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 列印:硬體的文藝復興時代,台灣能做什麼?專訪台灣貝特設計

3D 列印:硬體的文藝復興時代,台灣能做什麼?專訪台灣貝特設計

為什麼我們要談 3D 列印

美國創投教父 Paul Graham(世界頂尖育成中心 Y Combinator 創始人)曾總結 3D 打印技術對現代生活的影響,他說:『我們正在經歷硬體時代的文藝復興』。

14 世紀起,從義大利翡冷翠往外擴散的文藝復興,被認為是中古時代和現代的分界。因為人的價值被拉到了世界的中心,從此引領接下來一系列藝術和科學的革命,奠定現代生活的精髓。對於 Paul Graham 來說,3D 列印的爆炸的重要性,正如同文藝復興。

的確,現在在美國郊區,那些可能體重有些過胖,而且家裡還有個車庫的美國人,他們最新的寶貝就是一台大約 10 萬台幣的 3D 打印機。在週末假期過後,他們身上多了一個個獨特的手機套、塑膠杯、手環、吊飾。那是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的物件,世界上再無第二件相仿的產品。在矽谷 Palo Alto 假日的農夫市集,裡面也幾乎是個體生產戶,用打印機制做出來的物件,進入貨幣交換的商業回圈。

3D 列印在概念上顛覆性強,許多人一窩風都在談 3D 列印:從專利權、軟體、3D 概念股到青年創業潮,每個人都有一兩個論點、一兩個想要應用的領域,而且全球同步。上從歐巴馬在國會致詞時提到 3D 產業的革興,到 Wired Magazine 擔任主編長達 11 年的 Chris Anderson 辭去職務,加入 3D Robotics 擔任 CEO,還出一本《自造者時代》(《Makers》)來細論產業脈絡,再到來自荷蘭 80 後設計師,創造出第一雙 3D 打印的鞋子,在巴黎時裝周上大放時尚光彩,這些事例不勝枚舉 . . . .

我自己最驚訝的,就是每過一、兩天,我們就可以看見產業預測的文章:將來我們可以打印眼角膜、一顆腎、一組頭蓋骨,或是加入時間軸,做出能自行組裝的 4D 打印......。科幻的情節翻過一章又一章。

那究竟台灣還要談 3D 列印嗎?或是說,該用什麼角色談呢?我們實際走訪來自於台灣的第一間 3D 打印公司—貝特設計,讓負責人娓娓道來。

貝特設計 -- 除了公仔之外我們還能印什麼?

大到博物館裡展示的海豚頭骨 、小到人體 DNA、甚至是醜女貝蒂的牙套,這些都是可以靠 3D 列印出來的物件。

而從台灣本土的這一間貝特設計,是目前全球唯二的公司,能作血紅素、蛋白質和 DNA 模型列印。另一間擁有相同技術的在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實驗室。

人體細胞的設計精良,複雜程度有之;門檻這麼高,貝特做到了,原因是創辦人兼總經理鄭啟承在台灣大學專攻生物科學,能把3D技術和大學本科互相結合,才能處理知識導向型的產品。

這一隻海豚,擱淺時頭骨碎裂成 200 多片,也在他的專業技術下修復成功,統合列印之後成為博物館裡的教育素材。(圖)

同樣的,一個經過專業牙醫訓練的人,也可以靠著力學、齒模製作的專業,創造出舒適、獨特的牙套,讓醜女貝蒂搖身一變。

鄭啟承告訴我們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印技術開發愈趨成熟,但仍只是故事的第一章。這個故事將如何書寫變化,得看現代人把這個技術如何應用,填滿空白。

如果把3D列印比喻成腳踏車,他的前後輪,一是100%客製化,二是和理論結合的實際應用,兩者不斷滾動,造就一個硬體的文藝復興時代。

3D列印浪潮不可或缺人的技術

現代人習慣「一鍵列印」,從 Word 檔直接拿到紙本,所需的時間和成本都非常低。但3D列印的製作流程可不是只要有個3D檔,送到一架3D列印機器,就能直接得到立體物件。

一個好的3D圖檔會有許多隱而不現的問題。在圖檔設計和真的上機列印,中間還有一塊需要人為介入、微調(fine tune)的流程。

例如啟承告訴我們,列印一顆人頭時(看起來非常恐怖,請想像我們要列印賈柏斯公仔的人頭),他的五官在同比例縮放下,耳朵會變成非常單薄的一片,幾乎不能黏著在頭顱上,一凹就會斷裂。好的設計師能隨情況調整耳壁厚度,這個動作很關鍵,能讓最後的成品有不會斷裂的耳朵。

又例如,我們要列印人頭上的頭髮(看起來依舊恐怖不堪,請想像林志玲拍飛柔廣告的秀髮),如果連真人的髮絲都已經非常纖細,在列印上要怎麼表現呢?什麼機器能把素材裁成0.0000001公分?這時得換位思考,把它想像成是一整片的「髮片塊」,用雕刻的方式呈現。

啟承一邊做、一邊示範諸如此類的 know how:比例縮放調整、表面不能有破洞、色彩拿捏、前期的製作和後期的加工等等。3D列印中,人為操作的部份很少人琢磨討論;但最後的成品要能賣的精緻和高端,只有靠這個部分作的靈巧而富美感。

台灣在全球浪潮下的優勢:精緻&創意

貝特設計的利基是高端的知識應用、細心的產品調整、和客制化獨身打造的商品。但是啟承認為,台灣的優勢也應該在這個過程中間被凸顯。啟承說,台灣有一流的設計人才,有這一片土地孕育出來的美感、設計理念和情懷。這在整個3D產業鏈當中,不僅是必須,還要大大強調的,我們的優勢。

拼資金流動、技術、耗材,台灣可能力有未逮。但如果是談到人的設計、創意整合、客製化的想像,甚至是新技術和知識的靈活運用,這些都是整個全球化產業浪潮中,台灣能更精彩的利基。我們不斷強調的「軟實力」,和美感、文化緊緊鑲嵌在一起的「台灣風格」,也才能透過產品而展示出來。

這代表著我們需要更多美感教育,更多人勇敢地選擇設計,社會要有更多空間讓作品發表,個人也要更勇於應用新知識,展現自己的創意。

當我們想到北歐,會想到一個具體的美感風格。那台灣可以做到這樣嗎?近年有許多設計人才,被上海、北京的優渥薪資吸引,那是因為中國大陸承諾這些有才華的設計師一個全球性的舞台,讓他們必須在家鄉和發展中作選擇。

期待3D列印浪潮能把這種結構和誘因重新洗牌,在自造者的時代,讓台灣作全世界的翡冷翠,領導新世紀的風華。

圖片來源:路怡珍

[divide style="2"]

7月2日,有物報告前進新竹!輕鬆看電影,又能了解 Maker 運動,和現場看到 3D 列印機示範。趕緊報名吧!映後座談將會討論 maker 和 3D 列印與台灣科技業結合,以及可能的商業模式。

  • 加入有物報告臉書粉絲頁,再也不錯過每一篇言之有物的文章!
  • 有點子、故事、想法、推薦的作者?寫信至 contact [at] yowureport.com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