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wureport

Google 挺身為宏達電擋子彈 — 它是真心的,但來得及嗎?

圖片來源:hobby_blog

Google投入戰場

在移動裝置的專利訴訟中,目前大約是Android陣營、蘋果、以及其他專利權人(微軟、Nokia)的三方大戰。這場世界大戰似乎將所有主要角色,包括三星、宏達電等都拉扯進去了。

但很奇妙的,Google一直置身事外。

在併購Motorola之前,Google唯一因Android而直接面對的訴訟來自Oracle(基本上是一個著作權訴訟)。Google可以旁觀的主要理由在我的前文有詳述過:Android是一個開源碼軟體,因此Google可以宣稱其沒有從Android中獲利,自然沒有人有興趣告Google。

當然,這個理論是否站得住腳要看Oracle v. Google一案的結果,但Google在併購Motorola之前沒有直接的訴訟壓力卻是事實。

雖然置身事外,但Google身為Android陣營的共主,仍然必須挺身保護Android陣營的夥伴們。如果宏達電與三星被Android拖累,損失律師費與賠償金,它們必然會抬高Android系統的成本,拉低競爭力。這會逼這些手機商離開Android,投效Windows或是開發自己的作業系統。對Google來說,失去Android的市佔意味著失去Google search、Gmail、Youtube、Google Map等服務的市佔。這在網路使用逐漸移至In-App以及In-Facebook模式的狀況下,是更糟的狀況。

於是今年7月17日,我們終於在Nokia控告宏達電一案中,第一次看到Google主動要求成為被告(intervene)。這份文件的內容是彌封的,但文件的題目意思就是:『Nokia你如果要告宏達電,就順便告我吧。』

Google終於親自投入專利戰場了。

圖片來源:FOSS Patents

Google出手支援Android夥伴的困難

這是Google第一次主動跳進訴訟中,用擴音器對原告說『既然跟Android有關,要告就連我一起告吧!』在此之前,Google在Android訴訟中僅扮演Android開發者的證人角色。

當然,這不表示 Google沒有提供實質上的協助。Google的CEO Eric Smidth去年11月在台北,就宣稱Google會以「資訊分享、產業專家、以及提供專利供授權或法律用途」的方式協助Android陣營的夥伴,包括宏達電。

但Google要出手幫忙夥伴,同時有一些戰略上的限制。第一,Google不能獨厚一家公司。Google如果幫助宏達電,不能因此害到三星,或是任何其他的Android 授權商。這種「守」的中立性,跟Google獨厚一家公司推出旗艦機的「攻」的策略是不同的。

第二,Google希望維持軟、硬體分離的架構,因此它不想親自捲進硬體商之間的訴訟。Google在併購了Motorola之後,馬上繼承了Fujifilm及一些專利蟑螂對Motorola的訴訟,可說是由雲端落入地面馬上惹上一身腥。除了靠訴訟為業的公司之外,沒有任何公司喜歡花時間與精力在訴訟上。

Google 過去間接「提供火藥」的支援宣告失敗

在這些限制之下,過去Google一直採用一些間接的、藏鏡人式的方式來支援Android夥伴,包括提供專利給夥伴去反告蘋果。

大家或許記得,2010年3月宏達電被蘋果重炮攻擊,在聯邦地方法院與ITC各被告了10個專利,總共20個專利。這是移動裝置世界專利大戰的序曲。宏達電後來反告,並且在2011年9月加告了5個由Google拿來的專利。兩個月後Eric Smidth 在台灣再次重申對Android夥伴的相挺

『我告訴我們的夥伴,包括在台灣的這些,我們會支援他們。例如我們正在支援宏達電在與蘋果的爭議因為我們認為蘋果是錯的。』

"We tell our partners, including the ones here in Taiwan, we will support them. For example we have been supporting HTC in its dispute with Apple because we think that the Apple thing is not correct."

當時Google這種提供火藥的支援方式引起圈內人很大的興趣。各位讀者或許也可以假裝自己是Google,回答以下這個問題:

假如這些專利如此強大,足以抵擋蘋果,萬一宏達電將來用這5個專利控告三星怎麼辦?甚至,萬一宏達電將來用這5個專利控告Google怎麼辦?或者宏達電又把這5個專利送給蘋果,然後蘋果拿來控告Google怎麼辦

讀者們可能會想到一個答案,就是Google在轉讓給宏達電專利的同時,應該限制宏達電可以控告的對象,同時限制宏達電能授權的對象。這個答案很合理,也的確應該就是Google提出的條件。

