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網路 eTag?法院判美國 FCC 敗訴,網路中立危急

迎接網路 eTag?法院判美國 FCC 敗訴,網路中立危急

你的網路是「吃到飽」嗎?現在線上影片、音樂、遊戲越來越多,吃的頻寬越來越大,電信業者能容忍吃到飽多久?

一旦網路塞車,該提高誰的費用?這個問題的答案取決於你對網路中立(net neutrality)的態度。前天美國一項判決重重的傷害了網路中立。

FCC 敗給 Verizon

前天美國 D.C. 聯邦上訴法院,判決美國通訊委員會(FCC,Federal Communication Commission)敗訴給 Verizon。敗訴理由是 FCC 無權執行其在 2010 年提出的 Open Internet Order(暫譯「開放網路命令」)。

在美國司法界,D.C. 聯邦上訴法院重要性僅次於最高法院。本判決引起美國網路界一片譁然,認為嚴重傷害了網路中立。網路中立非常重要,而且台灣是亞洲少數有權利討論、主張此價值的地方。

我以高速公路收費解釋。如果今天高速公路天天塞車,高公局該怎麼解決?可能有以下幾種方式:

  1. 蓋更多高速公路
  2. 提高所有用路人的費用
  3. 提高特定車主(例如和欣客運)的費用
  4. 提高載特定貨物(例如水泥車)的費用

如果回到網路頻寬來說,等於中華電信可能:

  1. 蓋更多光纖
  2. 取消吃到飽,改成照流量收費
  3. 優先服務付較高費用的特定用戶
  4. 優先服務付較高費用的網路業者

問題在後面兩種手段。假設旺旺中時集團付給中華電信很多錢,因此中華電信讓中時電子報的下載速率比自由電子報快 10 倍,這多恐怖!同樣的,如果遠傳想打擊中華電信,於是降低所有連向中華電信雲端服務的速度,相信網路上也會一片大亂,沒有人能接受。

比經濟考量更可怕的是言論控制。試想,若中華電信讓國民黨的使用者上網都比民進黨的使用者快?或是遠傳封鎖所有罵 eTag 遠通電信的論壇?

因此,網路人士提出了「網路中立」的概念 -- 也就是認為在 21 世紀,網路跟電話、水、電一樣是民生必需品(utilities)。因此電信公司(ISP)應該像電話公司一樣,不可因為使用者或是網路業者的身分而有所歧視。所有 data 必須一視同仁。ISP 不可以無端降速、封鎖合法網站、擋住合法內容、或因為某網路業者付比較多錢就有比較快的網路。

根據這個原則,FCC 在 2010 年提出了「開放網路命令」(Open Internet Order),要求所有 ISP 必須公開其管制網路流量的方式。同時,也禁止 ISP 無端降速、封鎖合法網站、擋住合法內容、競爭者的服務等。但 Verizon 不滿意這個命令,控告 FCC。

Verizon 的主張

但 FCC 輸了。Verizon 主張它有權用任何方式控制通過它的流量,因為(1)Verizon 有言論自由,以及(2)市場自由競爭。

言論自由這個理由大家可能比較意外。Verizon 主張它傳達的流量是 Verizon 表現言論自由的方式,類似我有權決定我的陽台上要掛誰做的標語。這理由主要在混淆反對者舉的「言論自由」,本文不細談。

第二點「自由競爭」比較強。Verizon 主張 ISP 都是私營公司,應該有權發展出不同的計費方式,這樣競爭下來會發展出對消費者最有利的不同經營型態。

換句話說,Verizon 覺得 ISP 比較像有限電視頻道。有些賣 ESPN 比較便宜、有些賣 HBO 比較便宜,任君選擇。Verizon 說如果大家都被管得死死的,那大家的經營效率都會跟國企,例如台電一樣。美國的網路發展就會放緩。

FCC 的紙牌屋

說得也有點道理。不過 FCC 敗訴不是因為法院反對網路中立性,FCC 是敗在本身組織的權限限制。FCC 將電信業者分成兩種:一種是「基礎」(basic)型,例如電話業者。基礎電信業者受嚴格的管制,包括上述中立性的要求。另一種是「強化」(enhanced)型通訊業,比如說機場指揮塔台。這種中立性的管制弱很多。

