普遍都希望先將台灣的市場做好,再來決定下一步。

第三,很多創業家的公司治理和財會知識不足,就會碰到上述把不到模特兒的狀況(笑)。

SLP 的徵才條件

有物:最後,來說一說你們的徵才條件吧。你們想要哪一個階段的創業家?

Fiona:3~5年內的創業家最好,因為這個階段最需要同儕的幫忙,還有各項資源。不過我們也會保留一些名額給還沒有 prototype,但已經想清楚而且準備好的人。

有物:去年有多少人報名?大部分來自哪一個產業的創業家?

Fiona:去年我們面試了70幾個人,最後錄取27個。SLP 走小而美,因此全球限額都是25名。

總部也要求多樣化的背景,因此生物、硬體、軟體、網路創業等都有。像去年生物科技類的有6人,軟硬整合的4人,其他大部分是網創、文創。不過所謂網創,其實也涵闊各式各樣的產業,畢竟網路應用是跨越各種領域的。

有物:限額25名!可是你們光執行團隊加導師加業師就 . . . . 

Fiona:超過50名(笑)!大概也只有我們做出這種老師對學生比例2:1的不像話的課程吧。

大寶:目前報名很踴躍,接下來我們準備要迎接面試地獄了!執行團隊則準備開始又一連串跟美國總部的視訊會議與 email 地獄。oh no . . . .
--

SLP Taipei 即將在7/20(六)下午2~5點於北科大舉辦說明會。報名將於8/1截止。想了解更多 SLP 相關資訊的讀者,請參考下面連結: 

本文感謝 Chloe Hsu、Johnny Chang 協助採訪,Tim Chen、YuChing Lu、周欽華審閱草稿。

->你也想寫言之有物的文章吧?現在就成為有物報告的作者!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