但壞消息是,ITC拒絕這種不乾不脆的轉讓,上個月ITC把這5個專利踢出本案外

圖片來源:FOSS Patents

ITC認為這種不乾不脆的轉讓,造成原告的「立場」(standing)有瑕疵。我舉一個例子來解釋這個瑕疵:假設我租了一個西門町的店面,開了一家鹽酥雞。後來我發現店面的地下室被隔壁的大腸麵線攤據為倉庫。這時我是沒有權利控告大腸麵線攤的,因為我不是屋主,只是房客。只有屋主才有權利主張它的財產權被侵佔。除非我跟屋主購買了這間店的所有權,我才有權利控告大腸麵線攤。

同樣的,蘋果主張Google並沒有銷售(sale)這些專利給宏達電,反而設了重重的條件,其實只是出租(loan)給宏達電。因此宏達電不是真正的專利所有人,沒有權利提告。ITC看來同意蘋果的說法,在判決中說這個專利轉讓:

『不過是一種有創意將判例串在一起的方式讓宏達電有立場用Google的專利提告』但『宏達電對Google的專利的使用權實在太受限而幾近於幻覺』

"nothing more than a creative attempt to thread the needle of legal precedent so as to confer standing on HTC to assert Google's patents" and "HTC’s rights in the Google Patents [to be] so encumbered as to render them illusory".

ITC 的 OUII(ITC案件中的獨立官方第三人)也認為這種授權方式:

『幾乎可以讓予standing』但『仍不行,理由之一是Google所保留的廣泛權利,以及Google與宏達電顯示的明顯的目的』

"comes close to conferring standing", but found that it "ultimately fails given, inter alia, the expansive rights retained by Google, and the apparent intentions of Google and HTC"

到底這份交易內容為何,造成專利被ITC踢出去呢?我們無法看到文件的全文,僅能從已公開的截文推論出以下幾點:

  • 專利轉讓文件有兩份:專利轉讓書(assignment)及專利購買合約(purchase agreement)。其中專利購買合約非常複雜。
  • Google顯然保留了某種保護第三者的權利:不是Google有權利「救」被宏達電控告的公司,就是明示宏達電不可控告某些跟Google合作的、不特定的公司(covenant not to sue)。
  • Google嘗試排除宏達電「既有的專利授權」的影響。舉例來說,假設宏達電與微軟有交互專利授權,那麼Google擔心這5個專利也會落入授權範圍,白白多授權微軟5個專利。

這種種的限制讓ITC認為Google沒有真正的轉讓5個專利給宏達電,因此宏達電不能控告蘋果。宏達電自己在呈情書中也留了一個伏筆,表示它不排除加入Google來彌補立場的瑕疵。換句話說,宏達電的意思是:『如果光我鹽酥雞店不行,我不排除把房東找進來一起告大腸麵線攤,這樣總有立場了吧?』

Google 挺身而出,宏達電轉危為安

對Google來說,宏達電的伏筆建議的方法是最麻煩的;但既然「提供火藥」的方式宣告失敗,這可能是唯一的一條路。從Google主動加入Nokia v. HTC來看,的確Google有可能加入Apple v. HTC。但是不是這樣就能在ITC成案,還是未知數(ITC還有國內產業 ”domestic industry” 的門檻,而且可能與Google在Oracle一案中的立場衝突,這以後再談)。

ITC踢掉Google專利是一個影響廣大的判決。目前市面上以「出租專利」方式提供 「攻守同盟」的組織,都將需要重新思考商業模式。這包括 Open Invention Network(OIN)、Intellectual Venture與上市公司RPX等等,它們都採用「會員租借專利」的方式來支援被告的會員。這種商業模式其實與專利的本意不合,畢竟它叫做「專利」而不是「共利」。

圖片來源:周欽華

對於Android陣營來說,究竟Google加入Nokia v. HTC 是特例,還是Google已決定全面加入所有與Android有關的訴訟?目前還不明朗。 只是再次證明,隨著Google由雲端(網路)降落至地面(硬體),一場全面性的、面對面的大戰已勢不可免。當Google併購 Motorola,它將再難躲在影武者的背後。

另一方面,Google持續開發Android,同時更深化投入專利戰場,卻仍免費提供Android給硬體商,本質上是一種對硬體商的補貼。軟體商對硬體商補貼很耳熟嗎?這是Amazon Kindle Fire的策略,也會是Amazon新手機的策略,更是小米手機跟奇虎360的策略。在軟、硬體分離的陣營,我們將看到越來越多軟體商補貼硬體商的例子,只為在移動裝置市場上搶佔一席之地。華人的公司如宏達電、華碩、華為、中興等多是硬體商,如何在這一場洗牌中找到一個制高點,化危機為轉機,並且建立長期、關鍵的專利競爭力,是考驗經營團隊與法務團隊遠見的時刻。

-- 若想收到有物報告的最新文章,請也在右上角的粉絲團上按讚 ,給我們一點鼓勵! --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