FCC 在 2002 年屈服於 ISP 的壓力,沒有將 ISP 歸類為基礎型。結果就造成在 2007、2010 年,以及前天,法院認定 FCC 無權把基礎型規範套在 ISP 身上。由於一開始法律基礎就有問題,前天的敗訴對相關法界人來說並不意外。Cardozo 法學院教就說 FCC 的論述是「紙牌屋」(House of Cards),一推就倒。

接下來

FCC 敗訴後,美國人要如何爭取網路中立?當然還可以上訴到最高法院。FCC 可以再設新的規範試試。最釜底抽薪的方式是由國會通過法案,明確定義 ISP 為基礎型業者。

但誰有能力對抗 ISP,推動這樣的法案呢?一般認為是 Google、蘋果、Netflix 這些賴網路內容為生的公司。當然 Google 自己蓋了 Google Fiber,等於兩邊下注。不過至少輿論相當一面倒的傾向網路中立。Obama 也曾承諾過推動網路中立。大家幾乎都同意過去網路長期保持中立,是美國經濟、文化、政治、創業活躍的重要基礎。民意趨向並不含糊。

堅持網路中立的另一面,就代表未來「吃到飽」很可能會被「里程收費」取代,也就是用多少 Mb 就付多少錢。里程收費就像瓦斯照表收費,沒有歧視傳輸的內容或是使用者身分,因此不違背網路中立原則。

我們要網路中立性

台灣人沒有談網路中立性,不代表威脅不存在。至少智財局就曾試著封鎖部分境外網站。2007 年美國 Comcast 曾經降低 bitorrent 服務的速度,跟智財局的提案結果是類似的。

台灣的 ISP 一樣集中在幾家業者手中。眼看著電話業務萎縮,網路流量被 Youtube、風行網、Skype、電影下載等吃掉大半,我相信未來針對內容或使用者提高收費的誘因很大。

因此我們現在就要表明態度 -- 我們要網路中立。

ISP 跟第四台不一樣;ISP 沒有提供內容,它只提供了連接到網路的管道,內容在網路上。ISP 就像連接到水庫的水管一樣。因此 ISP 應該像水、電一樣,只負責連接,不該負責選擇、分配、檢查、封鎖。

當然,ISP 也應該公開他們管控網路流量的方法。中華電信是否加速 Hami 雲的服務?多的頻寬是否優先配給都會區?台北人搶春節火車票是否比臺東人要快?透明是確認網路中立的必要方法。

網路是我們的。不是 ISP 的。

附註:放棄的言論

斟酌了一下,我還是要加談一個問題:這件 FCC 敗訴的新聞在美國吵得沸沸揚揚,但台灣卻沒有媒體報導。為什麼?

當然有可能是因為台灣媒體覺得此事離我們很遠;台灣的網路中立還沒有受到威脅,不值得報。更可能是台灣媒體沒有相關的法律能力,無法分析,因此就不報了。上述兩個理由我都能理解。我自己也不是通訊法領域的專家,這篇文章只能算班門弄斧。

但我猜還有第三個理由 -- 台灣媒體不報,是因為我們科技新聞的主要來源那邊,不能報。因為很多外稿來自大陸,而網路中立在大陸根本是天方夜譚,談都不用談。不然就不用翻牆了。大陸不翻譯,台灣就沒有內容了。

結果就是,我們失去討論一個非常重要、而且台灣佔優勢的議題的機會。這非常可惜,也令人擔心。

這倒不是針對新興媒體同業。他們比有物大不了多少,一樣捉襟見肘。而且要不是這些新興媒體,讀者們看不到的東西更多。我只是要提醒所有人,當來自矽谷或北京的資訊持續爆炸,自己的思維與觀點越容易消失,存在的意義也越容易消失。

優勢來自差異,差異來自獨立思考。

資料來源:The VergeCNN

圖片來源:Phil's 1stPix

上一篇:Spotify 監測用戶、Airbnb 進軍房屋仲介、阿里巴巴提供貸款

«

»

科技島讀-你的未來趨勢嚮導

有物推出新產品囉!

由有物報告團隊製作的最新產品-科技島讀

透過閱讀科技島讀,你將能夠掌握科技趨勢,從更高的視角觀察科技將如何改變世界。

現在就前往 >> 科技島讀